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我梦中的橄榄树
初一 散文 3538字 174人浏览 陈光复6

橄榄树是地中海各民族的神圣之树,作为一种生命景观已经存在数千年,它们几乎不索取什么,无需雨水滋润,无需阳光照射,无需人们为其艰苦劳作,然而却比任何其他树木都能给予人们更多。橄榄树在现实中象征着和平、有爱和永恒的爱情,也是每个人青葱时代所追求的梦想。相信这美好的一切都能实现。

上次写完橄榄树,有博友问我在橄榄树在哪里,因为我没有见过橄榄树,所以橄榄树只能在我们每个人心里

我梦中的橄榄树江南永远是心灵依靠的温馨港湾。走过山山水水,走过流年岁月,游子的跫音无论落在何处,那一缕心头萦绕的乡思从不曾有半分的消减。故乡,是一根无形的线,不管游子走多远,游子终究离不开它的牵绊,躲不掉它的牵引。当雁字回时,当月上柳梢头时,当风起、雨落、雪纷飞时,游子的心,总是一次次向故乡的方向飞去&&

第一次写橄榄树是写《三毛,天堂好吗》,我的插曲是三毛作词,李泰祥作曲,齐豫演唱的《橄榄树》,我刚发完,有博友回复说:在这夜深人静的异乡还能听到齐豫的歌,当时我很感动也很难过,心想那位朋友一定是个三毛的热爱者,也是异乡的游子。而我第一次听《橄榄树》是在儿时,没有忧愁,更不懂其意;再次听《橄榄树》是在异国他乡的一个中国小餐馆里,当时我流泪了,但还是体会不到歌曲的含义,确切的说是我不懂三毛写那首歌时的心情。今晚的月亮应该是上弦月,如勾的一弯新月,星月交辉,在略带寒意初冬的夜,我因时差的原因,再次从梦中醒来,如坐在云端,我在思念着我的思念。这几年我已经哪里是我个故乡,哪里是原乡,哪里又是我的归宿,走过山山水水,走过流年岁月,游子的跫音无论落在何处,那一缕心头萦绕的乡思从不曾有半分的消减。寂寥旅途,花枝残影,飘逸的身影逐渐淹灭在光阴里,渐行渐模糊、将今生情寄于笔墨,挥洒相思处,写曾经的心思,叹如今的伤,菁华一曲彼岸流年,拿什么来祭奠曾经的牵绊。许多时候,萦绕在心间一份思念,变成笔尖散落的叹息,轻抚了满身沧桑。在北京,我知道这样的夜是不能打扰别人,这那惆怅的夜里,悠悠天宇旷,浓浓故乡情,我铺开思念的纸笺,把轻轻的离愁捻成丝丝缕缕,填进唐诗宋词。绕千古的情思与指尖,让思绪在键盘上挥舞着婉约的长袖,从内心敲出的一行行文字犹如堤絮散落。故乡是一首首婉约的清词丽曲,吟哦声声,放任唐时的风,宋时的韵,水袖风情一时倾绝,那就梦中的故乡:江南,杨柳岸上的根须是梦的归宿,江南,三月熏风里风筝是爱在飘零&&云翳悠悠,轻愁细细,柳绽花开,红酣绿醉,我把浓郁的情,给了你,我的江南。素笺柔情,左一行,右一行,勾勒心愿;春风吹,轻一声,重一声,声声娇艳。

故乡我梦中的橄榄树

江南,悠悠长长的凝望,我的远水,我安放梦想的臂弯,我将自己的头轻轻依靠,让逐雪消融的香气,洒满香枕的春情,缀上枝头,红遍两岸,舞出一曲早春的清韵,舞出我温柔的诗篇。我知道北京城不是我的故乡,也不是我的家乡,最后也不是我的归属地,我的灵魂

归属地是不是江南,也是我不知道的,但我知道每一个年轻人或者年轻过的人,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都有他乡的豪情万丈,

我梦中的橄榄树江南

人都是情感的动物,我们每个人都有过情犊初开的青涩的初恋,我知道那美好情爱只会埋在心里一个不愿触摸的角落,我不想猜也不愿猜,男人的向往和女人的向往几乎一样:我只知道她有灵巧一双手,可以拨动琴弦,在你的心弦上跳跃,琴悠悠,意悠悠,轻轻一帘梦悠悠,山悠悠水悠悠,浅浅一汪情悠悠,不经意的回眸,你终于从命运中走来,高山流水遇知音。她会为你收集遗忘在远古的温柔,陪你摇过唐朝的韵,宋朝的风,幽禁了一襟的相思,脉脉情痴,红尘搁浅,她是你笔下如何一位姑娘。她会随你去远航,她会陪你走一趟丝绸之路,去塔克拉马干大沙现,那就在梦中实现吧,只为你、我、他,我们所有来到这个世界上的朋友做一场痴迷的梦。

十六岁,来哈佛读书时,因台湾问题,三毛的《橄榄树》被禁放,所以特别好奇,我的台湾同学邀请我去她家看碟子,就是那部名叫《欢颜》的电影碟子,那些零零碎碎的片段,让我记忆犹新,那个穿着红衣的美丽少女胡慧中,手里抱着一把吉他,一边唱着那首歌,一边追着火车跑,去追赶远行火车上的亲人,记得最清楚的一句台词是男人问酒吧的女服务员:她为什么那么爱笑?,女服务员回答:因为她心中有爱,是爱情的让她如此快乐!那首歌在每个中国餐馆和中国家庭都有,也都会放那首感动的曲子《橄榄树》。也许那个时候,因为自己还年轻,所以跟本就无法去体会,歌曲中表达的意境,只觉得那如清泉一般泻出的吉他声,听起来非常的悦耳,那个歌手天籁的嗓音,也着实让人觉得清新脱俗,可以让你穿过森林,踏过云海,穿过大漠黄沙,找到了一池叮咚作响的泉水,抑扬婉转,舒缓缠绵,一如此时的心境。

