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你共舞,花儿虽已调零生命却因爱走得更远
初一 散文 3843字 360人浏览 ZCY5067

相识相知,快乐的世界里有灾难悄悄逼近

广东文艺职业学院舞蹈学校是中雨地区很有影响的舞蹈专业学校。在2003年的秋季招生中,经过一次又一次的复试筛选,安徽省肥西县孙集乡的陈菲菲被录取了。陈菲菲能被录取完全是由于天赋,主考老师都说她是天生搞舞蹈的料。

父母固然高兴,可昂贵的学费不得不让他们声叹气。看到父母愁眉苦脸的样子,懂事的菲菲说:“妈妈,我不去上舞蹈学校了,我好好读书以后考大学。”妈妈拉过女儿:“菲菲,老师们都说你是学舞蹈的料子,我们家里再穷,也要让你去学,只要你有出息,我们再苦再累也值得。”母亲的泪流到了女儿的脸上,菲菲抿着嘴,把母亲抱得更紧。东挪西借,父母凑齐了学费,把只有13岁的陈菲菲送到了舞蹈学校。

2003年9月6日,来到舞蹈学校的陈菲菲,眼前无疑打开了一个崭新的世界,在文化课学习之外,她把所有的时间都放在了舞蹈练功房,那些单调的基本动作与技巧常常练得菲菲汗流浃背。在一旁和菲菲一起练习的萧晓,在做完基本功练习后都要主动帮助菲菲。 萧晓一直是出类拔萃的,也一直是菲菲学习的榜样,在萧晓的帮助下,两个人渐渐成了无话不说的好朋友。萧晓告诉菲菲:“其实我不是十分喜欢舞蹈,可我有个教跳舞的妈妈,从小她就逼着我学舞蹈,我没办法才来上舞校的,菲菲,你猜我最有兴趣的是什么?” “是绘画吧。我看你床并没有贴满了你的自画像,还有一些明星画像。”“菲菲,你真聪明,你呀,以后可能是一位 优秀的舞蹈家。我呢肯定成为一名专门从事舞蹈艺术绘画的画家。”很快,她们就成了姐妹。

萧晓的家在东芜市,离学校不到30千米。关于陈菲菲的点点滴滴是萧晓回到家里必不可少的话题,特别是陈菲菲没有经过基本的舞蹈训练就被学校录取的事,让萧晓的母亲萧艺岚觉得十分吃惊,她想见一见这个据说天生就会跳舞的小姑娘。不久后的一个周末,陈菲菲怯生生地走进了萧晓的家门。

一见面,萧晓的母亲就喜欢上了陈菲菲,她一眼就看出陈菲菲天生是个舞蹈的坯子,她不由自主当起了陈菲菲的业余舞蹈老师。在以后的许多场合,萧艺岚不止一次地对别人说,她也许只能把萧晓培养成和她一样的舞蹈老师,但她绝对可以让陈菲菲成为一颗耀眼的舞蹈新星。

飞来横祸,小天使在黑暗的痛苦中惜别舞蹈

就在全校老师看好陈菲菲舞蹈前途的时候,谁都不会意识到灾难正慢慢向菲菲袭来。 一场重感冒以后,陈菲菲的眼睛开始不停地流泪且左眼出现红肿症状。那段时间,陈菲菲一门心思放在学习上,眼睛有时疼,她就点点眼药水,倒也感觉好了一点。考完试十多天过去了,陈菲菲的眼睛不但未见好转,反而从单眼发展到双眼,最后连视力也模糊不清了。学校安排人把菲菲送到东莞人民医院。在送菲菲去医院的路上,萧晓,这个也只有13岁的孩子把小她两个多月的菲菲抱在怀里,摸着菲菲的脸蛋说:“菲菲,你不是说过,你患的是红眼病吗? 就是这样的,你一定会没有事的,到医院挂挂水、打打针很快就会好的。暑假你就留在我家,我妈妈还要给你开‘小灶’呢。”

