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风花雪月的时
初二 记叙文 2161字 161人浏览 GENGXIANGSHUN

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

象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

道一声珍重,道一声珍重,

那一声珍重里有蜜甜的忧愁

前几日,翻阅徐志摩的散文诗集,看到徐志摩在1924年5月陪同泰戈尔访日期间写的这首《沙扬娜拉》,禁不住令我想起那个叫秋馨的美丽女孩。

1992年,我在吉林省东南部的一座小城的高中读书,那一年,我意气风发,激扬文字。这年的3月,我在《青年月刊》杂志上发表了一篇散文,文章的后面附有我的通联地址。很快,我就收到了数百封寄自全国各地一些同龄朋友的来信。这些朋友在中肯地评论我的文章后,提出了交友的请求,在紧张繁忙的学习之余,我一一给他们回了信。

在众多的信件中,一个叫秋馨的北京女孩来信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洁白的信封上,女孩用彩笔描绘了一幅月色图,内中的信纸折成了一枚纸鹤,很别致,信里还夹寄了一片红叶。她说,这片红叶是去年秋天她到香山游玩时采摘的,平日放在了日记本里,因是想真心和我做朋友,就把这片红叶寄了过来。为了不辜负女孩的一番心意,我洋洋洒洒写了几大篇文字给她邮寄了过去。

鸿雁传书中,我们谈论着各自的学习和生活,分享着青春的快乐和茫然,年少的我们有太多的激情和憧憬呵!日子在彼此的期盼中悄然而过。

快放暑假了,秋馨寄信过来说帆子,我想去长白山看看,你陪我吧。信中夹寄了她的一张近照,照片上的女孩身着黄色长裙,亭亭玉立,明眸皓齿。我想,京城的女子果然了得,很贵族,很大气。

夏日的长白山神奇秀丽、巍峨壮观,原始自然的景致风光无限!

在搭乘越野车去往山顶的路上,秋馨很是兴奋,这个如同天使的纯真女孩,操着一口京腔叽叽喳喳说个不停。盘山路左拐右拐,我们欣赏着窗外的景物,随着海拔的增高可以明显地感觉到植被种类在变化,刚刚还是参天的大树,一下就变成灌木丛了。在上山的大半路途中,那些高山罂粟成群结队地吸附在岩石上,在墨绿色的苔藓类植被的映衬下显得格外耀眼。那种飘渺的黄色,那种娇小的的姿态,进入眼中,让人有眩晕的感觉,心灵迅速被净化。 秋馨快乐得像一只放飞的小鸟,一路大声喊叫着,全然不顾车里其他人的冷眼。下了越野车后,我们爬过一个大土坡到达长白山顶峰,在那里会看到天池。可此时,天空中云雾蒸腾,云烟氤氲,秋馨的衫裙被雾水打湿,冻得浑身瑟瑟发抖。你个笨蛋,不会过来抱抱我吗,真是不解人间风情。秋馨满眼抱怨地嗔怪着。我笨拙地揽着秋馨的腰,女孩犹如一只受了惊吓的兔子,靠在我的怀里半天无语。据说人是有山缘的,仅仅过了一刻钟,天空竟豁然晴朗,神秘而幽深的天池显露出来,暗暗的蓝色让人捉摸不透。这种若隐若现的奇观,真应了古人那句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我和秋馨看着这如画的风景,心里别有一番情致。 日暮时分,我们下了山,在长白山下那个静隘的小镇,我们找了家餐馆。吃着特色的烤肉,品尝着地道的泡菜,喝着绵甜的米酒,秋馨的样子愈发变得生动起来。我们谈论着汪国真的诗、三毛的死、小虎队的歌,说着说着秋馨就笑了啧啧,想不到,你的样子蛮帅气的,很干净,很清爽,我喜欢。秋馨说这话时我就把头低下了,感觉脸火辣辣的。

帆子,明年夏天我们一起去西藏吧,到那个美丽的雪域高原,看看布达拉宫,听说那是世界上最后一块净土了。我说,好啊,到时我一定陪你去。窗外,月色中的长白山山峰幽远而神秘,红红的炭火映着秋馨嫣然的笑容,我的心绪犹如春花飞舞,温暖而痴迷。

送秋馨回京城的那天,下着小雨,我们牵着手一路无语。在卧铺车厢安顿好,我下了车,隔着车窗默默地看着这个京城的可爱女孩,心里有种莫名其妙的伤感。帆子,你过来。秋馨打开车窗,挽着我的脖颈,在我的面颊上轻轻吻了吻,保重,别忘了我们的约定。列车启动的霎那,我抬头看见,女孩已是泪流满面。

秋风秋雨愁煞人。转眼,已经开学两个多月了,我给秋馨去了几封信,但一直没有得到她的回音。十一过后,秋馨的信件不期而至,站在操场上我迫不及待地看了起来:不曾回信并不代表忘记。帆子,给你讲讲我真实的故事吧,你知道吗?很多人都以为我是一个生活得很幸福很快乐的女孩,其实则不然,我的童年是在爸妈的吵骂声中度过的,每次他们吵架,我都会吓得不知所措,家里的东西几乎都让妈妈给砸碎了。那种无助的痛苦无人可知,年幼的我不明白这对如同冤家的夫妻当初是怎么走到一起的。在我10岁那年,妈妈服毒自尽了,走的时候,她只说了一句,累了,想去歇歇。这或许是人的一种宿命吧。

这些年来我和姥姥相依为命,内心的悲苦与谁诉,只有埋藏在心里。前不久,姥姥去世了,这个城市再也没有疼爱我的人了,过些天我就要去日本了。和你交往的这段日子,我真的很快乐,是你的每一封来信、每一句挚诚的话语给了我莫大的心灵慰藉,谢谢你。

读着读着,我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悲悯,禁不住掩面而泣,年少的我岂能轻易看透人世间太多的无奈和苦楚啊!高考在即,课业的压力已不容我分神,收回思绪,我专心致志地投入到学习中。

年底,秋馨寄来一帧贺卡,很精致。打开贺卡,祝福的音乐声翩然而起,熟悉的字体映入眼帘我的阿呆,现在好吗?多年以后,是否还能忆起你我心灵纯情相约的那段日子,但我不会忘记你丝丝的温情曾伴我一段生命中最黯然的岁月,无论将来命运把一颗心漂泊到哪里,我都愿把风的祝福给你。

悦耳的音乐声轻轻地敲打着我的耳畔,我分明看到了那个站在长白山瀑布脚下,笑靥如花,风情万种,大声唤着我名字的黄裙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