今夜一边敲打着冰冷的键盘,一边还在听着这首歌,我知道很多同学已经醒了,只是默默的听着我的放的歌曲,这歌声会把每个在国外的游子带回自己的故乡,而我仿佛回到了我魂牵梦绕的我母亲故乡,那里有走不完的雨巷,有过不完的小桥,有数不清的青砖瓦房,有三月桃花映红的脸,有柳丝发出的青芽,那就是唐诗宋词中的江南水乡!橄榄树象征和平,代表人们的博爱,橄榄树象征着胜利,代表了希望,橄榄树生命力极强,能够适应各种不同的生存环境,象征顽强的拼搏精神,橄榄树是坚强和生命的象征,代表着永远的执着!

橄榄树,生命中的橄榄树,她代表着简单地生活。善良、率真、坦荡,用淡定去品评人生的真实,用淡定享受生活的乐趣。常常在世事的牵累和烦琐中偷一点空闲,或在职场的拚杀与忙碌后修一份心静,给自己一些滋养和爱惜,用超然的心境去呵护如黛的青丝,或是身居温暖的斗室,捧一本泛黄的旧书,滋润正在干涸的心田,修复日渐粗糙感性,以期保留那份和悦与温婉,一份真实的感情都是纯。满目芳菲,心随烟霞,独醉清风&&淡淡的,心怀慈悲的,活的自然而然,有着自己真实的思想和人生的目标树,那是充满了生命激情浪漫而执着的魂魄

我是多梦的女子,常常在自己的花梦里沉醉,在我的梦里,有着烟雨江南悠悠的长巷,

碧绿油纸伞,有戴望舒笔下的丁香姑娘。也有着大海边蔚蓝色的呼唤,有汹涌的潮水拥着激荡的乐章,想轻舞着海之韵飘去那美丽的地方,在梦里,也有白雪皑皑的我出生的地方,这些梦,陪着我一路前行,在梦里不知谁人翠竹作伞,花落青衣白衫,眉尖上情思传,纤指间轻轻触摸,是是我生命里最柔软的琴弦。江南,我的桃花幽巷,绿叶低窗;穿过雨季的青苔,拂过青草浅浅,绵延莺语的情话,甜在红杏墙北,也香在这碧水桥边。

江南,我的玉蝶,轻轻栖息在我的指尖,舞诗韵,寄春情,浓一行墨色,淡一行诗篇。我伴你琴弹绿绮,黄花点,红叶霏,云晴天碧,柔霞朵朵,燕绕亭廊,风光绮丽。烟雨迷蒙,长巷古旧,远山空寂

在光阴的流转中,如水的月华凝为笔下的墨香。这一切只能在梦中,我知道我再也回不了江南。三毛的《橄榄树》陪我渡过一个有一个无眠的夜晚,我是流浪的游子,但我并不孤单,斟一杯红酒,回眸相顾,年华似水,真情恒远,中间的潮汐,在阴晴圆缺和春燕的呢喃里,起落;每滴水珠,每瓣绿叶,都闪动着我最深的爱恋。

三毛写《橄榄树》,橄榄树是她第一次从国外回台湾,为一个朋友的路费写的九首歌中的一首,因为朋友等出国费用,那首歌500台币就买给别人了,而她再买自己写的歌送给朋友的时候却要一千倍的价格,这又是一个什么样的三毛,这个祖籍江南的女子。

在三毛去撒哈拉沙漠与荷西结婚之后,她的写作潜能一发不可收拾,《从沙漠中的饭店》开始,三毛的作品成了皇冠杂志社一道亮丽的风景,她一生在写自己的故事,她用奇特的笔把我们带进那片神奇的沙哈拉大沙漠,那个天空看似跟地平线连成一起。对三毛的喜爱源于她的真,三毛灵魂和伤痛。挚情和痴情的三毛,在用她生命的血和灵魂的泪写作,她没有了个人,他透明到变成世人的公共财产。她打开了一扇又一扇自己的窗,直到所有的玻璃与瓦烁、片片飞向天堂、、

今夜再听三毛的《橄榄树》,我依然很喜欢,却多了许多沧桑感。橄榄树不仅代表和平,橄榄树更是坚强和生命的象征,代表着永远的执着!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梦想,每个人都有自己心目中的橄榄树,让我们心中橄榄树,唱响生命里最绚丽的乐章。

索福克勒斯说:

在地中海国家,如同情人互赠的玫瑰花一样,灰绿色的橄榄枝也可以作为爱情的表徵。在亘古至今的橄榄园中,不知发生了多少男男女女的爱恨情仇。土耳其作家在小说中讲述了一个又一个以橄榄庄园做背景的爱情悲剧故事。一见钟情,私密约会,小人拨乱,爱人分离,日后相见,美人如花容颜已逝,沧海桑田,无果的爱情总是凄美迷离,世间还有比有情人终不能成眷属更令人痛惜的事吗?现实中找不了真正的爱情,只好到梦中去寻觅。所以橄榄树是梦幻的爱情树,正如爱琴海是梦幻的爱情海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