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文补课 11.28
三年级 记叙文 4119字 129人浏览 任课教师

这里也有乐趣

早晨,推开窗旁阳台的门,小心地扶着木把手。坐在木椅上,抬头看外面,是一望无际的蓝天白云和数也数不尽的灰墙瓦片„„在西塘古镇的两天一夜,我按下关机键,让手机静静躺在包里。当视线从几英寸的小屏幕移向眼前的美景,我在现实世界里找到了久违的乐趣。 解放了双眼,我发现小桥流水的缠绵与感性;启动了嗅觉,我闻到空气的清新与柔软。漫步着,我竟突然生出一种自己身处“桃花源”的错觉来了。那是从屏幕上从来没有得到过的乐趣。

想起昨晚的游船,昨晚的潋滟水波,昨晚明亮的红灯笼。我坐在乌篷船里,浓重的夜色将整个小镇笼罩在无穷无尽的墨色中,小船置身于温柔水波的轻歌曼舞中,飘飘然于世间。桨公站在船的最前头,将嘎吱嘎吱的木头船慢慢推向岸的那一头。这样的乐趣,手机屏上变换不出呀!

对了,岸边还搭着个戏台,几个演员站在台上咿咿呀呀地唱些什么,我听不懂,却觉得好听。可能是因为那软糯的嗓音,也可能是因为那清脆悦耳的玲珑曲调,沿着水波,流向那边墨一般的夜空去了。桨公继续摇着船,想起鲁迅先生在《社戏》里描写的场景,仿佛自己摇身一变,成了其中的“迅哥儿”。十月不凉的风轻轻扑上,又转瞬消失在身边,小船儿摇啊摇,红灯笼曳啊曳,我在游船中醉了又醒,醒了又醉,流连在无尽的波浪中了。这样的乐趣,手机屏里怎能流淌出来?

当智能手机成了我们接触世界的入口,当地铁里、校园中、聚会上个个都成为“低头族”时,我们究竟对多少真实的乐趣视而不见?尽管,我们终究不能也不必彻底放弃手机,但适时与它暂别,把视线从虚拟世界移向现实世界,你一定会发现:线下的世界,大有乐趣!

成长,因承担而精彩

承担是爱,溶化了严冬的积雪; 承担是生,让幼苗抽出了新芽。承担既是一份责任,更是一种勇气。它会助你走向成功的彼岸。成长需要承担。

曾经看过一则报道:在武汉的一条街上,曾多次发生盗窃案。起初嫌疑犯锁定为三名轻人,最大的29岁,最小的不过19岁。警方通过各种手段劝说嫌疑犯说出实情,但还是没能成功e ,最后终于通过录像带找到证据。

这三名犯人就是不敢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不懂得承担自己的过错。

我读完这篇报道后,心里有一个疑问:为什么他们不去承担自己的过错呢?

也许,他们还小,这是第一次犯罪。因为承担是需要勇气,但成长也同样需要承担。小学时,在最后一堂自习课时,全班同学都在安静地写作业,班主任则满足地看着这个安详的教室。突然,一团白色的指团像针一般扎在同学们的眼球之中。

是谁? 到底是谁? 本来打扫的一尘不染的教室顿时显得十分肮脏。老师快要闭紧的双眼顿

时睁得雪亮雪亮的,严厉的目光扫视着我们。" 是谁扔的纸团,请那位同学捡起来。" 本来就十分安静的教室显得更加鸦雀无声。但仍是没有谁去拣纸团。

" 是谁扔的纸团,请那位同学拣起来。" 老师又说了一遍,声音提高了几分。终于,有一位同学拣起了那团纸,抬手一扔,纸团在空中漂亮的一个回旋,进了垃圾桶。定睛一看,天哪! 竟然是班里出了名的老实人吴! 没想到是她扔的!

同学们也用复杂的眼光看着她。那目光有惊讶,有愤怒,有惋惜„„"吴同学,你为什么随便扔垃圾呢?" 老师望着她的双眼说。" 老师„„不„„不是我。" 一直低着头的吴突然抬头,她的眼睛红红的。" 什么嘛! 明明就是你!" 琳生气地大叫。" 老师,对不起,纸团是我扔的„„"我终于勇敢的站起来,承认错误。当我看到吴伤心的表情时,我突然想到一句话:自己犯下的错就要自己承担。

或许老师会对我失望,父母也会责备我,但我明白了只有勇于承担自己的行为,才能在人生的大海里扬帆勇进!

