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烟雨绕重楼
初一 散文 1075字 261人浏览 鬼鬼开心

江南的梦,是细腻的,清幽的,缠绵的。如同眯了眼,就能沉醉的杏花烟雨,就有晓风杨柳、翠堤碧水、妩媚生姿,就有饱含幽香的水汽弥漫肌肤。而江南的风情,就在这一点一滴的想象与沉醉间,细细潜入心底,润物无声。随着年龄渐渐长大,书也读的多些,于江南不单只是隐约飘渺的诗词,更多的是一卷卷展开来、澈如琉璃的画轴。你可以在春日里寻一经绿地放飞轻灵的纸鸢。亦可以在杨柳依依里长亭赋诗,寄托给心上人儿缕缕思念。当那满目青翠的荷叶葳蕤时,有一叶乌蓬轻舟在湖面荡漾,微温的绍兴黄酒在手,带着菡萏气息的清风拂面时,直须长醉不愿醒是谁都乐意的。在那桨声灯影的夜色里,穿行十里秦淮,你可见那“烟笼寒水月笼纱”的绮丽?细想起来,江南柔媚水乡淡雅,绵绵的吴侬软语里,明明朗朗、细细碎碎走在江南水乡的女子,更是占尽了祖祖辈辈的风华风情。无论是千百年来湮没在历史长空里的绝美风姿,还是后世如戴望舒《雨巷》中结着丁香般愁怨的少女,这些妩媚又含蓄的江南女子,这些染着浅浅的月牙般寂寞的痕的女子,悸动在每一次聚散难依的远行人心底。? 闲梦江南梅熟日,夜船吹笛雨潇潇,人语驿桥边。』闭了眼,就有迷蒙若烟的雨,散散淡淡。水村山郭的江南,黑瓦白墙人家,渲染如宣纸上淋漓的水墨画,水花溅起在青石板的路上。溪水穿巷幽幽飘来,再淡淡地飘了去,仿若静止的乌蓬船也似乎游在那画的留白处,偶尔有袅袅炊烟升起,水面倒映着云上的影子„画轴中的江南,本身就是一个古老的传言,绿浪东西南北水,红栏三百九十桥。江南桥多,幽幽的波上,雕刻精美的石拱桥,静静地横跨水面,画船雕舫点水而过。桥上定格了多少致命的邂逅与别离,才子佳人,风月一笑,就成了古老的传说。西子湖畔,有白娘子与许仙断桥相遇的凄美神话;更有在历史的浩淼烟云里,为后人世代传颂的奇女子,杭州名妓一一一苏小小的悲欢离合;这里有越女西施溪间浣纱的惊鸿倩影,还有剑池深处传说藏有无数利剑的吴王墓。在雨绪水烟、柳滴竹泻的沈园,遐思宋朝词家陆游和唐琬凄婉的爱情。也许,每一个人的心中,都藏着一个关于江南的梦。这个梦,轻灵而空蒙,像是一幅笼着淡淡云裟的水墨山水图,又像是一曲清扬淡雅的古筝独奏。这个梦,坚定又安静,经年又朦胧。它可以悄然地占据你的思维深处,不思量,自难忘。它亦可以淡成春日的雨丝,秋晨的白雾,像是一池吹皱的春水不经意间的泛起涟漪、一层一层晕染开来。而你,最终,逃不脱它的温情它的柔软,似有一丝忧伤的甜蜜,嵌上唇边。你的眼睛是清亮的,你的笑容是干净的,你的心底是柔柔的喜悦。?

春水碧于天,画能听雨眠。垆边人似月,皓腕凝双雪。未老莫还乡,还乡须断肠。』忆、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