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我不懂什么是文明
初一 散文 1260字 96人浏览 肥胖是种美德

其实我不懂什么是文明

一个女司机开车不规范,被一个路怒的男人暴打了一顿,引发了人们许多话题,开车文明就是其中一个。文明一词对我们并不新鲜,仔细想想却发现,其实我不懂什么是文明。

上初中时看上海女作家程乃珊的小说《蓝屋》,暗自决心要跟小说中的主人公一样做个上等人。那时我还是个乡下孩子,连县城都不敢去,怕被人嘲讽为乡巴佬,对什么是上等人并没有任何概念,后来我逐渐总结上等人至少有三高:高学历,高收入,高素养。梁实秋先生在他的文章中提到一个情节:宾客走后,地上瓜子壳满地。梁先生是民国的大家,他家当是往来无白丁,谈笑者都是鸿儒,即便是这些鸿儒也没有养成讲卫生的习惯,可见那时文明之风还没有吹进中国的文人雅士家。若干年后我和大学教授一起嗑瓜子,令我诧异的是教授把瓜子壳丢在地上依然是那么的自如。看来高学历、高收入、高素养并不一定有文明。

大概有很多人像我一样都想努力做个文明人,希望举手投足都符合文明的规范。当不文明行为被公众议论时暗自汗颜,这些不文明行为我也是习以为常,原来自己行为举止还是那么粗陋,不禁感到手足无措,文明人该怎么做?意大利先哲马基雅维利在《君主论》中将人的头脑分为三类,一是靠自己就能够理解,第二类是能够辨别别人说明的事情,第三类既不能自己理解,也不能理解别人的说明。我辈笨拙自己无法理解什么是文明。我想但凡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如果教育中有关于文明的说明,应当都能辨别、理解。我读了二十来年的书,并没有哪门课程说明过,也没有哪个老师讲解过,无论学校教育还是家庭教育都没有文明的成分。梁任公在《新民说》中提出公德和私德之分,公德更能体现个人及国家的文明程度。我国古代的教育强调忠和孝注重个人修身而漠视公德,以郭巨埋儿这样残忍的事件,卧冰求鲤这样虚假的故事愚弄世人。黄宗羲在《原君》中慨叹:天下有公利而莫或兴之,有公害而莫或除之。在我老家的农村小孩子学语言几乎是从骂人开始,邻里乡亲常常以唆使幼儿打骂父母为娱乐。孩子们长大后以粗话、脏话当日常用语,在他们的基因里找不到一丝文明的气息。

没有文明教育,如王安石这样的大儒和高官常常也是衣衫不整,当着众人的面自顾自抓身上的虱子;没有文明教育,梁实秋先生身边的鸿儒也会乱丢瓜子壳;没有文明教育,受过良好现代高等教育的教授们垃圾丢得依然心安理得。无论王安石还是梁实秋,或者是现代的教授都不是马基雅维利所说的第一类人,没有天才的头脑能够自己理解什么是文明,因此提升全社会的文明程度,养成民众的公德意识还得在教育上下功夫。民国第一任教育总长(部长)蔡元培公编写了《中学修身教科书》和《华工学校讲义》,面向学生和公众介绍公民道德。很遗憾蔡元培公对公民道德、文明的教育后继无人,我们现在的道德教育归入到政治课中,只有空洞的说教,所树立的典型经不起公众的质疑,也与现代价值观格格不入。

提升文明程度,谩骂解决不了任何问题。文明教育从孩子抓起,要在中小学阶段开设公民道德课程,去伪存真,培养学生正确的公民道德观和现代文明价值观。我们尽管不得什么是文明,也要以身作则,主动追寻文明的足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