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药方剂复习资料
初三 其它 9925字 809人浏览 随你沧桑123

四、名解

1、君药:君药即针对主病或主证起主要治疗作用的药物。

臣药:臣药即辅助君药加强治疗主病或主证作用的药物;或针对重要的兼病或兼证起主要治疗作用的药物。

佐药:佐药有佐助药、佐制药、反佐药之分,佐助药即配合君、臣药以加强治疗作用,或直接治疗次要兼证的药物;佐制药即用以消除或减弱君、臣药的毒性,或能制约君、臣药峻烈之性的药物;反佐药即病重邪甚,可能拒药时,配用与君药性味相反而又能在治疗中起相成作用的药物,以防止药病格拒。

使药:使药有引经药、调和药之分,引经药即能引领方中诸药至特定病所的药物;调和药即具有调和方中诸药作用或具有矫味作用的药物。

2、十剂:“十剂”说始于唐代陈藏器《本草拾遗·条例》,原是针对药物按功用分类的一种方法。宋·赵佶《圣济经》于每种之后加一“剂”字,金·成无己《伤寒明理论》中说:“制方之体,宣、通、补、泄、轻、重、滑、涩、燥、湿十剂是也。”用为方剂分类法。

3、八阵:“八阵”出于明·张景岳《景岳全书》,即补、和、攻、散、寒、热、固、因,用为方剂分类法。是对原有功用(治法)分类方法的发展。

4、八法:“八法”是清代医家程钟龄根据历代医家对治法的归类总结而来的。包括汗法、和法、下法、吐法、温法、清法、消法、补法。

5、辛甘化阳:按中药的性味配伍的用药法或治法,指辛味药与甘味药配伍同用,有助于人体阳气的化生或化生阳气以助散寒。如桂枝汤中辛味的桂枝与甘味的炙甘草配伍同用,可以化生卫阳。

6. 酸甘化阴:按中药的性味配伍的用药法或治法,指酸味药与甘味药同用,有益于滋化人体阴液的生长。如桂枝汤中酸味的芍药与甘味的炙甘草配伍合用,可以化生营阴。

7. 逆流挽舟:是一种治疗外邪陷里痢疾的治法。外邪陷里而成的痢疾,可以用解表剂疏散外邪,使表气疏通,里滞亦除,其痢自止;这种治法称为“逆流挽舟”法。方如败毒散,原方治疗气虚外感证,清代医家喻嘉言用本方治疗外邪陷里而成的痢疾。并认为本方能使陷里之邪,还从表出,痢疾得愈,并称其为“逆流挽舟”法。

8.通因通用:反治法之一。指采用通利的治疗方法治疗某些虽属实邪内结,郁滞在里,然而表现症状似通,而本质非通的病证。如用承气汤类峻下方治疗热结旁流;用清热利湿方药治疗湿热蕴结的小便频数;用破血行瘀方药治疗瘀血阻滞之崩漏下血等。

9. 釜底抽薪:指用寒下通便法泻去热结里实的治法。如用大承气汤治疗实热内结积滞肠胃,症见“痞”、“满”“燥”、“实”以及谵语、潮热,脉实等热盛伤津的里热实证,通过泻下,邪热积滞随大便泻下而解,使里热得清。此治法犹如抽去锅下燃烧着的柴草,以降低锅内温度一样,喻为“釜底抽薪”法。

10.培土生金:即补脾以益肺,属于“虚者补其母”的间接补益方法。脾为土脏,肺为金脏,脾土肺金为相生之脏,通过培补脾土,可达到治疗肺脏亏虚病证的目的,代表方参苓白术散。

11.滋水涵木:即滋肾以养肝,指用滋补肾水,以治疗肝阴不足病证的一种治法。肾为水脏,肝为木脏,肾水肝木为相生之脏,滋水涵木即滋肾养肝,运用滋肾阴而达到润养肝阴的治法。常用于肝肾阴亏,肝阳偏亢或肝阴不足的证候。如一贯煎方中重用生地补肾养肝,滋阴养血,即属“滋水涵木”之法。

12.阴中求阳:补阳方中兼用补阴药的配伍方法。指对于阳虚病证,用补阳药同时,宜佐以补阴之品,以阳根于阴,使阳有所附,并可藉阴药的滋润以制阳药的温燥,使之补阳而不伤津。代表方如右归丸。

13.阳中求阴:补阴方中兼用补阳药的配伍方法。指对于阴虚病证,用补阴药同时,宜佐以补阳之品,以阴根于阳,使阴有所化,并可藉阳药之温运,以制阴药的凝滞,使之滋而不滞。代表方如左归丸。

