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碎的写写
高二 议论文 761字 1171人浏览 花开流年的春天

形容时间的东西很多,不论是词语还是句子。比如说:“一寸光阴,一寸金”,“岁月如歌”,“人生易老,天难老”等等。这些几乎都是来说明时间的宝贵的,也是我们耳熟能详的。可时间这的是那么的宝贵吗?多长的时间才算宝贵?

在你上课时,那不经意的朝窗外望去,看见一只如花的小鸟在树丫上喘息,那一刻你定住了。那一刹那的时间却悄悄的从你的视线盲区中滑过。你怎么就这么让那一瞬消失了?你也许会说,就那么点时间,什么用都没有。但你想过没有,在那一瞬间,会有多少个细胞在感受喜怒哀乐,在经历生老病死。那一瞬间对你来说也许莫不经心,但对于那些渺小的细胞来说却是那么的珍贵。

漫步在校园里,在那只小鸟喘息过的树周围,是遍地的绿荫,一个戴着红帽子的亭栖息在绿荫旁,是那么的幽静。葡萄下的小径曲曲折折的穿过亭的身旁,横过亭乘水的石碗。偶尔在碗里合着映在水中绿的倒影嬉戏的鱼,添了一个别样的画卷。鸟儿鸣叫时,映在水里的绿有画上了几点殷红。几许笑声飘过,却又是殷红朝落。亭的碗中又点缀了几缕红星,鱼儿轻轻的一动,就带着红星藏去。“明媚鲜妍能几时,一朝飘泊难寻觅。”那几点殷红每年都在显现,可那一年的曾经的殷红是否还在呢?逝去了。没有一年的时间她就悄然逝去了。我们一生可以看到几十次殷红,可那几点殷红又能看到几个我们呢?一个?半个?三分之一?十分之一?不,应该是不到八十分之一。也许你会说一年的时间对于你来说很宝贵了。对,几乎所有人都会这么说。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这周学的《我与地坛》里,那颗在地坛周围无法改变的苍黑的树,你可曾问过它?一年对它又能算什么呢,也许只是你眼里的那一瞬,也许什么都不是。那什么样的时间才能说是宝贵呢?我也想知道,但我没有经历那么多,是不可能知道的。只能从先辈们留下的文章中去感受。“明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日日待明日,万事成蹉跎。”也许最珍贵的就是现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