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 初雪选段译文分析
初三 记叙文 3716字 2473人浏览 我的LJJ

译文赏析

1. 乔伊斯The Dead 段落赏析

该段落选自20世纪意识流小说大师詹姆斯·乔伊斯的短篇小说集《都柏林人》中的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篇---《死者》(The Dead). 这篇小说惯用意识流的手法,以生动、准确、朴实的语言,细腻地体现出乔伊斯关于生死的思考。The Dead 是乔伊斯长篇小说《都柏林人》的最后一篇,也可是说是压轴篇。文章讲述的是雪夜窗前突然痛苦绝望的Gabriel ,对真爱、深思的感悟与思考。乔伊斯仿佛在通过Gabriel 向我们讲述着他的一生。

看了该段落后,又细读了该段数次,个人感觉有种想看全小说的冲动。因为乔伊斯的意识流手法运用娴熟,结合对生与死的感悟,很容易让人有所感触。但要想将小说里的意识流淌、深析、思想剖析翻译好,并不容易。我尝试译出了该节选段落的大部分,因此会结合已有的大家译文和自己的译文对该节选段落的原译文进行赏析。

以下是自己的部分译文:

房间里的空气让他的两肩感到寒冷。他小心翼翼地钻进被窝,躺在妻子旁边。他们都将一个接一个的变成幽灵。最好在年少热情鼎盛的时刻勇敢的进入到那个世界,而不要随着年华的逝去而逐渐暗淡。他在想,躺在旁边的妻子为何多年以来一直牢记她的情人告诉她说她不想活时的眼睛的样子。

大量的泪水涌入了加里布埃尔的眼睛。他从来没有对任何一个女人有过这种感觉。但他肯定这就是爱的感觉。泪水逐渐蒙住了双眼,透过泪水,他似乎看到一个年轻人站在雨后的树下。其他的影像也越来越近。他的灵魂已经到达已逝的生命的栖息地。他能意识到,但不能理解他们毫无规则、忽闪忽现的存在方式。他自己也正在向一个无形的灰色世界滑去。这是一个坚不可摧的世界,在那里,那些死去的人曾一度在此成长、在此生活过,而如今正在消亡,正在溶解。

微弱的光亮透过窗户玻璃照进了房间,吸引他向窗外看去,外面又开始下起了雪。他看着窗外的雪花、银白色或暗色的雪花,在路灯的照射下斜斜地飘落。到了他该动身去西方旅行的时候了。是的,报纸说的对,整个爱尔兰都会下雪。大雪会覆盖这块黑暗的中心平原的每一个角落、落在光秃秃的小山上„ „(后面部分未译)

原文1:His own identity was fading out into a grey impalpable world: the solid world itself:which these dead had one time reared and lived in, was dissolving and dwindling.

程译:他自己也正在向一个无形的灰色世界滑去。这是一个坚不可摧的世界,在那里,那些死去的人曾一度在此成长、在此生活过,而如今正在消亡,正在溶解。

赏析:本句是极具意识流手法的语言,“他”向一个灰色的无形世界滑去,实际上是思维意识的滑去。The solid world itself中的“solid ”本意为立体的、固体的, 但此处为了和后文的dissolving 和 ddwindling 形成鲜明对比来凸显Gabriel 心中对原有幸福充满信心后的信念崩塌,所以译为“坚不可摧的”最为合适。

原文2.The tears gathered more thickly in his eyes and in the partial darkness he imagined he saw the formif a young man standing under a driping tree.

译文一:泪水在他的眼里积得更满了,在半明半暗的微光里, 她在想象中看见一个年轻人在一棵滴着水珠的树下的身形。

程译:泪水逐渐蒙住了双眼,透过泪水,他似乎看到一个年轻人站在雨后的树下。

解析:我对“a driping tree”的理解在老师的讲解后有所改变。据查证,“a driping tree”实际暗指当时他的妻子站在雨中的树下等他的情形。因此不能译为“滴着水珠的树下”而应译为“雨后的树下”以暗示Gabriel 对当初与妻子相恋时的幸福回忆,以此反衬现在幸福已不再。

2. The First Snow 选段赏析

原文

The First Snow

The first snow came. How beautiful it was, falling so silently all day long, all night long, on the mountains, on the meadows, on the roof of living,on the graves of the dead! All white save the water that marked its course by winding black line across the landscape; and the leafless trees,that against the leaden sky now revealed more fully the wonderful beauty and intricacies of their branches.What silence, too, came with the snow, and what seclusion! Every sound was muffled, every noise changed to something soft and musical.No more trapping hoofs, no more rattling wheels! Only the chiming of sleigh bells beating as swift merrily as the heart of children.

