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趣儿时
初三 记叙文 963字 510人浏览 超越斯顿金略

最爱看倒倒子戏(即庐剧)了。每年正月间,总有一两个村子搭台请来戏班子,我总要屁颠屁颠跟在大人后面跑去看戏。不过我不太看得懂,也没耐心去听什么唱腔,只觉得演员伊伊呀呀的哼着好玩,最主要的是看戏时人多热闹,和大人一道,能吃到香喷喷的油糍,还有5分钱一包、放进嘴里就化掉的“猫耳朵”糖。那时候,这些东西对我们来说都是难得的美味。

小时侯,我很谗。大人吃酒(赴宴)时必定跟在后面,在酒桌旁捧个大碗一饱口福,这种现象在我们那儿俗称“扛锅铲子”。农村里高寿的老人去世,必然摆上一顿丰盛的酒宴招待客人,称其为办“泡饭”。这时不但有“锅铲子”可扛,还要完成大人的任务:就是吃得快饱的时候,乘人不备,连菜带饭带碗一起端回家,称为“偷寿碗”。说是偷到寿碗即偷到了寿,自己可长命百岁。

说到偷,从农村长大的不少人可能都干过偷西瓜的勾当。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夏天酷热难当,劳累了一天的人们大都在外纳凉,半天摇一下蒲扇,很快进入梦乡。我们一帮小家伙便无法无天起来,不管家里有没有种西瓜,总要去当回偷瓜贼。有一次,我和几个伙伴深夜去偷邻村老保务大爷家的西瓜,我们伏在他家瓜地旁的池塘边,被蚊子咬了一身的包,可始终听到他在摇扇子,嘴里还哼着倒倒子戏。我们几个便悄悄商议,老保务怕鬼,学鬼叫吓吓他!果然,池塘中传出几声似哭似笑的惨音后,老保务的倒倒子戏声嘎然而止,只听他颤抖着嗓子喊他老伴:老奶,老奶,我们回、回去吧……接着,抬凉床声、关门声接连响起。我们很快钻进地里摘了几个西瓜,虽说把老保务一家人吓跑了,可我们心里也是砰砰跳,听大人说过,学鬼叫,可能会把鬼真的给引来,慌慌张张之间,我们摘的西瓜没一个是熟的,可吃起来却觉得特别甜。事隔多年,每当我回家路过那块瓜地时,总要站立片刻,为儿时的不更事向两位已去世的老人默诉歉疚之情。

虽说儿时日子清苦,却也无拘无束,逍遥快乐。平日里放学回家后,一边放牛,一边和小伙伴们玩打仗游戏、或摘蘑菇子(野草莓)、或捅老牛窝(一种石子游戏)、磕“呆子”(博弈游戏);新春正月玩马、灯端午节时掏黄鳝;夏日长竿套知了、冬天雪地追野兔……不像现在的孩子们成天应付如山的功课,前脚出教室后脚进书房,老师灌、家长催,弄得小小年纪,却无一点孩子的野性!素质教育喊多年了,可最终还是以分数论英雄、定成败。不知孩子们到了我们这个年龄,能回忆点什么趣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