成长因勇于承担而更精彩

那微笑改变了我

真奇怪,不知从什么时间开始,我只喜欢独来独往:很少会帮助别人,也不希求别人的帮助。纵然得到别人的相助,也会像还债似的报答于人。大有我不负天下人,也莫让天下人负我之势。然而,这多年支配着我的思想,却在那一次微笑的光芒中,瞬间变得如同一粒尘埃,飘散得无影无踪„„

那是一场连续两天的大雨过后,那条我每天上学必过的河上的水泥桥已被河水冲刷得找不到踪影。只有那座高高的旧木桥还架在河的两岸。那是一座只用两根并排的又圆又滑的木头架起的桥; 平时我空着两手走过也要胆颤心惊的桥。

面对着那桥我犹豫着,还差10分钟就要上课了。我猛子扛起我的自行车,做了一个连我自己也不敢相信的决定:扛着车从木桥上走过去。开头的十几米,是在雄纠纠气昂昂的气氛中行进着,没感到什么。渐渐地,脚下的木头在拼命地抖着,木头下面湍急的河水使我头晕,腿越来越软,好像很难再支撑我的身体的重量。我根本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到木桥中央的。只剩下一半的路程了,我却再也挪不开脚步。曾想着一点点挪回去,可我连转身都困难,耳边哗哗的流水声使我近乎绝望了,几次想把自行车扔进河里。

正在我前进不能。后退不得的时候。突然,肩上的车子一下子轻了起来,继而渐渐离开了我的肩。是一只大手从我的手中取下自行车。那一刻,我真无法说出心里的感激。我慢慢扭过头:是一张陌生的脸,脸上充满了微笑。时间没有容我仔细看,但只那一瞬间,却使我感到那微笑是那么真诚、可爱!

车子和我终于安全到达了对岸,满心的感激使我仔细地看了看那微笑的脸:不算黑的皮肤,眯细的双眼掩不住真诚的目光。细碎的皱纹爬满眼角,干裂的嘴唇微微张开。啊,是一位40多岁朴实无华农民。

这是何等普通的一笑呵! 普通得不能再普通了,却让我始终不能忘却,它使我第一次体会到人与人之间最美好的东西,尽管那只是淡淡的一笑。许多年以来,那微笑一直深深埋于我的心中,我曾学着以同样的微笑扶起跌倒的儿童,帮着推一反艰难行走的货车或是一把雨伞给同学。而每一次当你不求回报帮助别人并与之真诚的一笑时,你才会真正体会到那埋于心底的微笑的真正含义与价值。那是一种称不上崇高但却让你足以自豪的滋味。微笑,寄予着美好的情感,我实在找不出恰当的词语形容它,或许,这句诗会表达它的含义吧:“与人玫瑰,留有余香! ”

谓之然否?

父亲的背 山的脊梁

父亲的背是一片海,承载着亿万水滴的重量; 父亲的背是一把伞,永远为我遮挡风雨; 父亲的背是一座山,深沉稳重,刚直伟岸,是我最坚实的依靠。

光阴似回转反复,人心底最美好的记忆在岁月的沉淀中,愈加清晰。不知愁滋味的童年悠悠,荡出了父亲的爱。小时的我,一年中最期盼的事情就是赶庙会。禁锢了许久的心终于可以在庙会那一天飞出来。可是无奈身高不够,只能夹杂在人流中穿梭,满眼是颜色大小不一的鞋。于是,就嚷着要父亲背我,父亲也笑着承担了这一重任。至今父亲那坚实温热的背仍记忆犹新:在他的背上,我“鹤立鸡群”,庙会热闹的景色一览无余。父亲在拥挤的人海中孤军奋战,小心翼翼地维持着我的观览。父亲的背厚实稳固,把我高高举起。一场场演出我看得津津有味,陶醉其中。悠扬的歌声,曼妙的舞姿,惊异的魔术构成了我童年的美好回忆。但我却从未留意顾及到父亲的汗水、脊背的酸痛、两腿的麻木。父亲啊父亲,你的背撑起了我的快乐童年。

