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乙己》续写
初三 其它 7471字 23071人浏览 夏逝ai你184

孔乙己续写

一, 话说孔乙己喝了最后一碗酒后,他付了酒钱,然后用双手支撑走出酒店。他走在酒镇那空荡荡的街道上,街道上只看见几个人跑着,像是回家的样子,可孔乙己已经没地方可去了。孔乙己走着走着来到了鲁镇的河埠头,他望着那绿色的河水,看看天空,突然想出一个主意——走,离开鲁镇去别的地方,这时他手上还有一些钱,够过河的了。之间孔乙己上了船,把钱给了船夫,船夫问:“去什么地方?”“随便。”孔乙己说到。船夫点点头说:“坐好了。”船缓缓的划向了河中心,离鲁镇是越来越远了,鲁镇的影子渐渐的消逝了,这时的孔乙己想:离开了鲁镇这个人人都嘲笑,讽刺他的地方,以后不论到了什么地方都要重新做人。不能在像以前一样:想当富人,又当不成,穷人的日子又不想过。当孔乙己沉浸在他人生下半辈子的憧憬中时,船以靠了岸。这时孔乙己以上了岸。

突然眼前一片桃花林,两岸几百步以内,花树繁茂,芳香而美丽,花瓣纷纷

飘落。树林尽头,便是一座山,山上有个小洞,里面好像有亮光。他便用那双伤痕累累的手进了那个山洞,开始山洞很狭窄,刚够一个人通过。又走了几十步,眼前忽然开阔明朗起来。土地平坦宽广,房屋整齐,有肥沃的田地,美丽的池塘,以及桑树竹林等。走在那天间小路上,交错相通,村里鸡鸣狗吠的声音,相互都能清楚听见。里面走路的和种地的男男女女,装束全都和外边的人不一样。不管是老年人还是小孩都高高兴兴的。他们见了孔乙己,非常惊讶,问他是从哪里来的。孔乙己详细的回答了他们。村里得人上上下下打量了孔乙己的穿着,觉得有一种不同的感,就问孔乙己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的。孔乙己告诉他们,现在外面很乱,恳求这里的人能够收留他。以后孔乙己在桃花源过着非常快乐的生活。那里的人对他非常好,他也非常努力的干活,从此以后鲁镇的人再也没有见过孔乙己。

到现在可能孔乙己已经死了,也可能还没死,谁知道呢。

《孔乙己》续写四篇

孔乙己离开咸亨酒店后

孔乙己低着头,坐在地上喝完最后一口酒,拖着断腿,用“手”慢慢向外“走”去。

“这下打折了腿,还会再偷?”

“再偷,怕连手也打折了!”

孔乙己害怕听到这笑声,咬着牙,拖着腿,使劲向前移去,口里不停的喃喃道:天将降大任于斯人,必先苦其心志„„这点灾难,何足道哉?

人们的笑声听不见了,他在咸亨酒店后面的山坡上坐下来,小腿疼得厉害,他看了看,又红又肿,有碗口那么粗,有的地方已经溃烂化脓。他哭了,泪流满面。他恨丁举人:“你这个龟„„”他本想说句脏话,又觉得与读书人甚丰不相称,改口道:“君子不记小人之过也„„”

他想到孙膑断腿性庞涓,想到文王厄而演《周易》。他似乎又看到了希望:“吾《四书》《五经》皆通,此难一过,天岂不降大任于吾乎?„„”他痴痴地想,昏昏地睡去:他中了举,身上有很多的钱;他穿着长衫,在酒店里要酒要菜,丁举人坐在侧边,还不住地低头赔罪„„

一阵秋风夹着一阵秋雨,遇水湿透了孔乙己那身破夹袄,惊醒了孔乙己的酣梦,他看了看天,雨密密地斜织着;他看了看山,一片灰暗。他伸了伸腰,自我陶醉道:“此梦吉兆„„”便又鼓足劲,拖着断腿向前“走”去。

风大了,雨大了。孔乙己在一条深谷边停了下来。身子筛糠似的抖,手僵得弯不过弯来,“行乎哉?疾行也。行乎哉?疾行也。”他一边催促自己,又一边向前爬去,爬啊爬啊,又冷又饿的孔乙己爬不动了,冻僵的手再也无力支撑那满是泥浆的身子,他倒了下去,滑入深谷„„

《孔乙己》续写

也有人说:

若干年之后,在雄壮的国歌声中又有这样的故事在上演„„

孔乙己在2008

“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把我们的血肉组成我们新的长城„„”在雄壮的国歌声中,五星红旗冉冉升起,2008年的残运会上孔乙己获得殊荣。

