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的小路
高一 记叙文 4656字 850人浏览 wrx320

家乡的小路

宿舍对面渭河旁的路重修完整了,表面光洁如滑,代替了往日的泥泞和曲折,看不出一丝现代工业的疏漏。又是周末,在这个春日邂逅的夜晚,我独自一人徘徊在这条路上,河岸对面飘过缕缕象征着城市激情的灯火,情人们在这里沉淀爱情,时而也穿梭着像我一样不知目的随着思绪移动脚步的人。这似乎是一个热闹和匆忙的夜晚,却找不出一丝的宁静,我自然的想起了乡间的小路,竟是那么地怀着欠久和思切的情怀,久久不能别去。

家乡的洛水边屹立着生我长我的乡村,河岸边有条小路,这是一条普通的路,好在它远离了喧嚣的闹市,没有现代工业的点缀。小路在我出生前就延伸在那儿,我出生后它依然静静的躺在那儿。还记得在孩提时,每逢盛夏,小伙伴们一起在河水里玩耍,天真的笑声溅起阵阵浪花,随后只身躺在岸上接受阳光的垂爱。多年以后我才知道,那笑声早已沉默在记忆的封存之中,随着岁月累积的沉重,再也不可能笑得那么轻盈和无所顾及了。

小的时候,我在周围人们的掌声和赞叹声中无忧无虑地长大。在那时学习好几乎是一个耀眼的光环,遮挡了我身上所有的不足,我也成为了人见人爱的好孩子。也正是在那个相对漫长的成长年代,不知不觉滋生了我孤傲叛逆,目空一切的性格。后来我才知道正是这才子式的个性,导致了我人生路上毁灭性的惨败。四年前高考的落榜,让一切引我为荣的亲人失了望。在一个和家人争吵过的午后,我意气风

发地挣脱了父母的阻拦,连鞋也没脱丛丛地跨过伴我多年的小河,只身来到了某个陌生而又充满诱惑的城市。18岁是青春勃发的年龄,也是冲动的年纪。之后在我异乡打工的日子,我竟冷酷地一连三个月多没有给家里打过一次电话。在异地挣扎的那些天,我讽刺性地在心里发誓:“我若混不出个人样,这辈子我不会再会到自己的家乡”„„ 后来我在日记里写道:“不再回味,不再变质的,是在黄河岸旁的独自漂流,是兰州----定西的风餐露宿,是儿子愤然离家后母亲的眼泪和无奈的啜泣,是家人杳无因信时的煎熬和等待„„”

寒冬的风疯狂地吹着,我在乡间的路上,内心不断翻腾着那个心有余悸的故事。一个月前,我还在另一个城市黑暗的角落与黑暗势力做最后的斗争。由于涉世未深, 我在一次寻找短工的时候误入xx 诈骗组织, 当那些以前只在电视剧情里出现的画面真真实实地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时候, 已来不及自我反思, 而最重要的是怎样用尽所有的努力获得自由。再那漫长的十多天里我失去了人身自由, 连说话睡觉都有人监视着。有好几次我想挣脱黑暗的束缚, 无形中却有一股巨大的力量像绳子一样紧紧地将我栓住。一次两个凶猛的被降伏了的帮凶监视着去另一个地方, 在街上我听见警车的呼啸声传来, 经过短暂的内心斗争我挣扎着向警车跑去, 它却像流星般转瞬即逝, 换来的是处境的更加尴尬。在那漫长而又绝望的夜晚, 我梦见爷爷坐在坦克里, 英姿飒爽地从朝鲜战场上归来, 他严肃而又和蔼地说:“孩子别怕, 这只是老天对你的一次锤炼, 还记得小时候我对你说的' 爷爷远涉边疆, 在枪林

弹雨里也没有掉过一滴泪, 只要你自己不要放弃你自己, 别人是不能拿你怎么样的„„' ”。忽然一声巨响惊起, 响彻乾坤, 爷爷说;" 我可爱的孩子, 时间不早了, 我该走了, 你„„”

