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浙江高考满分作文
初二 记叙文 2892字 2462人浏览 无敌小007

【浙江2017年高考作文题目】

有位作家说,人要读三本大书,一本是“有字之书”,一本是“无字之书”,一本“心灵之书”,对此你有怎样的思考?请对作家的观点加以评说。(自拟题目,写一篇800字的作文)

人道“书”途

作家说人要读“有字之书”“无字之书”“心灵之书”,正与古人“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且“文质彬彬”的思想契合。在我看来这种“三书论”的合理性是已经时间考证的。 人道实为“书”途。 “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书的重要是毋庸置疑的。人这一生要读“有字之书”,这不仅是对阅读召唤,亦是对思考,对思想的回归。读书让我们明理,明《草色天堂》中宽恕之理,明《菜根谭》中宁和之理,明《老子》朴素辩证之理,明《大学》“齐家治国平天下”之理。用文字的形式记载、传承信息,使阅读者能够根据这些信息来获

知提升自我正是“有字之书”的正解。 “有字之书”又需佐以“无字之书”——实践。 这里所谓“无字之书”并非所谓死板地“格物”,如王守仁观竹七日只余头痛。“无字之书”乃是于生活实践中汲取新知,懂得世俗之智慧,如“孔子问农耕”,又如曾国藩以实践证明这一生的“将人则胜,自得则败”,最终明晰“知人者智,自知者明;胜人者奋力,自胜者强”的道理,生活立足于实践,意识活动亦发源于实践,因而只读“有字之书”却不加以“无字之书”是为白璧微瑕,完璧尚未归赵,而唯有佐以“无字之书”方可朝向亭林先生那般坚定而信念,坚实踏实的身影追去。 而最终,“书”之内化于心灵。是以“心灵之书”即为“修心之术”。也许我们懂得了“不经一番寒彻骨,怎得梅花扑鼻香”之教义,但唯有内化于心,增加心灵面对困难的厚实度,才发挥其功效。若非越过心中“墨饱心宽自在身,澹然几笔复天真”之书,申石伽先生又怎能道出“一支大竹通霄汉,塑个顶天立地人”的狂语呢? 遍阅书籍,方知文中有大道,尝过世味,亦知实践出真知,终乎于心,始知人之修行,人之道路实为思想生活,最终为心灵的“书”途。 推而广之,人道如此,国家之道难道不是如此吗?国家要读“有字之书”是国家要珍惜传统,又包容外来文化,这在文化底蕴如此深厚之中国犹为重要,国家要读“无字之书”是国家也要有“摸着石头过河”之勇气,有切身实践在理论见诸于实践又改善于实践中提取“大道”。而国家读“心灵之书”则是在全球范围内用人类共同、普适之意识如“环保、和平、发展”来维护地球村之繁荣。 因此,无论在“三更灯火五更鸡”还是在迅速发展的今日,人道“书”途实有其理

2017年高考优秀满分作文——人生三读

王家卫在《一代宗师》中有言:见天地,见自己,见苍生。这与一位作家的“人生三书”论不谋而合。读“有字之书”,即见天地万物的运行之理,读“无字之书”,即见芸芸苍生的社会迹象,读“心灵之书”,即见自己内心的所欲所求。然而如何将三者有机的结合,使自己既不读死书,又不汲汲于世,也不闭锁内心呢?想必,以知识和社会经验来丰富内心,剔除纷扰,才是“读书”之途。

现今社会,基础教育的普及早已使“有字之书”谙熟于每个人的心中,而网络的大潮则将碎片化的知识和信息日富一日地带到人们面前。可以说,“有字之书”中的知识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和力度从世界各地喷薄而出。另一方面,随着现代一体化和泛娱乐化的兴起,各种从所未见的社会现象和社会心理被写在了如今的“无字之书”上。然而,一位哲人曾说“不知情权比知情权更加重要”,它可以让高尚的心灵不被无用的言论所累。面对“有字之书”和“无字之书”,“心灵之书”便格外重要。只有在“心灵之书”中读得坚定,读出信念,读出亘古不变的普世价值,读出道德律令和精神准则,才能拒绝动摇,读到真实的自我与内心。否则,如尼尔·波兹曼所言“我们终将毁于自己所爱的东西。”而知识和社会阅历同样可以成为人的武装,从书本和社会中剔除糟粕与流俗,才能达到心灵的上升。

