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教师征文
五年级 其它 1455字 309人浏览 qq136878921

莱州市实验中学

初三九班

张湘苹

指导老师:吕媛 联系方式:18615007169

黄昏的校园,林静风凉,我缓缓地走着。甬道的旁边,一束不知名的小花静静地开放,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惆怅。我的脑海中又一次浮现出了宋老那瘦小羸弱的背影,心中仿佛漏了一拍,下一秒,泪水悄悄落下„„

初次认识宋老,还是在初一的开学典礼。却不曾想,主席台上那个口齿伶俐、浑身充满知识气息的老太太竟成了我们的级部主任。我心中何等诧异,一个瘦瘦小小、弱不禁风老人何能管教了我们这一帮调皮捣蛋的熊孩子呢?可是事情的发展却大大出乎我的意料之外,那时我们刚上初一,午后的阳光宁静而温和,班主任难得不在班,我们班便是一片嘈杂、人声鼎沸,大概是还在秉持着小学的原则,这显然成了我们的自由时间。可天有不测风云,我们显然忽略了走廊上那步履匆匆的尖锐的高跟鞋“哒哒”声。终于,声音越来越近,最终定格在了门口,只见宋老站在阳光的阴影里,脸上看不出她的表情,只是周身散发着一股强大的气场,震慑人心。待大家渐渐安静了下来后,宋老踏着高跟缓步来到了讲台上,她的眉宇间透着一股子不怒自威的严肃。教室里的嗡嗡声渐渐小了,“啪”说时迟那时快,宋老不知何时一把抓过那条一米来长的塑料教鞭,像是拿着古代的惊堂木一般狠狠地拍向了身旁的木桌,刹那间,教鞭分裂两半。偌大的教室,只听

得夏末秋蝉的悲鸣,透着股凄凉。

那日的事情不记得怎么收场,但宋老那羸弱的身板却时时刻刻印在我的脑海,不曾也不敢忘却。

然而,有些时候,运气真是一个奇妙的东西,你越是害怕,它便越是让你去面对。

严冬的早晨,淡淡的清凉萦绕在身旁,我坐在最后一排闷闷的翻着课本,只因那日的生物实验课有老师要听课,怕是我的身后要坐一位老师。果不其然,老师们陆续入座,宋老也来了,她眯起眼环视着整个教室,我赶忙低下了头,却总感觉一束目光正不偏不倚的落在身后,紧接着,“哒哒”的鞋声响起,最终还是定格在了我的身后。我蜷缩起身子,手脚顿时变得冰凉,连大气也不敢出一口,尽量不让宋老过多的注意我。但事与愿违,由于位置有些偏后,我们那一组的显微镜怎么也对不好光,我霎时间由刚才的矜持变得手忙脚乱,双颊也由冰凉变得滚烫。啊,完了完了,怎么可以在主任面前出糗啊„„我正胡思乱想着,身后的宋老已然站起并凑了过来,和颜悦色地问道:“怎么了,出什么问题了吗?”“我„„”“我来试试!”说完,宋老已眯起眼摆弄起了显微镜,她此时的神色和蔼极了,像是一位疼爱儿孙的老奶奶,目光中透着慈祥。“好了,你试试吧!”我红着脸说了谢谢,赶忙凑到显微镜旁,小心翼翼地把目光探了进去,那里一片光亮,我欣喜若狂,宛若在黑暗隧道中长期摸索的探险者终于找到了光明的

出口。

那日的尴尬已然为时间所冲淡,但宋老那和蔼的目光却牢牢印在我的脑海,不曾也不舍忘却。

黄昏的天空,点缀着几抹琉璃般的晚霞。周身静静的,夕阳将影子拉的斜长。依稀想起,好像也是在这样一个天气,我与友人再次遇到了宋老。那日放学,我与朋友相约向食堂走去。友人腿痛便走得极慢。忽然,友人惊呼:“嘿,看呐,级部主任!”我赶忙顺着她的目光望去,只见宋老依然是迈着小步子,在花坛的另一边悠悠走着。“喂,你知道吗,咱们主任明年就退休了„„”“啊?”我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猛地心中一紧,好似挨着了当头一棒。

那日的交谈已被忘得所剩无几,但对宋老的不舍却紧紧刻在脑海,不曾也不想忘却。

黄昏的晚霞斜斜地透过树梢拉长了我的影儿,宋老的音容笑貌,那羸弱的身板,肃穆的威严,慈祥的笑颜,无一不在脑海浮现。

我的泪,又寂寂的落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