话说被打断腿的孔乙己离开咸亨酒店之后,由于伤口化脓,昏死在路边,性命危在旦夕,正在此时,恰逢残联领导路过,这才有了孔乙己的新生,只是,他的腿却保不住了。幸而,孔氏饱读诗书,懂得“天将降大任于斯人”的道理,这才能鼓足勇气,继续积极的参加训练。

尽管天生有些懒惰,但身材高大的优势使得孔乙己很是突出,故有幸代表中国队参加2008年世界残运会。

得此消息,咸亨酒店的小伙计奉掌柜之命身以故人身份前来探望

于是,我看到已获殊荣的孔乙己被鲜花和掌声包围

“你今日为国争光,真是不虚此生!”人们赞叹着。

“孔乙己, l love you!”孩子们异常兴奋得大声地喊道。

此时的孔乙己却出奇的冷静。

我上前探询。孔乙己仰天长叹:“尔等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

为什么有这样的长叹?

“想我孔乙己饱读圣贤诗书,空有满腹才华,却未谋的一官半职,有何颜面„„

唉!惭愧,惭愧呀!”

原来,即使拥有得再多,也难以弥补“未能捞到半个秀才的遗憾”!

还有人认为:孔乙己的生命太过于悲惨,应该对他仁慈些,哪怕让他过把瘾就死呢,也总是好的。所以最好的结局应该是这样的---

孔乙己“奇遇”记

且说孔乙己自离了咸亨酒店之后,身心疲惫,心力交瘁,终于在一个秋风秋雨愁煞人的夜晚跌入深谷。 却待醒来,孔乙己大吃一惊,“这确是何处?” 只见一个笨拙的机器人向他蹒跚走来,孔乙己心想:“此生休矣!想我孔乙己读四书五经,受圣人教化,未能谋得一官半职已是愧对祖先,不想今日竟落得这等人的手里„„唉彼苍者天,何其有极哉!”这语气颇有大忽悠“悲哀呀,悲哀!”的架势。

“你好,先生。你已落入科学谷。我们是火星人,正在进行一项科学实验,就是在保持人原有的思维模式的情况下,更换人体的骨骼以及脏器器官。我们正需要一个地球人来做实验,您恰巧就来到我们科学谷。请问您是否愿意接受我们的试验?

这孔乙己心想:虽说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可眼下自己浑身酸疼,且疼痛难忍,

也就顾不得许多,遂说道:“龙游浅滩遭虾戏,虎落平阳被犬欺!幸可保有我原有的思„„思维,也不算辱没我饱读的圣贤书”

俗话说得好:人不得外财不富,马不得夜草不肥。却说这孔乙己自从被移植了新的骨骼、器官之后真是春风得意,大有一日看尽长安花之势。既已得意于有司,自当扬名于乡里。这孔乙己带领随从重返鲁镇咸亨酒店。

岁月的风尘有时能够改变一切,不是有人说,时间是最好的良药嘛。可是很多时候,岁月似乎又不能发改变什么。随时间的推移,好了疮疤的孔乙己早已忘记了鲁镇人曾经对他的不好,一到鲁镇便急着来还掌柜的十九个大钱。

“老江湖” 掌柜的应酬孔老爷自是绰绰有余,还不忘当着孔老爷的面吩咐我,要我一定好好练练孔老爷曾经教的“回”字的四种写法。就连丁举人也闻讯一早赶来,只为和孔老爷叙叙同门之议。这孔乙己大有受宠若惊之感呀,哪还记得当年断腿之辱!——也难怪此时此刻他身体里哪还有他自己的“原装零件”。 他们在里间续够了同年,这孔老爷缓缓踱出来,这可把在外面喝酒的“短衣帮”们唬了一跳,真是十年河东十年河西,谁晓得曾是大家笑料的的孔乙己有朝一日竟衣锦还乡!大家纷纷跪倒,皆称“老爷”,谁还敢提当年“偷书”“窃书”之事。偏偏有这么一个不知深浅的家伙旧话重提,问起了孔老爷的“腿”,饱读经书的孔乙己自是不懂经济,如此这般的如实道来。这丁举人在一旁听着,眼睛是滴溜溜直转。

人说“祸福旦夕间”,此话一点不假。这孔乙己扬名乡里未及半日,但只见丁举人带领一伙人气势汹汹的赶来。一见面先打掉孔乙己的官帽,来人不由分说又扒下孔乙己的官服,还一脚把孔老爷踹了个“嘴啃泥”!