陈菲菲回到了学校后,广东文艺职业学院舞蹈学校发起了一场涉及周边20多个镇的捐赠活动,在短短的一个星期内,学校收到师生及社会的爱心捐款12万多元,加上学校拿出的3万元,一共15万多元。陈校长决定:先把这钱存人专门的账户,等待角膜捐赠,继续发动社会力量捐款,以保证菲菲在随时得到角膜捐赠时所要支付的手术费用以及其它费用。 尽管萧晓和同学们担当了菲菲的“眼睛”,可是失去视力的陈菲菲只能远远地坐在角落听

老师带同学们练功,这对陈菲菲而言,无疑是极其痛苦的事情。一次又一次她试图睁大眼睛,

可是眼前是拨不去的黑暗,压得她要窒息,她也曾试着在黑暗里转动身体。一次,刚转动身

体,她的脚就撞到了练功的扶杆上,导致脚踝骨扭伤。伤好了以后,她又忍不住摸索着跳起

来,这一次没有碰到扶杆,她兴奋得像小鸟一样继续向前,突然一个人用力地拉住了她。原

来她已经跳出了练功房,再往前一步就是台阶。

为了陈菲菲的安全,也考虑到刚刚失明的她对黑暗需要时间来适应,考虑再三,学校决

定让陈菲菲休学。

萧晓和陈菲菲已经成了不可分开的好朋友,萧晓的母亲萧艺岚心头升起了―个想法:挽

救陈菲菲的舞蹈生命。她在和陈菲菲的父母沟通后,萧艺岚把陈菲菲接到自己家里。从此,

萧家多了个女儿,萧艺岗也多了―千希望。

祸不单行,姐姐的生命与“阿依达的故事”一起飞了起来

陈菲菲到家里之后,萧艺岚觉得最要紧的就是让陈菲菲先适应黑暗的生活环境。为了不

让菲菲寂寞,萧艺岚特地请了一个阿姨,萧晓也把自己的随身听送给了菲菲。一天,音乐声

中情不自禁的陈菲菲又一次忘乎所以地舞蹈起来,结果将台子上的热水瓶打落在地,陈菲菲

双腿也烫满了大大小小的水疱。善良的阿姨眼泪立刻就扑簌簌地流出来。

这以后,乖巧的菲菲话更少了,她不再提学舞蹈的事,甚至不再向萧晓询问舞蹈学校的

情况。看到郁郁寡欢对前途失去信心的菲菲,细心的萧晓特地找出了西班才舞蹈家阿依达.戈

麦斯的书读给陈菲菲听,这个从小患有严重的“脊柱侧弯症”被人们誉为在刀尖上跳舞的舞

蹈皇后深深感动了菲菲。阿依达,一个脊柱严重变形,身体自脖子到胯骨必须整日戴着矫形

金属支架的人都可以像蝴蝶一样飞舞,你为什么要放弃?

“我想跳舞! 我要跳舞! 我一定能够跳舞! ”

重新找到生命支点的菲菲,再次点燃了舞蹈的欲望。菲菲把自的想法告诉了萧晓。萧晓

看? 陈菲菲终于振作起来,高兴得跳起来拥抱她:“菲菲,让我来当你的眼睛。”正当陈菲菲在

萧晓和她母亲的帮助下,能够通过身形转动的步代慢慢找准舞蹈的方向和位置的时候,灾难

再一次无情地隆临。

2005年3月24日,萧晓从学校骑摩托车回家的路上,被一辆疾驶的小车撞倒。陈菲菲

请求萧晓的父母母她去了医院。此时手术后的萧晓还躺在重症监护室里,菲菲看不到萧晓阳

光一样的脸,也听不? 萧晓明媚的笑声,只有各种仪器的声音混合着消毒水的苦味 还有萧晓母亲的啜泣。菲菲感到从没有的寒意。她俯下身子想顺着床沿触摸萧晓,她 想实

实在在知道萧晓就躺在床上,她只是在学校跳舞累了,她只是睡着了。

看着女儿病危通知书的萧晓父母,心已经碎了,鲜花一样的女儿怎么突然间就生命垂危

了?萧晓手术后一直没有醒过来,许是听到了父母和菲菲的呼唤,萧晓终于睁开了眼睛,望

着眼泪和微笑一起涌动父母,她用微弱的声音说:“妈妈,天使邀请我去跳舞,我要走了,就

让菲菲代替我做你们的女儿吧。”