14.刚柔相济:方剂用药配伍法。刚指刚燥之品,多具温阳,燥湿之功;柔乃阴柔滋润之品,多具滋阴润燥作用。刚燥太过则伤津耗阴,阴柔滋润易呆滞脾胃,壅中滞气,刚柔相济能优势互补。方如黄土汤用药刚柔相济,刚药温阳而不伤阴,柔药滋阴而不损阳,共呈温阳健脾,养血止血之功。

15.增水行舟:即增液润下法。用寒凉甘润、补阴增液、润肠通便药为主组方,治疗热邪伤津,津亏肠燥,无水舟停所致的大便秘结。如增液汤滋阴养液,生津润燥以治疗阳明温病,津亏肠燥的便秘;此寓泻下于滋阴养液之中的用药,即“增水行舟”之法。

16.以泻代清:治法。针对热证,用清热和泻下药配合同用的治法,泻下目的是为了清泄里热,这种方法称为“以泻代清”。方如凉膈散用大黄、芒硝、甘草泻火通便,以清泄中上二焦实火。

五、简答

2、小方:

方名

组成

功效

主治

六一散

滑石,甘草

清暑利湿

暑湿证

左金丸

黄连,吴茱萸

清泻肝火,降逆止呕

肝火犯胃证

金铃子散

金铃子,玄胡

疏肝泻热,活血止痛

肝郁化火证

玉屏风散

防风,黄芪,白术

益气固表止汗

表虚自汗

3、(1)肾气丸的配伍特点有三:①补阳之中配伍滋阴之品,阴中求阳,使阳有所化;②少量补阳药与大队滋阴药为伍,旨在微微生火,少火生气。③是寓泻于补,补中有泻,使补而不滞。

(2)黄土汤的配伍特点为寒热并用,标本兼顾,刚柔相济。

(3)乌梅丸的配伍特点一是酸、苦、辛三味并进,使“蛔得酸则静,得辛则伏,得苦则下”;二是寒热并用;三是邪正兼顾。

(4)九味羌活汤的配伍特点有二个:一是升散药与清热药的结合运用。诚如《顾松园医境》所说:“以升散诸药而臣以寒凉,则升者不峻;以寒凉之药而君以升散,则寒者不滞。”二是体现了“分经论治”的思想,方中羌活入太阳经祛风寒湿邪;苍术入太阴经发汗祛湿;细辛止少阴经头痛;白芷止阳明经头痛;川芎则长于止少阳、厥阴经头痛。

(5)六味地黄丸的配伍特点是:六味合用,肾肝脾三阴并补,但熟地黄的用量是山茱萸与山药之和,故仍以补肾为主,以三泻配合三补,其中补药用量重于“泻药”,是以补为主

(6)半夏泻心汤的配伍特点是:寒热互用以和其阴阳,苦辛并进以调其升降,补泻兼施以顾其虚实。

4、痛泻药方中的防风

痛泻要方为土虚木乘,脾受肝制,升降失常所致的痛泻证而设。由于肝强疏泻太过,脾弱运化不及,清阳不升,故肠鸣腹痛,大便泄泻。治宜敛肝柔肝,补脾助运,兼舒调气机,升阳止泻。防风在痛泻要方中少量应用,散肝郁舒脾气,且有胜湿以助止泻之功,又为脾经引经之药,故兼俱佐使之功。

参苓白术散中的桔梗:能宣肺利气,通调水道,又能载药上行,培土生金

当归补血汤中的黄芪:一、重用黄芪补气而专固肌表,即“有形之血不能速生,无形之气所当急固”之理;二、有形之血生于无形之气,故用黄芪大补脾肺之气,以资化源,使气旺血生。

天台乌药散中的川楝子

天台乌药散行气疏肝,散寒止痛,主治肝经寒凝气滞证,因寒凝肝脉,气机阻滞所致。方中川楝子虽能疏肝行气,散结止痛,但性苦寒,故方中伍用辛热之巴豆与苦寒之川楝子同炒,去巴豆而用川楝子,既可减川楝子之寒,又能增强其行气散结之效,诸药配伍,使气行寒散,肝脉调和,则诸痛可愈。

桃核承气汤中的桂枝

桃核承气汤主治瘀热互结之下焦蓄血证。临床应用以少腹急结,小便自利,脉沉实或涩为辨证要点。治当逐瘀泻热。方中大黄、桃仁、芒硝、炙甘草配伍辛温的桂枝,意在通行血脉,既助桃仁活血化瘀,又防硝、黄寒凉凝血之弊,桂枝与硝、黄同用,相反相成,桂枝得硝、黄则温通而不助热;硝、黄得桂枝则寒下又不凉遏。诸药合用,共奏破血下瘀泻热之功。

5、(1)“四逆”命名的方剂的比较。

四逆散、四逆汤、当归四逆汤均治“四逆”,其病机与临床证候有何区别?

