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细雨绵绵
初一 记叙文 1065字 204人浏览 菠萝吹雪0933

阴洼滩的春天

今天细雨绵绵,独在家中,看着窗外,心中一种莫名的哀愁,突然想起了最近去的阴洼滩村,下队时,在村吃了两次晌午,回单位,回家后。一直想写点东西给我现实和梦中的阴洼滩。

阴洼滩村是积石山县别藏镇的一个自然村,人口九百三十多,共八个社。是别藏镇的一个发展中的村,群众居住很是分散,交通不是很方便,在山上的几个社,下一点雨就进去,出不来,地处别藏镇南面山阴地区,故得名:“阴洼滩”。

我四月底,去了三次该村的二,三社,地名叫拉撒坡,两个社近六十户,人口二百七十多,分布很分散,群众大都靠天吃饭,经济条件落后,现工作人员仅一名(二社二十号居民马玉成,现在是阴洼滩小学聘请老师,工龄十年)

二三社在该村的拉撒山山顶,二社与临夏县的标山接壤,山顶的二社与三社海拔相差二百多米,群众居住很是分散,每年清明后男劳力大都去青海果洛挖春草,去年所有挖春草的人收入颇丰,所以今年挖春

草的草山费水涨船高,我去下队时好多人还没走,说是拿不动盘缠。

阴洼滩小学在山底,离二社海拔相差五百米,阴洼滩小学设一二年级,所以二三社的小学生到本村就读很困难,三四五六年级的学生就到临夏县的标山小学读书,更小的学生就跟着高年级的大哥哥大姐姐也就去标山小学了。

标山小学离阴洼滩二社直线距离一百米,但又在标山的山底,山路很是陡峭,叫人很是哭笑不得啊。我问了一个二年级学生的家长,她说,娃娃们小,我们早上五点起床就给孩子做早点,孩子们早上只吃一顿饭,中午不回来,路不好走,早上家长要送,晚上要去接,我们这个地方落后困难,我们不想娃们再受这样的苦,就只有拿恒心供书了。

我到山顶时,碰到了几个锄草的妇女,她们坐在山上,在听山底标山小学里传来的读书声,见到我后说,今年大旱,小麦都晒死了,看看黄了的小麦就难受,还不如听听娃娃们的声音,心里好受些。这时一位老婆婆给她们送晌午来了,从山腰提一壶开水,一个茶杯,几个馒头,两根洋葱。老婆婆说,今年儿子

春草没挖成(没有盘缠),现在西宁给装修的人家背沙子,我知道娃们很苦很累,但不出去是没办法啊。

她们硬叫我一起吃晌午,我说还有工作,就下山了。。。。。

当我下山经过阴洼滩小学时,看见马玉成老师和他唯一的同事:校长,和他们的七十五个学生在操场上(其实操场就是两个年级前不到二百平米的空地)降国旗。

这几年,党和政府给予了该村许多惠民政策,村村通工程(二三社正在上报),“少生快富”,人饮工程,农村低保,经济作物种植。等等。

亲爱的阴洼滩,让我们一起成长,因为有无数个马玉成在支持你,关心你。我相信您的明天会更好的。

阴洼滩的春天,天高云淡,无限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