时光飞转,无情催人老,而不变的是父亲的背。天空湛蓝,云儿在其中轻舞飞扬,我不知道泰戈尔说的那只鸟是否有飞过的痕迹,我只知道我是自由快乐的。那个大书包的重量,由我的肩上转移到了父亲的背上。书包下,父亲的背已不再似年轻时那样笔直,但却依旧无怨无悔。于是每个晴朗或阴晦的下午,回家路上都有我蹦蹦跳跳的身影,和父亲坚实的步伐。 晨曦普照小小的厨房里,灰尘在阳光的照射慢慢降落,直至到达父亲不断移动的背上。两鬓已斑白,额头已有无数岁月雕琢的痕迹,背已佝偻,父亲已不再年轻。望着在清早为我忙碌早饭的父亲,禁不住眼眶潮湿。

从懵懂无知只知道玩耍的孩子,到了心里被梦想充实的少年,父亲的背一直带给我快乐,帮助我成长。而我却忽略了父亲工作的艰辛,照顾我的劳累。父亲原本笔直挺拔的背是因为我才变得佝偻的啊! 父亲,谢谢你,谢谢你倾注了爱的背让我幸福得成长。

父亲的背如山的脊梁,深沉稳重,刚直伟岸。它带给我的不仅仅是快乐,还有家的温馨回忆和前进的力量。父亲的背,见证着我的成长,如一盏明灯,时时照亮前方的路,用爱引导激励我前进。

我希望让父亲因我而佝偻的背,再次因我的努力而挺直。

父亲的背,山的脊梁!

门其实开着

“快敲呀,老班。”同学们躲在墙后面,压低着嗓子,焦急地催促。我站在门口,犹豫不决。

今天,老师在班中对同学们“怒发冲冠”,一场无缘无故的风暴过后,同学们决定向老师提出建议。可是当他们在表决派谁做代表时,数十个手指齐刷刷地指向了我,我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同学们的信任与吹捧纷至沓来,我作为老班,民意难违,只好顺从了。 来到办公室门口,同学们的护送终止了,一个个像海狗似的,在暴风雨来临之际退缩了,躲到了墙后面,只探出一个个脑袋,不时地对我挤眉弄眼,投来信任的目光。

门虚掩着,从门缝中透出几丝暗淡的光线。我伸手准备叩门,在离门还有两厘米的地方又停了下来。一种莫名的恐惧油然而生,慢慢吞噬着我的内心。我缩回了手,侧过头去看着同学们。

有的人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有的人在摇头,有的则向我挥挥手,示意我加油,也有的人向我投来了信任的目光,夹杂着敬佩、仰慕。此时,脑海中有一件小事开始浮现。

那一年,我还很小。妈妈因为工作繁忙而变得脾气暴躁,经常为了一点小事训斥我,甚至打我。我很无奈,也很愤怒。终于有一天,我鼓起勇气推开了妈妈虚掩着的房门„„那时,我无畏、单纯,和妈妈面对面的交谈使我们的心贴得很近很近„„

想到这里,我恍然大悟。我不还是那个单纯、无畏的我吗? 望着同学们丰富而又变化着的表情,我心中的自信就像一个气球一样不断地胀大。

我深呼吸。透过门缝,有一缕清新的空气钻出。给予同学们一个微笑,我伸出手,轻轻地叩了几下门,只听见老师温柔的声音传出来:“进来吧,门开着呢! ”我从容地走进办公室,一瞥墙后面的目光,有担心,有惊恐,有鼓励,就像什锦糖一样交织在一起,向我源源不断地输送过来。我触摸着那扇其实开着的门,开始了与老师的谈话„„

虽然只有短暂的十几分钟,却如同几个世纪,我通过了那道其实开着的门,走进了老师的内心,与老师有了一次心与心的交流。

“笃笃笃”,敲门声又一次响起,我和老师相视而笑,一齐说道:“门其实开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