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乡偶书
四年级 记叙文 2254字 398人浏览 向日葵的微笑i7

回 乡 偶 书

沿着故乡村前顺流而过的大河叫梓辛河,虽然我至今不知其名为何意,但颇感有些韵味和意义的,并且也应该是有些历史了吧。

梓辛河本是一条宽广清澈的大河,所以既是全村人引以为傲的生命之河,也是我们儿时享受娱悦的快乐之河。

记得小时候,每到夏天,大河便成了我们全村人的游乐天堂和休闲佳所了。无论是白天还是傍晚时分,大河边只要有码头的地方都成了男女老少的天然浴场。可谓到处是人头流动,水花四溅。有的独自游水,有的相互嬉弄,有的对打水仗,或追或逃,或喊或叫,或打或闹,或说或笑,很是一番热烈壮观的情景。人在清凉碧水之中,既消暑降温,去热解乏,又享受了欢快的娱乐,真叫一个爽啊。

既然下到河里游泳,就会有一些很善水性的小伙伴顺便在河里摸一些河鲜美味——河蚌。他们几个人一起,各自在水上漂扶着一个扁长的木桶,用脚在河下面探索,然后一个翻身钻到水底,一会冒上来,便就有收获了。所以不要多大一会的功夫,一顿美味就够了。据说有些运气和经验好的,还能经常摸到大鱼、螃蟹之类,很是让人羡慕。

小时候我总觉得这条大河真大、真宽,当时我们把能游过大河到达对岸当作一件很光荣和体面的事,很值得在伙伴们面前炫耀的。当时的河面上没有桥,人们要到对岸一般只能靠船渡过。而对岸是一片庄稼地,所以我们会经常游到对面爬到岸上看能否是有瓜可偷。 梓辛河也是一条繁忙的运输河,那时候,在大河边上经常能看到各种各样的轮船和帆船来来往往,大大小小的渔船、客船、货船经常在这里川流不息,尤其是一条连着一条的硕大的轮船拖队缓缓经过,很是壮观,那时轮船冒出的大黑烟和翁鸣的汽笛声至今记忆犹新。 每当听到“一条大河波浪宽,风吹稻花香两岸”,总能使我想起故乡的梓辛河,总会觉得那首歌唱的就是故乡的大河。

夏夜,大河边上可是当时村民们消暑纳凉最佳去处了。每当晚饭过后,月上枝头,许多的男女老幼便摇着蒲扇,捧着茶杯,夹着板凳,陆续地悠闲地向着大河边而来。有的甚至拿来凉席,全家人铺地而睡。不大一会,大河边上便热闹欢快起来。老人的言谈声,年轻人的说笑声,小孩子们的嬉闹声,掺和着扑打蚊虫声,此起彼伏,随着阵阵凉风回荡在微微波动着皎洁月影的大河中央。而在河边水里,则仍有一些辛劳了一天的才回来的庄稼人在舒服地泡着河水,洗去一身的疲惫。岸上的人不时也和河里的人说些话,共同享受着这份月色下的清凉和得意。

当皓月当空,夜深风紧,颇有些冷了,所以人们纳足了凉,也渐渐地有了睡意,先前的各种杂音便逐渐的稀梳了,不一会儿,人们便又陆续地拿起自己的家什满足而惬意地晃悠着回家了。再一会儿,大河边上便静悄悄了,只有高悬的洁白明月照在静静的河面上,泛起层层银光,随波逐流,凉风不断吹起河里一层一层的微浪,轻轻啄打着河岸。

因为有事,今年我回家乡小住了一些日子,恰也在酷热的夏天。那几日正是大伏天,乃是一年中最热的时节。但是却让我很难再寻觅到我儿时的那些生活情景了。现在的大河里充溢着许多的浮游植物,使得河面变得窄了许多,加上因为上游发展了工业,使得河水再也没有了那时的干净清澈,好象竟被污染得又暗又脏了。而事实上,现在的村民的确很少有人再吃大河里的浑水了,稍有记忆的人提起大河总会感叹,过去大河里的水多清,多甜啊,哪象现在这个样子。。。。。。,河边的码头也被废弃了许多,有的码头竟当作倾倒各种垃圾的地方了。 到河里游泳的人还是有的,因为天太热了,还有因为小孩子要学会游水的本事,所以是没有办法才到河里的。而且人也少了,不如从前的那样热闹了。只有三三两两的小孩,穿着桔红色的救身衣,在河边扑打着河水,坐在岸上的爷爷奶奶的目光一刻也不敢离开河边的小孙辈们,不时还要冲着河里喊不要打闹,不要游太远。现在想想还是觉得我们那时才叫过得

快活自在了,那时的暑假就是我们最自由最放纵的时候了,没有了功课和作业的烦恼,父母也不会管得很严,所以我们几个伙伴只要玩得感觉有些热了,无以解暑,衣服一脱,马上下河,所以那时一天到晚下河几次是正常的。父母才不管你下河多长时间,只要不忘记回家吃饭。

或许是因为公路的开通,大河里以前繁忙的行船景象也不复存在了。难得才有一两条机浆小船从大河上新建的大桥下面穿过。大河对岸的庄稼地也变成了一方方的鱼塘,所以也早已没有了瓜果的诱惑了,也就没有人把游过大河作为本事,好象也不再有人游过大河了。

因为要养家糊口,要培养下一代,村里的年轻人大多出门挣钱了,留守的多是些老幼病残,所以晚上到大河边上消暑纳凉的人也没有从前那样的队伍了,只有稀稀落落的几个孤寡老人从在一起一边吹风一边唠会家常。坐在外面对着月色赶着蚊子,哪有躺在床上吹着风扇或开着空调看着彩电舒适呢?

日薄西山的黄昏时分,我漫步在曾经非常熟悉而现在有些陌生的大河边上,以前的大河边上,光秃秃几乎不见树木,毫无生机。而现在大河两岸,生长着两行的高大茂盛的大叶杨树,轻风吹过,茂密的树叶发出沙沙响声,人行其中很是心旷神怡,阴凉舒适。放眼远望,天高云低,大河两岸绿树成荫,加上河里的绿色浮游植物,突然发觉风景竟然很好。只是更远处的奔驰而过的公路,接幢而起的厂房,成片而连的鱼塘,却让我有些无法记起从前的模样了。

曾经多年以前,也是久别之后再回家乡,和朋友一起走在大河边上,我对朋友说,小时候我以为大河好大,现在看来,好象变得好小啊。朋友笑着说,其实不是大河变小了,而是因为你长大了。记得鲁迅先生说过,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或许是因为我后来看过的大江大河多了,所以才觉得家乡的大河变得很小了吧。

2012年7月31日凌晨于梓辛河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