该选段是选自美国19世纪浪漫主义作家浪费罗的经典散文名篇The First Snow ,原文蕴含着声音美、节奏美、修辞美、意象美等特点,是初雪描写的经典散文作品。本选段看似语言简单,但实际要译出声音美、节奏美、修辞美、意象美 并不容易。以下是网络上搜索到的三个译本,各有特色。 Translation A 第一场雪

第一场雪飘落,多么美啊!昼夜不停的下着,落在山岗,落在草场,落在世人的房顶,落在死人的墓地。遍地皆白,只有河流像一条黑色的曲线穿过大地;落光叶子的大树映衬在铅灰色的天幕下,越发显得奇特壮观,还有那错落有序的树枝。下雪时那么寂寥,那么

幽静!所有的声音都变得沉浊了,所有的噪声都轻柔而富有乐感。没有得得的马蹄声,没有辚辚的车轮声,只能听到雪橇那欢快的铃声如童心在跳动。

Translation B 初雪

初雪飘临,如万花纷谢,整日整夜,纷纷扬扬,真美极了。雪花儿无声无息,飞上山顶,撒向草坪,飘至世人的房顶,落在逝者的坟茔。莽莽原野,银装素裹,惟有长河逶迤,像一条黑色的长龙蜿蜒爬行于皑皑雪原。枯藤老树,枝丫盘错,光秃秃地直刺灰蒙蒙的天宇,此刻越发显得苍古遒劲,奇特壮观。

白絮飞舞,大自然静谧寂寥,超然幽远。所有的声响都趋于沉寂,一切喧嚣都化作了轻柔的乐曲。得得的马蹄声听不到了,辚辚的车轮声也消逝了,惟有雪橇的铃声回荡在空中,那欢快的节奏犹如童心在跳动。

Translation C 初雪

瑞雪飘临,无声无息。纷纷扬扬,壮观之极!

飞上山巅,撒向草原,飘至房顶,落在墓地。

茫茫大地,银装素裹。蜿蜒远去,长河逶迤。

老树虬枝,枝丫盘错,直刺苍穹,愈发壮丽。

白絮蹁跹,超然幽寂,喧嚣之声,化作乐曲。

看不见辚辚车轮,听不见得得马蹄,

惟闻雪橇的铃儿,叮咚,叮咚……

如童心跳动,永不停息。

译本一:语言朴实、简单、轻快,通俗易懂。

译本二:多用文雅的语言,使用成语,四字词,再现原文的音韵美,意象美,但文体风格与原文有出入。

译文三:运用古体诗形式,译出了新意,在简短的四字词语中尽见中国古诗特有的意境美、形式美,但其缺点是为了达到对仗、形式美的效果,舍去了原文中的众多细节,如falling so silently all day long, 该一文中没有译出。

程译文:初雪来了。她是多么的美丽!她静静地飘落,一整天,一整夜,落在山岭上,草地上,落在人们的房屋上,落在逝者的坟墓上。皑皑的白雪覆盖了河流之外的大地,构成了一幅优美的风景画;唯独河流蜿蜒流淌,在这如画的美景中用黑色的笔触勾勒出自己行程。在铅灰色天空的映衬下,落尽了叶子的树木尽情地展示出枝桠交错复杂的美。雪花飘落中,万籁俱寂——好一个与世隔绝的世界!所有的声音都消减了,所

有的噪音都变得温柔了,变得像音乐一样动听。达达的马蹄声听不到了,辚辚的车轮声也消逝了,惟有雪橇的铃声回荡在空中,那欢快的节奏像一颗童心在跳动。

自己译文评析:用最贴切的汉语译出文体之美(简单句长句交错)、语言之美、声音之美、修辞之美(达达的马蹄声听不到了,辚辚的车轮声也消逝了,惟有雪橇的铃声回荡在空中,那欢快的节奏像一颗童心在跳动运用叠词、押尾韵的方式再现修辞美),但没有顾及到原文的声音美、节奏美。有些意思采用增译的方法,没有原文那么简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