你道这是何故?却原来这丁举人如何容下同门中有一个“窃书贼”,他听得孔乙己的“奇遇”之后,便急忙告于上司,给孔乙己按了个“偷梁换柱 蒙蔽圣听”的罪名。可怜这孔乙己依旧是个“窃贼”!

依旧是枫叶荻花秋瑟瑟,依旧是秋风秋雨愁煞人。这孔乙己犹如过街之鼠!每个看见他的鲁镇人都大骂“贼! ”, 比当初之境遇有过之而无不及也!正在此时,火星机器人再次出现,未及孔乙己说话,只听机器人说:”给你一个健全的体魄,你想得依然是想要光宗耀祖,加官进爵。对不起,在你身上我们的试验已宣告失败,现在我宣布:撤销此项试验”不由分说,他再次把孔乙己装进一个大箱子,一阵剧烈的震动之后,孔乙己再次回到风雨中的深谷边„„

梦乎哉?梦乎哉?梦乎„„

讲故事的同时,有许多同学还善于运用修辞,进行情境描写,文句有意蕴,使人物的命运更加悲惨,更加凄凉。

给故事“加个结尾”是仅是续写的第1种方法。

故事新编的第2种方法:细节扩展法

经典名著中,最让人难忘的是一个个精彩的细节,倘若据此进行合理的扩展,便又是一个新的生动有趣的新编,甚至是一篇绝妙的佳作。在2001年高考,江苏一考生以“诚信”为话题,仅依据〈〈三国演义〉〉中的一个细节:“关公既殁,坐下赤兔马被马忠所获。权即赐马忠骑坐。其马数日不食草料而死”,就巧妙构思了轰动一时的〈〈赤兔之死〉〉。

第三种:人物组合演绎法

古今中外文学画廊里的典型人物,和中外历史上的传奇人物精彩纷呈,围绕话题,作一个典型人物的杂色拼盘,也是作文创新的好佐料。

以“方向”为话题,有人以《新取经路上》为题,写取经路上,八戒老闹着

回高老庄,让孔乙已写申请。悟空烦了,便让阿q 去通知唐僧,准许八戒回去。于是,悟空既要探路,还要化斋,还得帮沙僧照看行李,忙得团团转。再加上孔乙已好吃懒做,唐僧严肃,沙僧木讷,阿q 总想尼姑奄里的女人,悟空觉得很是无趣,不由得想念贫嘴饶舌而能做一些小事的八戒。最后只好又叫回八戒,八戒也因老呆在家里憋闷,非常高兴能重新回来。于是师徒六人又继续西行。

《孔乙己》结尾的q 版,在符合续写要求的前提下,可以试着大胆创新。但要注意的是:

进行“故事新编”——续写时,首先要符合小说的特点,情节要相对完整,力求有波澜;人物性格的发展变化与原文保持连续性;想象要合理,要充分发挥自己的创造性,考虑情节发展的多种可能,力求有创意; 要有明确的中心,应与原文保持一致;最好有机体生动的描写,尤其要注意细节描写。

从话题出发,联系熟悉的原作,不但要熟悉原作的故事情节,还要了解原故事的背景意蕴及其它相关知识,以避免新编的故事在内容上牵强附会,知识上张冠李戴。二是在尊重原作故事因素和人物关系和人物基本性格的基础上开拓话题思想,给人以良好的启示。这就要有结合话题的一个明确的立意。这个立意,既要符合话题题意,又是有启示性,给人以良好的教育或者思考启示,或是批判现实中的假恶丑,或是颂扬现实中的真善美,或是对历史事件进行有益的反思。 《孔乙己》续写

“?? 不一会,他喝完酒,便又在旁人的笑声中,坐着用这手慢慢走去了。” 之后的几天,孔乙己一直在他的那极其破烂,连垃圾堆都不如的茅屋里熬过。他没有外出过,因为他已经没有一丁点力气用手走了。他日日夜夜地哭,因为他后悔,后悔当初到丁家里偷书,导致现在只能靠吃些烂草来抵抗饥饿。屋外地世界如何,他一点都不知道,也许不知总比知道要好。

