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油田钓鱼记
初二 记叙文 1557字 2723人浏览 耐操的女博士

本来是约了三个人一起去南海油田钓鱼,真要出发了,三人临阵脱逃,只剩下我老哥一个,去还是逃,真是个问题。原因只有一个,台风“凡亚比”要来了,已在台湾海面游荡。海上无风都三尺浪,真要碰上台风,真是九死一生。于是我学诸葛亮,半夜爬起来,来个夜观天象。结果连个星星都没看到,还是去看天气预报,海上5~6级风力。走吧,天亮就出发,若回不来,就当给鱼送大餐。生死由命,命由天!

经过海上近十一个小时的长途颠簸,我们乘坐的开心1号船终于来到了我梦寐以求的南海油田。站在船头极目眺望,海天相连,天海无边。南海油田是钓鱼爱好者的圣地和天堂。能去南海油田钓鱼,是每一个钓鱼爱好者的光荣与梦想。南海油田位于南中国海东至台湾海峡, 南至东沙群岛西至琼州海峡。南海油田, 由20个海上钻油台组成, 人们经常到的有近井. 中井. 新东井. 新西井. 新西西井. 八支桩等,水深平均150米。每年3-10月份是到南油钓鱼的最好时机。

我们的船在黄昏时分,停靠在了新西井。海上的夕阳,美不胜收。天边光茫万丈,金碧辉煌,海上的钻井平台宛如电影《〈阿凡达〉》里的仙境,今夕何夕,晃若人间天堂。等到天色完全黑下来,也是我们收获的时刻来临。由于是第一次深海钓鱼,完全没有经验。前后共有八次,鱼都脱钩跑掉。第九次,经过10几分钟的搏斗,终于把一条10多斤黄旗鱼用手竿拖上来,我老人家也累的趴下来。黄旗鱼的冲力极大,时速达60公里以上。在水下跟头牛一样孔武有力,钓一条鱼就跟一场拔河比赛一样。经过大口的喘气、大把的出汗。下一场拔河赛就要开始了。又是一场肉博战,又是一条10多斤的黄旗鱼被生拉硬扯拖上船来,这次又是我胜出,但我为此,却付出了血的代价。

就在第二条黄旗鱼被拖上船后,发现我和另一钓友的主线缠在了一起,就在我解线的瞬间,他的钩中鱼了,他的鱼以时速60公里速度高速冲刺,我只觉得“嗖”的一声,我的钩也中了,中了个大家伙,150斤的人——我呀。此时,拇指长的大铁钩,已牢牢钩进了我的手掌。水下那条大鱼,还在拼命挣扎,硬要拉我下水入伙。虽疼痛难忍,我还是孤掌力撑顽鱼。我那钓友,一看大事不好,赶紧挥刀砍线,我总算鱼口脱生。可掌中的大铁钩还健在,鲜血从手中汩汩流出,脚下的甲板已染红了一大片。怎么办?这种倒刺钩,根本就拉不出来,只有上医院手术,可医院远在天边。不动它吧,养在掌心,又不会下蛋,只会感染。最后别无它法,只有现场手术。我喊:谁胆大?来主刀。小于说我来,没麻药会很疼。我说:不怕,来吧。于是,小于操起大钳子充当手术刀。咔嚓剪掉鱼钩的尾圈。他要在我手掌上,鱼钩穿进的洞旁边,再穿一个洞,才能取出鱼钩。此时,小于操作着鱼钩已慢慢全部扎进了我的手掌。我也同时经历着平生从未有过的疼痛,撕心裂肺的疼,简直要疼死。当鱼钩穿过另一处新洞时,我听到了肉皮的咔嚓声。手术做完了,小于说:“你真是爷们,眉头都没皱一下”我说:“没什么,都过去了。”当无可选择的时候,就要学会去坦然面对。无论结果如何,都得学会承受。接下来,我的角色就是伤员了,任务就是休息、睡觉。

第二天整个白天,大家基本都在睡觉,因为白天没有大鱼可钓。而我,索性坐在甲板上看风景,再想想我的前尘往事、那一场风花雪月的事。到了晚上,我可再也没有闲心当看客。

想想老爷我,南海油田,来也来了,伤也伤了。可不能这样窝囊。轻伤不下战场。于是

乎,我强忍右手的伤痛。一鼓作气,连扯上来两条五斤以上的大鱼(一条烟仔. 一条番薯鱼)。这会儿,听说台风要来了,我们赶紧连夜逃跑。屁滚尿流的颠了11个小时上了陆地。台风“凡亚比”也终于来了。而此时此刻,我已稳坐酒楼,呼朋唤友,共同分享南海油田来的大餐——黄旗刺身。而我从此以后,也多了一句口头禅:“兄弟我从南海油田回来”。

公元2010-9-30

慢卷诗书于深圳止水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