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路向北撇过年轮深处那抹时光剪影
初一 散文 2795字 51人浏览 piaoxuels

我一路向北,撇过年轮深处那抹时光剪影

我一路向北,撇过年轮深处那抹时光剪影...

一个人站在狂风的天台 睁着眼睛做着飞翔在天空的梦 支离破碎的、没有谁先知预言 遇见了一些人 也错过了一些人 不记得谁说过,生活就是这样四季流转着的 你猜,最后又会留下谁,陪伴在身旁 文/楚 【1】 我喜欢坐在天台上吹风,气定神闲的晃动着双脚,尽管幕小白总会警告我说这样很危险,可我依旧保持着对危险满不在乎的态度。看她急我高兴。 彼时天空中鸟儿成群飞过,摆成了‘人’字的弧度,我记得幕小白说过,那是自由的弧度。 黄昏微凉,我们在这里看着太阳一点一点的消失在地平线,聊着所谓的‘废话’。我们从今天吃的饭说到明天穿的衣服,有时候会看着楼下经过的路人说,欸,你看,这人长的真像喜剧。然后再看着彼此哈哈大笑。 当然,幕小白决计不敢像我这般坐在天台上晃荡双脚,她恐高,这也是后来和幕小白逃课的时候才知道的。 那天,地理老师不厌其烦讲着水从地的表蒸发到水汽的凝固再到变成雨水的全过程,幕小白突然用手肘捅了捅旁边的我说,欸,下节上体育课,旷课吧。我以为她是想旷课回寝室睡觉正想答应的时候,她却来了句,去网吧玩玩。 “行啊,不过我们要翻墙出去,今天我看见偏门有人值班,出不去。” “这样啊,不会很难翻吧。”幕小白有些犹豫的问。 “那里又不高,我爬过很多次了” “那我试试吧”幕小白再次犹豫的说。 当我利索的靠着木棉树攀上围墙正想拉幕小白一把的时候,却见她哭丧着脸说“不去了吧,我我恐高... ” 望着还不到两米的围墙,我彻底被雷倒了。 【2】 我喜欢在高处仰望天空,而幕小白则偏好躺在草地上看天空。阳光透过枝干洒下细碎的剪影,我们就着空气中飘荡的馨香讨论关于天台上或者草地上看天的无聊问题,不厌其烦的。 幕小白突然说了句,你的梦想是什么?梦想.. 我呢喃着,“我好像没有梦想,我不知道自己可以做什么。” “我也不知道呢,不知道现在的抵死挣扎可以换来什么,有时候想着想着就觉得自己很没用。” ”幕小白,其实我想丢开现在的生活去一个没人认识我的地方,或许也是为了逃避所谓现实吧。”可是却没有勇气... “这样吗,因为现在过的很压抑,所以想不顾一切的逃离?”幕小白说这句话的时候声音哽咽。 “可有时候又想,是不是去到另一个地方就真的不用面对现在的难测,是不是真的可以逃避得了。” “做人真累是不是?这样的、真讨厌啊。”幕小白说讨厌,我也讨厌、这样的、自己。 ........ 天空白得发虚,一切喧嚣于平静里消融。空气里回响的声音似呼吸又似谁的叹息。 【3】 大人们常说,现在的小孩啊,好吃好穿,有零钱花,有五花八门的网络世界,有千奇百怪的娱乐。 大人们又说,现在的小孩是幸福的一代,却总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我想。。。 是不是。。。就是因为拥有的太多,所以我们变得不懂得珍惜为何。 是不是。。。生活太过物质, 以致本来单纯的意愿那么容易被曲解成另一个层面的意思。 是不是。。。常常感觉心与心的距离隔着好几万个光年,尽管是生活在同一个空间,吃着同一锅饭...... 执拗的找寻一个答案,证明我们是贪心的孩子,证明我们其实很幸福。 却含混的听见,心底传来的隔着数个世纪的嘶鸣----这是不被理解的孤单。这是‘孤。单’。 【4】 我相信自己只是不善言辞。就像相信有天我哭红着双眼任幕小白使劲晃着我的肩膀时幕小白对我说的话。她说,你不孤僻,你只是不知道说些什么,不知道该怎么与人相处。这让我觉得她是懂我的人。就像溺水者和救命稻草,尽管知道仅凭一根稻草是救不了自己的命的,还是会下意识的抓住,哪怕最后的结果还是沉入水中。 我开始担心没有幕小白的日子,这并不是我的庸人自扰,因为眼下我们面临着高考。 幕小白喜欢画画,所以她很明确自己要报考艺术类的学校。我的兴趣不在画

画,很显然也不可能因着幕小白的原因报考艺术院校,再者考不考得到也是个原因。分离在所难免,只是时间问题。 看着黑板旁边的倒计时数字一天一天的减少,心里不免泛起一阵失落,一方面希望时间不要过的那么快,一方面又盼着这煎熬的日子快点到头。每个人的脸上都是一片死寂。没有人知道死寂的水面上一秒还经历着一场对生的挣扎。 沉寂沉寂,然后我们也终于在这片死寂中迎来了高考。 溺水者终于被救起的那一刻,呼吸着新鲜空气,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脸上写满了重生的喜悦。当我们走出考场的那一刻,就是这种感觉。 尽管每个人的脸上表情千变万化,如释重负的、对刚刚因为大意做错的试题感到懊恼的、不舍的、抑制不住大哭的..... 【5】 再后来,幕小白如愿的去到她所报读的学校,而我也按照自己选择的轨迹缓缓行走。 我又来到了那个天台,依旧气定神闲的晃动着双脚,不过这次不会有人在一边着急的警告我什么危险不危险。真好,幕小白,我以后都不用听你罗嗦着什么生命很珍贵要珍惜之类的话了,可是,还真是有些不习惯呢。 手中握着一张折成纸鹤的信纸,这是分别那天幕小白给的,想到当时幕小白矫情的说着“这个等我离开再看”时的样子忍俊不禁。轻轻的打开信纸,娟秀的字体跃然入眼。 致不亲爱的楚丫头: 嘿嘿,我能想象你看到这封信时得瑟的样子,幸好我不在啊(丢脸死了)。 其实也没什么要跟你说的,只是想写张纸条给你留个念(我对你好的连自己都嫉妒了。哈哈) 咳咳,切入正题啦。 虽然我们分开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见。 可是,我不会忘记你的,我会记得我的生命中曾经出现过一个喜欢在天台上不怕死的晃脚丫子的、很会爬墙的女生的、又不爱说话的、有点神经质的女生。 当然,你也不能忘了我,不然,哼哼~~ ...... 楚丫头最最亲爱的小白 无法形容是怀着什么心情看完后面的话的,很幼稚是不是,就连自己都不确定会不会在生命的某天把对方忘记却还说着这种类似承诺的话。。。 时间沿着光的轨迹穿梭,那些总以为凝固了的人和物也会在不知不觉中变换形态和位置。愤怒或者感动,开心或者难过,都会因时光的流逝而失去颜色,成为记忆中尘埃落定的存在。时过境迁,会否感知当初的心境? 所谓的分离不过是挥挥手的动作,甚至连‘再见’也来不及说出口。不管是‘再见再也不见’的再见,还是‘再一次相见’的再见。 不记得谁说过,生活就是这样四季流转着的,一路向北,断续的演绎着离别与相聚的把戏,幕小白你猜猜,最后会留下谁,陪伴在身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