我从梦中惊醒, 爷爷的相貌变的模糊, 却又清晰起来。远处包公府里的钟声在寒风中送来, 正义站在了邪恶这边, 说:“我的朋友, 我来看你了。”邪恶说, 老朋友, 我正玩的兴头处, 你怎么在这个时候来了? 正义说, 这你就不对了, 好像不欢迎我似的, 咱们一直是忘年之交, 你有什么想法我还不知道吗? 可别过头了啊。邪恶说:“神灵也和人一样, 都有懈怠和放纵的时候吗, 只要你别说尘世俗人谁能知道啊? ”正义反驳说:“这么说我来的还真是时候, 我们神类也只是比凡人超脱了一些。比如生灵中的蚂蚁只生活在二维平面上, 它们只能感受到长和短, 它们虽然能钻进洞里, 却永远不能理解高度的含义。人类生活在三维空间里, 虽然他们暂时不能理解我们所处的维度, 但人类又不同与其他灵类, 迟早有一天真相会大白于天下。”邪恶不以为然地说:“人类发明了超智力的东西, 却被这些东西所制伏。”正义说:“人类间邪恶的存在, 正是某些智力的不足, 它正在弥补。”邪恶说:“几千年间发生了不可记述的冤假错案, 人类却无可能为力。”正义说:“不, 浩浩乾空中一切自然体都是发光体, 一切事情和变化都在以光速向外散去。只要人类发明了一种超光速的东西, 向上追忆, 以前所有的事情, 包括冤假错案, 都会再现出来。”邪恶淫笑到, 这又能怎么样泥?生前的作家养活不了自己, 死后却很多人凭借他为生”正义说:“小人之见„„”

正是寒冬腊月的时节, 不只不觉我已走到小路的尽头, 再往上走就是别的村镇。小路的最远处随着河岸的蜿蜒而弯曲, 左边印出一个峡谷, 人们的房屋也早已丢在后面, 到显得格外宽阔。经过了那次刻骨铭心的经历, 看见以前空白的复习资料, 我又一次燃起了读书的渴望。每天早晨, 我都会来到家乡的小路上, 做半个多小时的晨跑, 然后回到家做高考资料, 尽管冬天的狂风那么疯狂地摧残着孕育的希望, 春天还是迈着缓缓的脚步来了, 春节过后, 我在兄长的帮助下走进了高三补习班, 每逢假日, 我还是会来到小路边, 早晨的时候跑步, 下午偶尔来散散布。有时碰到村子里的大叔大妈, 我不由自主的停下来, 问声好或打个招呼。因为在乡亲们看来, 这么冷的冬天一大早跑出来干什么。他们都辛苦了一年,冬日里只想休息一下或干点别的事, 自然没有街道里那些闲人清晨在广场里乱蹦的习惯。

年复一年, 小路的每一寸土地都沾满了我的脚印, 也见证了家乡每一个变化的瞬间。我在乡间的小路上, 用跑步缓冲我集中的神经, 用自责磨砺着稚嫩的心灵, 用永不放弃的坚持缩短与大学的距离。经过一年多的奋斗, 两年前的秋天, 我依然迈进了大学的门槛, 那条渭河旁的路, 就在我宿舍楼的前面„„

我想逃, 却逃不出亲情的包围; 我想飞, 却飞不出命运的束缚; 我想退, 却找不到来时的路。我重新选择了学习的道路, 不为别的, 只为圆那个酝酿了很久的梦, 圆父母的梦, 了却自己心中的渴望。

写到这里, 读者朋友不禁要问, 你是怎样从那个充满邪恶的黑暗中挣脱出来的。那个惊心动魄的场面我又怎么能忘呢? 我所要说的是, 即使有时侯" 书生手无庶鸡之力", 十多年的文化积淀多少有它用得着的时候, 当我发现硬抗是斗不过他们时, 我假装了妥协和顺从, 并表示诚意地说出了家里的电话号码, 他们放松了对我的监视。就在那个被梦惊醒的夜晚, 当时是凌晨两点左右, 一个房间里的六个人都熟睡着, 发出没有生息的鼾声。我悄悄穿上了外套, 慢慢来到阳台边, 幸好是2楼, 我向下望了一下, 下面停了个三轮车, 我怀者对死神见面的畏惧, 跳了下去。虽然不高, 生硬的水泥地还是让我的胳膊受伤, 重获自由的喜悦让我暂时忘记了疼痛, 我看见正义在向我招手, 包晴天显现了他的神力, 我用平生最大的力气, 朝前跑去。

然而邪恶醒了, 它一步不离地追赶着正义。我的第六感觉告诉我, 他们追上来了, 而且不止一个人。我跑进了一个居名小区, 几个黑影从楼那边闪过去。我捡了一块石头紧握在手里, 顾不上害怕, 向右边移去, 却不料与两个人碰了个正着, 两个猛男挥拳过来, 比以前更加的凶猛。不知是乱了方寸, 还是出于对生命的尊重, 手里的石头掉了下来。我刚受了伤, 另一个东西又赶过来, 自然不是他们的对手。在拳打脚踢中, 我的心里闪过一丝念头, 也许我的末日到了, 在这最后的时刻, 我应做一次殊死的搏斗。这时电灯光不迟不早地照过来, 光明和正义又来了, 四个警察从天而降, 后来我才知道我的救命恩人是那个小区的治安, 他们制止了歹徒对我的厮打, 我借机大声喊到; 警察叔叔, 我被传销组织骗了, 他们将我关押了半个月„„四人中一个是阿姨, 她充满母爱

