阿米·男孩·车夫和我
高中 其它 974字 43人浏览 happy轻歌123

这条街是很旧的,两旁的房子清一色的是上半截木头下半截水泥。多年来我一直不能理解,为什么一座内部如此考究华丽的学府,门口挂的校牌竟只是一块烂木头。外面的水泥路是平坦而且干净的,这使得这条街变得肃穆了起来。想去以前常逛的书店翻两本漫画,谁知这里竟卖起了零食。无意识地走进那家小吃店坐下,啜第一口汤时才发现自己竟从未来过这里。这条街确实给我怀旧的感觉,然而却忘了温馨的味道,也许确实从未有过罢。

明天对阿米来说一定是个好日子,因为她终于可以越过大洋飞到十三年未见的父亲身边。她说过过几年会回来的,看我吗?物是人非了。我想起还未告诉她我的网址,然而打电话去时她已经不在了,许是回她的长乐老家等飞机去了。她长得是相当漂亮的,每周还都去做皮肤护理,将来应该有发展前途罢。每次去她家时,我们的话都不太多,她总是放着《秋日私语》一类的音乐,我就坐着帮她的长毛狗扎辫子。不过那只狗怎样了呢?许是送人了罢。

我碰见了那个男孩,他当然十分客套地笑话了一下我脸上新长着的疤痕。我倒是知道他与他女朋友分手了,他早知道她是个周旋在无数男孩中的女人,却直到毕业才不得不说再见。他告诉我他自己在外面租了套房子,有空去找他,在那睡也行。我又听说他又交了个女朋友,三天就搞定的,那一定是他的爱巢了,真不介意我在那儿“照”得亮堂堂的么?不过站在朋友的立场上我还是祝福他们能够平平安安地呆在一起超过一个月吧。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坐三轮车时看到那个师傅汗流浃背地把我送到家门口,心里就产生了某些恻隐,不忍砍他的价。然而又想到我的父母又何尝不是这样辛苦,我又有什么资格替他们怜悯别人呢?时间就是在这样反复的辛苦中过了,我的头发就这样不知不觉地长了,从未留过长发的我现在也披肩了。我终于知道为什么它会被称为万千烦恼丝。我看见我妹妹也在留长发,乱蓬蓬的头发硬是扎在脑后,很天真地对我笑着。

我常想如果当年我一出生就被放进木桶顺水漂到某个菩提庵什么的前面,现在我就是个小尼姑了。圆头圆脑的小尼姑,粉嫩嫩的五官,珠圆玉润的脸,就跟我自己在纸上描的一样。我觉得活到一半出家是懦弱,所以最好是一出生就遁入空门。这样也不必经历世间的七情六欲,不必忏悔了。每天早晨起床扫地诵经,夜晚就伴着一盏青灯入睡。秋天的时候在菊花香中打坐,静静地领会阵阵木鱼声中寂静的禅意。到了老的时候,就在蒲团上坐化了罢。

如果有来世,这样的结局似乎真是不错的。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