同样,伟大的心灵亦有益于个人对“有字之书”与“无字之书”的理解。抗战时曾有文人说自己当年读宋人著作不知国破家亡之苦,只有到了抗战时国家陷于危难,方得与宋人同情。赫尔曼·黑塞在谈及读书时,也说自己阅读歌德的《亲和力》时,由于误读了它而完全成了另一本书。由此可见,真正伟大的心灵会以知识和阅历审视自己,提升自己,使自己拥有“读书”更加聪慧的耳目。

诚然,无论哪一本书,多读未必有益,精读却又怕陷入“牛角尖”的困局,然而这三“读”互相作用,又互相反作用,以知识和社会阅历丰富内心,升华的内心又从社会和书本中去除杂质,淘得真金,在不断循环中臻于完美。从“有字之书”和“无字之书”的所得,重读“有字之书”与“无字之书”的结晶。 如此一来,人生三读,岂不快哉?

2浙江高考满分作文优秀文章——在书本与大地中浇灌心灵

曾有作家言人生不可或缺三本书:有字之书,无字之书与心灵之书,窃以为他所言极是。人唯有在书页蹁跹于指尖,双足扎根于生活,同时不断翻阅,省察,增删,直面截然不同于外界的内心,方能成器。

杨绛曾说" 现在的年轻人,读得愈少,想得愈多,造成了许多无谓的烦恼。" 可见" 有字之书" 是奠定个人思想的基础。古人精挑细选出《古文观止》为蒙学教材,

正是因为白纸黑字间的前人经验,智慧能为阅历尚浅的少年素绢般人生底色上绘上万紫千红。" 有字之书" 贯通了个体与群体,当代与未来,让人的双脚还不够坚实时,眼光便能深邃至整个世界。这些字中所传达的思想,描绘的历史,奔涌的情愫为我们在信息化洪流裹挟下的灵魂提供了一丝以文学对抗" 存在的荒芜" 的可能。

然而纸上得来总觉浅,皓首穷经迸发不出莫言对高密乡的热情,也无法让陈忠实笔下的白鹿原拥有如此悲壮的关怀。从有字之书中得到的箴言,体悟,终究要在无字之书中得到验证与升华。那是独一无二的社会阅历,人生轨迹所淘洗出的精粹与沉淀。于生活的无字之书中,沉潜于书页上的人生百态被淋漓演绎,比起做一个旁观者,置身其中的感受更加鲜活也更加残酷,它让人们避免陷入" 群体无意识代替个体无意识" 思维吞并,让农村妇女范雨素质朴的文字也能直击人心。无字之书鞭挞虚幻,让阅读他的人们时刻保持着清醒与冷静,同时又保有温热的关怀和悲悯:站在时代制高点上的关怀与感同身受的悲悯,这或许正是曹文轩所呼吁的儿童文学中缺乏的" 无字之书" !

无论有字无字,眼见耳闻,终归是要落实于心。再多的有字之书,倘若不内化于心,不过是附庸风雅地卖弄墨水,再多的无字之书,倘若不内化于心,也只落得" 海归" 变" 海龟" 般尴尬境地。黑塞的一句话如同黄钟大吕," 世界上最让人恐惧的恰恰是通往自己的道路" 。翻开心灵之书,是近乎严酷的自省,是修剪不必要的枝枝蔓蔓,增添来自有字和无字之书的吸纳与内化,是冷静地直面内心,与自我对话的过程。" 吾日三省吾身" ,不妨说日阅心灵之书。这是一个更需要勇气与意志的过程:带着剜肉补疮的决绝,携着刮骨疗伤的清醒,将如附骨之疽般的狭隘、嫉妒、自私悉数斩断,成就" 心如明镜台" 。在信息与行动严重不对等的时代,科技经济等理性力量逐渐占领人文关怀的当下,我们更要以书本和大地浇灌心灵。这位作家的话,无疑振聋发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