萧晓好像累了,良久,又说:“把我的眼角膜给菲菲,还有皮肤,看能不能移植,妈妈喜

欢看我跳舞,让菲菲代我去跳„„”

菲菲再次醒来的时候,是躺在床上,但凭感觉她知道不是她和萧晓睡的那张香甜的床,

她像是做了场恶梦。梦中,她牵着萧晓的手,可是忽然萧晓就不在了„„她极力挣扎着摸索,

可什么也摸不到,惊恐中她跌落到床下,同时她听到开门的声音。

“菲菲,菲菲。”是萧晓母亲的声音,熟悉的喊声让陈菲菲从惊恐中清醒,她再也忍不住

大声地哭起来:“萧阿姨,晓姐呢,我们怎么把萧晓弄丢了„„”

三天过去了,萧晓再没有醒过来,医生给出了诊断:脑死亡。

萧晓的父母不得不面对女儿最后的话语,那是女儿最后的心愿啊。为了不影响陈菲菲的情绪,萧艺岚忍着巨大的悲痛告诉陈菲菲:“菲菲,我的好女儿,萧晓已经解除了病危。”同时,萧艺岚和丈夫让舞蹈学校领导出面,告诉菲菲,就说学校帮助为陈菲菲找到了适合的眼角膜,需要她马上住院,随时接受手术。

爱永在,我是你生命的延续

2005年4月5号,也就是萧晓车祸的第12天,陈菲菲人院做必要的相关检查。她完全可以接受萧晓的眼角膜,包括萧晓的部分皮肤。

发生在东莞的事,远在安徽农村的陈菲菲父母一点也不知道。这对忠厚勤劳的夫妻只知道萧艺岚夫妇是他们的恩人,只知道那个比菲菲只大两个多月的可爱的萧晓与菲菲情同手足。 陈菲菲住院了,想着女儿在生命的尽头还要动刀子,想到要摘除女儿明亮的眼睛,还有女儿如雪的肌肤,萧晓父母的心就像刀割剑挑一样难受。但是作为父母,他们更理解女儿的心,含着热泪,萧艺岚夫妻俩用颤抖的手在捐献书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萧晓的母亲洒泪为女儿做了最后一次梳妆打扮,在最后一次亲吻女儿以后,医生拔去了萧晓的呼吸机管,萧晓的呼吸渐渐停止了。随后,眼角膜的摘除手术开始,而另一个手术室里菲菲的角膜移植手术也开始有序进行„„

为了不影响陈菲菲的眼睛和双腿皮肤的完全恢复,萧晓的父母一直瞒着术后的陈菲菲,说萧晓转到北京康复医院去治疗了,康复阶段要全面休息不能打搅。出院后,回到萧家,菲菲第一眼就看到了那张萧晓在舞台上跳舞的照片上嵌着一朵雪白的花,这情景刺得菲菲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

望着萧晓的照片,菲菲终于明白了正是萧晓让她重见了光明,也让她烫伤的双腿不再是摸上去的凹凸不平,她再也忍不住扑到萧艺岚的怀里:“妈妈! 从此以后菲菲就是你的女儿! ” 不久,菲菲的父母从安徽老家来到了东莞,他们在萧晓的遗像前痛喊萧晓的名字,他们以安徽农村那种特有的方式给这位女儿作了祭奠。

2006年2月13日,萧艺岚夫妇、菲菲父母把陈菲菲送回广东文艺职业学院舞蹈学校。在欢迎仪式上,陈校长把余下的6万多元捐款摆到了萧艺岚夫妇、菲菲父母面前,4位父母不约而同地表示:把这钱留在学校吧,让爱心为最需要的人提供帮助„„顿时,全场师生及社会各界人士报以热烈的掌声。

与此同时,让“世界充满爱”的音乐响起,菲菲走上舞台,她深情地说:“我想再为大家跳一支舞蹈,这支舞蹈是我自己编的,我想把它献给我的姐姐――萧晓。这段舞蹈的名字就叫:让我和你一起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