这几天,咸亨酒店里的短衣帮们都在谈论着丁家的事。听说丁家又不见了书,可是这次却没有捉到偷书的人。丁举人非常生气,下命令,要他的家丁们在3天内

必须捉到这个偷书贼,不然,要重罚。

那些家丁都非常急,谁偷的书,大家连一点头绪都没有,何况要3天以内呢?正在大家都着急的时候,一位家丁有了主意,他把自己的主意说了出来,大家也都一致赞成。

不久,他们之间的几个来到孔乙己的屋子前,他们一脚把门踢开,大摇大摆地走了进去,当他们看见孔乙己时,就对他说:“你这个偷书贼,连我们家老爷的书也敢偷,快,跟我走!”孔乙己吓了一跳,根本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可是,他只能低声说道:“且慢,且慢„„”但那些家丁们没有理他,而是把他抬起,回丁府去了。另外的几位家丁早已帮孔乙己写好服辩,当他们看到孔乙己,就捏起他的手在服辩上按了一个手印,以示承认了偷书。当这一切做完后,家丁们把丁举人请来了,汇报了已捉到偷书贼的事,丁举人望了望孔乙己,骂道:“又是你这浑蛋,上次打断你的腿,算是便宜了你,如今又来偷,我看你是找死了!”孔乙己这才知道原来自己成了“替罪羔羊”他动也动不了,所以没有说话澄清。只听见丁举人又在骂:“哎呀呀!我在跟你说话呢,你听见没听见?!”孔乙己是听见了,可是他没有力气去做任何反应。丁举人发怒了,道:“你这烂家伙,算是什么态度?!来人,给我打他50重棍,然后拉出去游街示众!”家丁们按吩咐做了,而孔乙己则无力反抗。之后,他被锁在笼子里,身上挂着“偷书贼”三个大字,由一位家丁拉着笼子游街。众人们都站在街道两旁,他们看见了笼子里那想貌可笑的孔乙己,大家都哄笑起来:街道上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而孔乙己则在笼子里默默地流泪。渐渐地,孔乙己在众人的欢乐中死了„„ 《孔乙己》续写

且说孔乙己最不风光、也是最后一次“走’出了咸亨酒店。

他听到了别人的欢笑声,但他早已是满心颓丧,满心悲凉。是什么支

持他的身体?他不知道。他像具死尸一样麻木,一点一点地向前挪动身体。

“听说了吗?小六子是„”不知是谁的声音这样大,这样尖锐.几乎将孔乙己吓懵了。“是谁,谁在说笑?他在说我么?”孔乙己想到这儿,浑身一激灵。 我与人无冤无仇,干吗要说我?那,那声音怎么如此之熟?难道,难道是„„他?孔乙己想到自己被打断的双腿,心中的恐惧已是难以形容。他竟然能在又饥又冷的情况下,以惊人的速度“走”了好久。他慌了,乱了,脑海中一片空白,心中只有一个字:逃。

最终,他在一棵光秃秃的大树下靠直了身体。

风又大。孔乙己又黑又瘦的脸上总带着恐惧的神色。他很累,闭上双眼休息。忽然,他听到了马蹄的声音。

——是马车,马车!他们,他们追来了!

孔乙己睁大双眼向前看去,隐约有马车过来的样子。孔乙己想逃,可哪有力气呢?他闭上了眼睛。

“啪!”孔乙己吓一大跳,努力睁开双眼。他看到一个蓝色的小口袋,也许是方才那驾车人掉下的吧 1 ——里边是什么呢?钱吧,一定是钱。

孔乙己眼前顿时一亮。钱,可是好东西吗!于是他努力伸手去钩。

--钱!我欠掌柜的十九文大钱呢,说过要还的。不还,别人把我孔乙己当什么人?有钱了,该干什么?考举人。考上举人呢?打,打丁举人,丁举人„„这时,他的眼睛瞪大了起来,说:“那还是我这个孔乙己干的么?我还是自己么?” 刹那间,他只觉得无数双丁举人的眼睛瞪着他,疯狂的、奸诈的、残忍的„„他倒下了,紧紧蟋成一团。

第二天,有人从这儿经过,看见了一幅古怪的画面:一个怪人,紧蟋成一团。手边不远有另一个人的头骨,白森森、白森森。

别以为那是什么好画面,当时吓晕的就有一个人,外加一匹可怜的老马。 我想.这是孔乙己受到的惟—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最优厚的待遇。

《孔乙己》续写

快到年关,风是一天凉比一天。我也须穿上棉袄,整天无聊地抱着热壶,寂寞地靠在柜台上,望着一条空荡荡的街道。

柜台上也或多或少地蒙上了灰尘,惟有掌柜的算盘倒还干净。店里的境况也似这冷风,一天不及一天,粉板上就惟有“孔乙己欠十九文钱”还未抹去。

掌柜每每拨完算盘,总瞅着粉板发愣,不时重重的叹气,嘴里喃喃着:万不该赊给他!

