脉脉乡情
高一 散文 971字 1293人浏览 t0929_2004

叶的飘落,是因风的追求?还是风的挽留?正如燕子来到,是因春的呼唤?还是冬的过去?

——题记

抬眼向天空,看微云如话;附身于檐下,听溪水如歌。打开小窗,是峻岭含绿;关上小窗,有高柳蝉鸣。如此优美的画卷怎能令人不为之倾心?但如今的我却再也无福消受了。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雨后的乡间小路是潮湿的。漫步在这羊肠小道,处处充满了雨后泥土的气息。听,那露珠从叶尖滴落的声音。看,那雨后蜂至的野菌。远方溪水潺潺,是流水划过卵石的琴弦。偶有蜻蜓一点,荡起几缕涟漪,但很快又恢复于平静。捧起一泓清凉的泉,洗一把脸,感受乡土柔柔的呼唤。水中波纹缕缕,倒映出我的面孔,这张稚嫩的面孔,这张趋于陌生的面孔,我还是否识的?呵!只是依稀记忆罢了。童年是那样的美好,童年的故乡,更是那样的令人怀念。但也只能是怀念,回忆这缕清凉,却仍清晰可见。故乡?左不过是那童年的记忆。

如今的我生活在这无言的都市。灯红酒绿,轻歌曼舞,处处充满嘈杂。仰望头顶这片天,已不在蔚蓝,俯瞰脚下这片地,已不再广阔。当夕阳向我洒下最后的余晖,把我的身影镀成金黄。拾起时间巷尾里的照片。在咔嚓的一瞬间就已经定格。青檐上的那株杂草,屋脚下的那块青苔,门前的那棵老树。一切都是那样的清晰,仿佛一切都已定格,永远都不会改变。可如今,当咔嚓声再次响起时,时间却如流水般从指缝中划过,没有一丝留恋。青檐上的杂草不再茂密,屋角下的青苔也微微泛黄,只有门前的那棵老树依旧伫立在那里,却也不再青葱。照片失去了原有的灵魂,有的只是这毫无意义的轮廓。或许是人变了,物变了,情变了,心也就变了。故乡?左不过是那无尽的回忆。

曾经,我总是替落叶感到凄婉。灿烂了一个季节,就把温馨给了一个季节。即便如此,又能怎样?把温馨染红,染黄,带着楚楚的眷意,最终盈盈落下。这难道不是悲哀吗?我只知道花开有情,却殊不知叶落亦有情。当来年的绿再次渲染这个世界,我才知道,叶所做的一切都是对树的眷念。当微风拂过,趁着风的摇篮,叶毅然挣脱,任风翻飞,它飞旋,它飘落。落到树下,一片又一片,直到把树围成金黄。因为它知道只有这样,它与树才会永不分离。或许,这便是叶落归根的缘故吧!故乡?左不过是那叶对树的丝丝眷念。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曾经有人问我:叶的飘落是因风的追求?还是风的挽留?我笑而不答,正如燕子来到,是因春的呼唤?还是冬的过去?如今,我终于知道,或许这些都只是对情的释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