地问我伤到那了, 我竟说不出话, 泪花从心里蹦出来。歹徒们被带上了手铐, 作为他们深夜劳动的杰作。看到我和阿姨说话, 一个叔叔问我, 你觉得他漂不漂亮。我说, 她是世界上最漂亮的阿姨。阿姨露出浅浅的一笑, 说, 哪里。他们审问了事件经过, 问我说:你现在想怎么办? 我说:我想回家。他说:这事国家没有严格的立法, 有人钻了法律的空子, 何况这些人不是主犯, 抓进去也不能怎么样, 他们是怎样对你的, 你怎样教训一下他们算了。我点了点头, 他们让歹徒跪在垃圾坑边, 我用尽力量, 在三个邪恶的歹徒背上狠很地踏了几脚, 说:“以后做个好人。”叔叔们笑了, 我怀者感激的心情朝叔叔阿姨们鞠了一躬, 他们说赶快去吧, 一直朝前走, 别回头。我就这样挣脱了邪恶, 一连三个小时没停步, 黎明探出头时我到了城市的边缘„„

时值寒冬十月, 河南本地却冒者水汽, 随后到了一池塘, 月光映在平静的湖面上。周围分布着许多小的洼地, 似一个个陷井。随时会把你吞没。我刚刚停下, 喘了口起, 一个连一个狗叫声争先恐后般地升起。亲爱的读者, 你们一定以为邪恶又来了吧, 因为它不敢寂寞, 不肯认输。两面前后几个人举着铁锨赶过来, 看清后才只是两个人, 我以为歹徒找到了帮凶, 想着我命该如此, 心说, 邪恶你拿去吧, 一面正义又喊到, 不, 任何时候你都不能放弃, 因为黑暗过后是黎明。正义说对了, 原来是当地的渔名以为有人偷他们的鱼, 果然我在那一瞬看到了一条两米 长的大鱼, 绽开彩色的鱼鳞, 飞上了天空, 滑破天际, 黎明终于来了, 邪恶夹着尾巴逃走了, 正义也笑者离去了。我从路旁的枯树上折了一个一米多长的树枝横在手里, 挺直了胸膛, 不在慌乱地逃跑, 迈着坚

定的步伐, 一步一步, 朝前走去。正义已深深地扎在了我的心里, 从此以后, 任何邪恶也不感再来„„。

可是家乡的小路, 我并没有忘记你。大一的寒假, 我又一次带者异地的气息来看你了。在你的耐心的倾听下, 我竟情不自禁地说出了许久隐藏在心底的东西。" 士为知己者死" 不知不觉我已把你当做我的知己, 才向你一吐为快。你为什么沉默不语呢? 在我离去的瞬间, 我懂了, 原来知己是互相的, 你笑了, 我们之间即使一句话不说也能明白对方的一切。你不该埋怨我的久别, 我在文化的殿堂呼吸着养分, 应该是你看到的结果。忽然我听见你说, 不, 你错了。我和你的母亲一样, 不论你出人头地, 还是终生默默无闻, 你都一样是我的朋友, 真正的朋友是不会嫌弃你的。你在岸的那边好好拼搏吧, 累了的时候, 我是你善解人意的红颜知己, 在我温柔的臂弯停留片刻, 当你醒时, 我已不在„„ " 如梦如幻„„", 我醒了醒神, 是社友的起床铃声响了。奇诡, 我怎么在梦中还做梦呢? 社友说;" 这好比电视里有个相关内容的电视", 他笑着补充; ”赶快起床, 今天的现代文学课老师要我们叙述小说的情节。”莫非是我昨晚心想此事, 竟在晚上经历了一个似真似假的梦。" 哦, 假作真时真亦假, 真真假假, 假假真真。" 梦一下子变的模糊, 一个片断却记忆深刻。我看见史铁生从沉睡中醒来, 竟从轮椅中站起, 指着我说, 小样, 别东施效颦了, 把你家乡的小路竟和我的地坛相提并论, 你知道吗? 地坛是我生命的全部, 还不失时宜地引用了我的一句话, 而我最经典的话是:

宇宙以其不息的姿态将一个个梦幻炼为永恒, 这梦幻有怎样的一个结局, 大可以忽略不计„„

家乡的小路11篇同标题作文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