当归四逆汤、四逆汤、四逆散三方均以“四逆”命名,主治证中皆有“四逆”症状,但其病机与临床证候却迥然有别。

四逆散证是因外邪传经入里,阳气内郁而不达四末所致,故其逆冷仅在肢端,不过肘膝,尚可见身热、脉弦等症;四逆汤之厥逆是因阴寒内盛,阳气衰微,无力到达四末而致,故其厥逆严重,冷过肘膝,并伴有神衰欲寐、腹痛下利、脉微欲绝等症;当归四逆汤之手足厥寒是血虚受寒,寒凝经脉,血行不畅所致,因其寒邪在经不在脏,故肢厥程度较四逆汤证为轻,并兼见肢体疼痛等症,临证当详细辨明。

“四逆汤全在回阳起见,四逆散全在和解表里起见,当归四逆汤全在养血通脉起见”

(2)汤剂的特点:吸收快、药效发挥迅速,而且可以根据病情的变化随证加减,能较全面、灵活地照顾到每个患者或各具体病变阶段的特殊性,适用于病证较重或病情不稳定的患者; 散剂的特点:制作简单、吸收较快、节省药材、便于服用及携带;

丸剂的特点:吸收较慢、药效持久、节省药材,便于服用和携带

(3)方剂的运用变化形式有哪些?请举例说明。

方剂的运用变化主要有以下三种形式:①药味加减的变化,如桂枝加厚朴杏子汤是在桂枝汤基础上加能下气除满的厚朴和降逆平喘的杏仁组成;②药量增减的变化,如与小承气汤均由大黄、枳实、厚朴三味组成,但因主治不同,故厚朴三物汤加重枳实、厚朴用量;③剂型更换的变化,如理中丸是治疗脾胃虚寒的方剂,若证情较急重时,可改为汤剂内服,作用快而力峻;若证情较轻或缓时,改为丸剂内服,作用慢而力缓。

六、问答

1、(1)试述补气基础方的方名、组成、功效、主治以及四首衍生方。

补气基础方:四君子汤。有人参、茯苓、白术、甘草组成。功能益气健脾。主治脾胃气虚证,见有面色萎白,语声低微,气短乏力,食少便溏,舌淡苔白,脉虚弱。

四首附方:(1)异功散组成:四君子汤加陈皮。功效:益气健脾,行气化滞。主治:脾胃气虚兼痰湿证,饮食减少,大便溏薄,胸脘不舒,或呕吐泄泻等。

(2)六君子汤组成:异功散加半夏。功效:益气健脾,燥湿化痰。主治:脾胃气虚兼痰湿证,面色萎白,语声低微,气短乏力,食少便溏,咳嗽痰多色白,恶心呕吐,胸脘痞闷,舌淡苔腻,脉虚。

(3)香砂六君子汤组成:六君子汤加木香和砂仁。功效:益气化痰,行气温中。主治:脾胃气虚,湿阻气滞证,呕吐胸闷,不思饮食,脘腹胀痛,消瘦倦怠,或气虚肿满。

(4)保元汤:组成:黄芪、人参、肉桂、甘草、生姜。功效:益气温阳。主治:虚损劳怯,元气不足。

(2)试述补血基础方的方名、组成、功效、主治以及三首衍生方。

补血基础方为四物汤,由白芍药、当归、熟地、川芎组成。功能补血和血。主治营血虚滞证,症见心悸失眠,头晕目眩,面色无华,形瘦乏力,妇人月经不调,量少或经闭不行,脐腹作痛,甚或瘕块硬结,舌淡,脉弦细或细涩。

四首衍生方(1)胶艾汤

组成:四物汤加阿胶、艾叶、甘草

功用:养血止血,调经安胎。

主治:妇人冲任虚损,血虚有寒证。

(2)桃红四物汤

组成:四物汤加桃仁、红花

功用:养血活血。

主治:血虚兼血瘀证。

(3)八珍汤

组成:四物加四君(人参、茯苓、白术、甘草、白芍、熟地、当归、川芎)。

功用:益气补血。

主治:气血两虚证。

(4)圣愈汤

组成:四物加人参、黄芪。

功用:补气,补血,摄血。

主治:气血虚弱,气不摄血证。

(3)写出补阴基础方的方名、组成、功效、主治以及由其加减变化的四首衍生方。

补阴基础方为六味地黄丸,由熟地、山药、山茱萸、泽泻、丹皮、茯苓组成;功能滋补肝肾;主治肝肾阴虚证。腰膝酸软,头目眩晕,耳鸣耳聋,盗汗,遗精,骨蒸潮热,手足心热,或消渴,或虚火牙痛,牙齿动摇,以及小儿囟门迟闭,或足跟痛,口燥咽干,舌红少苔,脉细数。

