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别离——写给你的信(六)
素材 1343字 135人浏览 不仅V而且VN

Z ,我又开始想你了,尽管是在这样一个温婉而柔和的夜晚,我却常常会感到那一阵阵莫名的寂寞来回冲撞于内心的深处,不可抑制。 尤其是在刚刚看过了一篇颇为哀婉又充满柔情的文字以后,这种感觉反倒更为强烈了。 “爱情,不一定最美好,也不一定非得现实,只要你真心的付出,真心投入地爱过一次,那么,茫茫夜里有支长相守的希望烛光,也就足够了。” 主要是这句话,只记得这句话,像是在给自己一直对于你的眷恋找到了一个最为完美的借口,于是无由的生出一种布满淡淡忧伤的喜悦同满足之感。 这当真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犹如一个丢掉玩具的孩子,只因以为着再也找不回来的时候,却突然的便出现在眼前一般。虽然早已然不是稚嫩孩童,仍依然会时不时的保有那种未泯天真的情趣。或许你要对我说这在现实社会是不可能的,但是我总觉得人活着,应该拥有真正属于自己的那么一份掺不得半点虚伪做作的快乐才是,以为只有那样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快乐。有乐事当然好,若没有的话,只好给自己找乐了。而如若能够常怀着如是心境生活,想人生便不会难过到哪去吧! 相信你定会赞同我的说法的,因你知道,我是从来不会去欺骗你的。即便在这个世界上,人生如戏,在舞台上需要你去无奈的扮演各种的角色,需要你去接触那诸多形形色色的人,所谓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台词是万万马虎不得的。可是,同样的,人总有独自面对自我的时刻,他就似一面镜子,能够毫不加掩饰的把你暴露无疑。或许有的人终其一生都在选择千方百计的逃避;还有一些人纵然经常面对,亦只作视而不见的样子。而你在我心目中的分量,就应当是那么一面镜子,总是在令我觉得矛盾重重又总想着去照照,好使自己多一些真实,少一些虚伪。 是否说了这么多,也总是只在讲自己。那你想的没错,我就是在讲我自己,然后来借用这拙劣的文字让我在你的眼里变得愈加清晰,愈加透明一些。 不知道你有否看过或听人说过这么一段话“问:我应该跟谁走?答:你应该跟你的心走。问:谁将是我的旅伴?答:离你心最近的人。问:什么叫幸福?答:就是当你的心对所拥有的一切感到满足时。问:那么我的心什么时候才会满足?答:当它不再仅仅属于你个人时。” 而这也便是一直以来,我想要对你说的话。自从初次相见,便以将我的心交给了你,尽管那时不可能是全部;当终于有那么一天交出全部以后,你却已然不再属于我。 或许从那一天起我已无心;或许从那一天起,我已无情。啊!又怎么会!若然无心,何来这夜的相伴寂寞滋味?若然无情,又何来这番苦苦的想念与淡淡的哀愁? Z ,在我给你写这封信的时候,之前亦曾写过不少,都是想要告诉你,想要对你说的话。虽然语言可能无法完整的诠释出一个人内心的思念渴望,悲伤喜悦,但我会尽量的表述出来,这一点请你放心。而关于你我的曾经,是已然过去的事情了,在这里不提也罢。更何况早在前几封信里已然说的不少了。在这里只想用一句《曾经最美》的歌词来告诉你,也同样是在告诉自己:不能哭喊已破碎,曾经的最美,独自一个人熟悉的街,别问你在想谁;不能去追悔,爱过的机会,人事与非,还有什么最可贵。 夜真的已然很深了,明天还得工作,相信你也不会列外吧,也一定还会有该做的事情在等待着你?而最后的最后,请再一次的许我自私且亲昵的叫你一声“亲爱”好吗? 20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