店外的梧桐树上,那几片残叶也不知何时在冷风中消逝了。冬季日短,又是阴天,故而天色很早就阴暗下来,竟又下起雪来,雪花大的有梅花那么大,满天飞舞,夹着烟霭和忙碌的气色,将鲁镇笼成一团糟。

腊月二十以后,鲁镇上可就忙碌了起来。掌柜也在店门上贴了大红纸,店内设了香案,摆满祭品,点起红烛,掌柜不住地向香案上的菩萨磕头,嘴里也不知念些什么。

一天的下午,生意不好,掌柜刚叫我关门,我也想趁此进屋取暖,然

而一抬头便瞅见了对面的孔乙己。我这回在鲁镇所有的人们中, 改变之大, 可以说无过于

他了:花白的胡子全变灰了, 夹着片片雪花, 死尸似的脸上瘦削不堪, 毫无血色的开裂的嘴唇, 使得他活像一个木雕; 只有他的眼睛转动, 还可以表示他是个活物; 长衫不见了, 蒲包也四分五裂, 唯一保暖的, 也只有身上缠的几圈草绳;盘着的腿上放着一个破碗——空的, 又乱又脏的已搓成绳状的头发散在头上, 很像个疯乞丐:他分明已经完全是一个乞丐了。

他用了很长时间从柜台对面爬来, 嘴里直呼噜着热气, 稍一休息,便从胸口好不容易搜出五文钱, 用开裂的手捧给我。他的嘴唇微微颤动, 许久才翻出一丝细微的声音:“温„„酒,„„茴„„豆„„”

掌柜听了动静,探出头来,惊奇地问:“孔„„孔乙己么?你没有„„?”但终究是大年天,掌柜没有说出那个晦气的字。他回头看到粉板,嚷道:“还欠十九个钱呢!”孔乙己嘴唇蠕了蠕,但始终没有出声。掌柜见我在温酒,又嚷开:“酒不必给了,就算还上了四文!„„豆么?收半价,一文一碟,谁让我是善人,要积点德呢!”

孔乙己张着嘴怔怔的坐在地上,直着双眼看掌柜。直到隔壁又响起和谐的拨珠的“啪啪”声。我暗地里多加了豆,弯下腰递给了他。他的长指甲断了,手也冻得几乎捏不住豆,有时夹起刚到嘴边,手一颤,又滚落到远处。他见我在瞧他,便不去理会那掉了的豆;待我一转身,他便飞快地将它抢到碟里,伸开拇指和食指夹住,送进嘴里。我又看见他时,他便又不去理会它了,似乎不屑一视。我见状,想笑又不能够笑。

吃完豆,他便又爬了出去。也许他就是这样天天爬着过活的。他在人们的记忆中,似乎已经销声匿迹了。他的境况,便是最慈悲的念佛的老太太们眼里也不再见一点点泪迹了。他也许未必知道,他的境况经过人们的咀嚼鉴赏了许久,早也成为了过去,只值得烦厌和无聊。在掌柜的催促下,我关上了店门。掌柜也自然忘不了在粉板上写下“孔乙己,欠十五文钱。”

过年了,远近的爆竹响了起来,看到了豆一般大的黄色的灯火光,接着又听到了毕毕剥剥的鞭炮声,掌柜也笑眯眯的过年了。合成一天音响的浓云,夹者团团飞舞的雪花,笼罩了全镇。就在这举家欢乐的时刻,店外被人们淡忘的残树,在冷风中“啪”地折断了,埋在雪地中„„

次日,人们发现了孔乙己的尸体。他的破夹袄不见了,手里捏着几文大钱,倒在了离当铺不远的路边。掌柜和众人在不住的咒骂:“早不去晚不去,偏偏在这时去了,真是晦气„„”“灾星呀!大年天儿就不吉利!阿弥陀佛!”掌柜骂也骂了,又叹起气来:“可惜了我那十五文钱。”他见了孔乙己手里的几文钱,便又嚷开:“这手里的几文,想必是来还我的,我也暂且收下了,安了这个去天国享极乐的心吧!”说罢,便捋起了袖子,用指甲将钱夹起,放在掌上,掂了掂,露出了一丝笑意,又摸出了佛珠,念着走了。众人也一哄而散。雪地中只剩下他那又瘦又黑又冰冷的僵尸。

爆竹又响了起来,天空又闪起了黄色的火光,毕毕剥剥的声音响得震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