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爱,时光抹不去
初一 散文 1489字 137人浏览 木子光萍lyp

那些爱,时光抹不去

沐浴过多少阳光风雨,堆砌过多少羞怯秀丽,编织过多少人生梦幻的秀发云鬓,但已全都被漫漫的岁月漂白。唯有那些爱,时光抹不去,带不走。

——题记

以前不习惯也不喜欢对任何人提起您,是因为我把您放在内心深处,一个谁也无法占据的地方,在闲暇之际,一个人静静地品味我们之间的美好。

“我在母亲的怀里,母亲在小舟里,小舟在月明的大海里”。淡淡中渗透着严厉的气息,这就是母亲留给幼年时我的印象。

小时候,母亲在我面前笑的次数非常少。别人都说严父慈母,可在我这里却是完全相反,母亲会比父亲更严格的要求我,如果有一点地方没做好或是与以前相比有所退步,罚的轻了便是喋喋不休的责骂,罚的重了便是一顿暴打。我曾经甚至一度认为我真的是像母亲开玩笑说的那样——是从垃圾堆里拣来的。于是我开始故意和母亲对着干,故意不吃饭,故意不回家,甚至考试故意迟到,对付我的母亲则是更加严厉的责骂,于是那种念头愈发强烈了。

慢慢地,我长大了,对于许多事有了自我管理的能力,也不再需要母亲操额外的心,渐渐地,我发现母亲脸上的笑容多了起来,仔细端详,那笑里包含着太多太多,有欣慰,

有喜悦,更多的是一种名为自豪的情绪,长大的我懂得那是因为我而产生的自豪。我开始觉得母亲她是爱我的。就算我不是“亲生”的。

后来,弟弟出生了,全家人都把注意力放在了这个刚刚诞生的小生命身上,对我这个“大孩子”的关注便相应减少。随着弟弟慢慢长大,爷爷奶奶对他的溺爱使他成为了名副其实的“混世小魔王”。作为姐姐的我在他面前一点威严都没有。一旦发生什么事,爷爷奶奶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我又欺负弟弟了。只有母亲会不管年纪大小,谁错了惩罚谁,让我与年幼的弟弟明白了什么是公平。

我上初中时,母亲去外面上班。每一周见她的机会只有周末,随之而来的是母亲越来越多的笑容以及与我之间日益融洽的关系,可是不变的始终是她对于我生活、学习方面所表现的出的严厉。

我的同学说她很羡慕我有这样一个母亲,漂亮、聪明,能够与我成为朋友。的确,我的母亲虽然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了,但岁月似乎并没有在她脸上留下太多的痕迹,她仿佛一直都是那个样子——年轻漂亮。走在路上,经常会有人开玩笑说我们不像母女,倒像姐妹。

再美丽的人终究逃不过岁月。无意间瞥见的几根银发,眼角若隐若现的皱纹,以及时不时生病的身体„„无一不在向我昭示着一个事实——她老了。纵使她一如以前的严厉,

优雅,也掩盖不了这个事实。

因为一些原因,父母之间的感情越来越淡,直至父亲搬出家住,而母亲一周回家一次。打扫房间时无意找到了母亲以前的日记。由于好奇,我翻开看了几页:

“今天又跟他吵架了。我真的不明白为什么一件那么小的事情竟然可以发展成一场‘战争’。说实话,我真的想回家,回我的家,但是没办法,婆婆如今在医院,我必须在家里,可是悦还那么小,抽时间要让弟弟把悦接过去,不能让她一直处在这种环境中„„”

“今天打了悦。看着她我实在不忍心下手,毕竟她是我的女儿,毕竟我是那么爱她。可要是不让她明白什么是对什么是错,我这个母亲也不算一个合格的母亲。只希望,他不要怪我„„”

泪水再也忍不住,眼前一片模糊,这些话,是母亲从来没有对我说过的,我竟然愚蠢地认为母亲不爱我,甚至还怀疑我不是她亲生的,我真傻。那夏夜里的丝丝凉风,桌子上永远不变的橘子汁,早上盖得严严的被子„„这一切,原来的我竟不能发现。我实在是太傻了。

如今,我喜欢与同学们谈论您,喜欢听到她们赞美您,喜欢别人说你和我是姐妹而不是母女,如今的我想要把我们之间的幸福,美好呈现给所有人。谁能说严厉不是一种特殊的爱呢?

时光漂白了记忆,岁月雕刻了容颜,唯有那些爱,时光抹不去,岁月带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