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写作文
初一 议论文 1635字 277人浏览 duanjie小童鞋

我和水的亲密接触

我的家住在汉阳江滩旁,因为我喜欢这江水。它澎湃、涌潮着不仅仅是在述说江滩上大禹治水的人文景观,它汇聚、舒展着不仅仅是为了给江滩上清雅而现代的布局增添那一道道光彩的背景。每每我静坐书房,掩卷沉思时,仿佛从记忆的水面泛起的,便是与它一起沉寂过,起伏过、升腾过的一段生活经历。这段经历没有历史更迭的恢弘与苍凉,没有羽扇纶巾的潇洒与回眸一笑的惊艳。但这经历却能牵引着我的深深的感情,穿越时空抵达我的记忆深处。

孩提时我生活在一个小河环绕的小村子里,小河穿过山道,迈过农田,注入开满小野花的田园。我把它写作“回龙”。没看大人写过这地名,只是当我说到这名字时就想到这里:曲曲折折绕着田地与村庄的小河不正像是“回龙盘踞在地”吗!

每天五更,母亲都会在我还未醒来时牵着哥哥沿着河岸,走过小桥将他送到年迈的姥姥家。还是清晨,母亲再走过小桥,绕着河岸,去山的那一边一所小学去教书。据说,那里的学生连头发都是母亲梳的。我很羡慕他们。奶奶说:“河神每年都会捉不听话的小孩去,不要到处跑。”所以我总喜欢坐在离河水不远的田埂上,守望着河神,既期待又害怕。有时会有些妇女提着一篮子衣服来河边洗,我就像河水那样听着她们的絮叨。最特别的是有阳光的时候,微风吹皱平静的河面闪闪发光。此时那一弯河水竟然像奶奶布满皱纹的嘴,在灰白与亮金中一张一合。最喜欢的是母亲抽空带着我到河边洗脚、拾捡河蚌、各种石头。水就在我的脚丫上静静的冲刷,一种暖暖的感觉,安抚我

的孤寂,教我以平静,

大概到了五岁,我们随着母亲从封闭的村里沿着小河穿越田园,走过集市,搭车来到武汉。为此,母亲辞去了喜爱的教师职业,像一条小河一样奋勇的汇入了大江。这是“江城”,依然是“回龙在地”。而我庆幸的是学校旁就是一个小湖和一条长江了。每天早上一骨碌爬起来沿着河堤迎着朝霞上学,不到下午三点,河岸、江边就是我们的世界。这里时常是芦苇漫地,近岸上往往是细沙铺满,润土带着草香,远岸长满了各种参差不齐的小树,而更高大的树则与江堤对峙,威武而深严的模样。

静子是与我年龄相仿的玩伴。最喜欢她说话时微微撅起的小嘴,红润润的。总觉得是泡在水里的,比得过现在各色唇彩的装饰了。或许是因为那乐水的缘故吧!她不仅会游泳而且还能各种姿势。现在回想起来总觉得比得上《社戏》里的水生他们。这水给我们无穷的乐趣。春天,抓小鱼;夏天,捉蝌蚪;冬天,敲冰块。最不能忘的是静子为我准备了游泳圈,又跟父母打了包票后带我游泳。夕阳西下,霞光将我身上笼上了一层金色,平静的湖面也因为我们的腾跃灵动起来。湖边、江边总有吃的,各色不知名的果子还有葡萄,兴致来了我们会去采摘。那葡萄架在一个不大的水池上,这水引自江中,是活水。“摘吧!水又不深,它会的保护你的。”在静子的鼓励下,我对架子正中的一串葡萄产生了兴趣。只听“噗通”,不一会还是“噗通”,接着仍是“噗通”,哈哈,四周响起的是银铃般的笑声。我已经在三次失败中获得了胜利果实-几颗青葡萄。葡萄并不甜,但我的心一直甜到现在。这水总是如此包容,任我的翻腾,践踏任如此平静,教我勇敢的

搏击。

而今,每当黄昏来临时,我们一家人便喜欢穿过一条长长地走道,绕过汉阳江滩上的足球场,走向长江边:红艳欲滴的夕阳正缓缓坠下,不知名的鸟儿翩翩飞过并不宽阔的水岸,薄薄的烟雾浮起来,罩住远处的长江大桥,然后是淡淡的一弯弦月升起来,在湛蓝的苍穹撒下清凉的光浑……这水岸的景使我着迷,也在我的心头扯出了淡淡的童年的回忆。我想起了青绿的山,想起了“回龙”的会说话的水。我在沙滩上久久徘徊,我虽然知道它的源头在哪里,然而我看不到它流向何方,不过它最后要经东海融入太平洋。

这条路径,不禁让人感叹水的深沉,它无论怎样任自然分隔、蒸腾,终归是一个整体。有时感觉它就像人类要分幼年青年和老年一样,河流只有长到长江那么强壮时才算成熟。它让我感受到了童年的愉悦,成长的丰富,成熟后的深沉以及永不磨灭的希望。

所以最后我感谢水,我想既然选择的远方,就只能像他那样风雨兼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