四首衍生方:

(1)知柏地黄丸

组成:六味地黄丸加知母、黄柏

功能:滋阴降火

主治:阴虚火旺证。

(2)杞菊地黄丸

组成:六味地黄丸加枸杞子、菊花

功能:滋肾养肝明目。

主治:肝肾阴虚证。

(3)都气丸

组成:六味地黄丸加五味子

功能:滋肾纳气。

主治:肾虚气喘,或呃逆之证。

(4)麦味地黄丸

组成:六味地黄丸加麦冬、五味子

功能:滋补肺肾。

主治:肺肾阴虚,或咳或喘者。

(4)写出补阳基础方的方名、组成、功效、主治以及两首衍生方。

补阳基础方为肾气丸

组成:干地黄、山药、山茱萸、泽泻、茯苓、丹皮、桂枝、附子。

功效:补肾助阳。

主治:肾阳不足证。腰痛脚软,下半身常有冷感,少腹拘急,小便不利,或小便反多,入夜尤甚,阳痿早泄,舌淡而胖,脉虚弱,尺部沉细,以及痰饮,水肿,消渴,脚气,转胞等。 四首衍生方:

(1)加味肾气丸

组成:肾气丸(桂枝变官桂、干地黄变熟地)加车前子、川牛膝

功用:温补肾阳,利水消肿。

主治:肾阳虚水肿,腰重脚肿,小便不利。

(2)十补丸:

组成:肾气丸(桂枝变肉桂)加五味子、鹿茸

功用:补肾阳,益精血。

主治:肾气虚损、精血不足证。

(3)六味地黄丸

组成:肾气丸(干地黄变熟地黄)减桂枝、附子

功用:滋补肝肾。

主治:肝肾阴虚证。腰膝酸软,头晕目眩,口燥咽干,舌红少苔,脉沉细数等症。

(4)右归丸

组成:肾气丸减“三泻”(泽泻、茯苓、丹皮)加鹿角胶、菟丝子、杜仲、枸杞子、当归。 功用:温补肾阳,填精益髓。

主治:肾阳不足,命门火衰证。神疲乏力,畏寒肢冷,腰膝酸软,脉沉迟等症。 二陈汤三首

组成:半夏、橘红、白茯苓、甘草

功效:燥湿化痰,理气和中

主治:湿痰证。咳嗽痰多,色白易咯,恶心呕吐,胸膈痞闷,肢体困重,或头眩心悸,舌苔白滑或腻,脉滑。

附方

导痰汤:

组成:半夏、天南星、枳实、橘红、赤茯苓

功用:燥湿祛痰,行气开郁

主治:痰厥证。头目眩晕,或痰饮壅盛,胸膈痞塞,胁肋胀满,头痛呕逆,喘急痰嗽,涕唾稠粘,舌苔厚腻,脉滑。

涤痰汤:

组成:南星、半夏、枳实、茯苓、橘红、石菖蒲、人参、竹茹、甘草

功用:涤痰开窍

主治:中风痰迷心窍证。舌强不能言,喉中痰鸣,辘辘有声,舌苔白腻,脉沉滑或沉缓。 金水六君煎:

组成:当归、熟地、陈皮、半夏、茯苓、炙甘草、生姜

功用:滋养肺肾,祛湿化痰

主治:肺肾阴虚,湿痰内盛证。咳嗽呕恶,喘急痰多,痰带咸味,或咽干口燥,自觉口咸,舍质红,苔白滑或薄腻。

血府逐瘀汤

组成:桃仁、红花、川芎、赤芍、当归、生地、枳壳、柴胡、桔梗、牛膝、甘草。 功用:活血化瘀,行气止痛。

主治:胸中血瘀证。胸痛,头痛,痛如针刺而有定处,或呃逆日久不止,或饮水即呛,干呕,或心悸怔忡,失眠多梦,急躁易怒,入暮潮热,舌质暗红,或舌有瘀斑、瘀点,脉涩等症。 配伍特点有三:一为活血与行气相伍,既行血分瘀滞,又解气分郁结;二是祛瘀与养血同施,则活血而无耗血之虑,行气又无伤阴之弊;三是升降兼顾,既能升达清阳,又可降泄下行,使气血和调。合而用之,使血活瘀化气行,则诸证可愈,为治胸中血瘀证之良方。

2、(1)银翘散与桑菊饮有何异同?

银翘散与桑菊饮均属辛凉解表剂。二方组成均有连翘、薄荷、桔梗、甘草、芦根五药,功效上均具辛凉解表,疏风散热的作用,都治外感风热表证。

不同点是:银翘散用金银花配伍荆芥、豆豉、牛蒡子、竹叶,解表和清热解毒之力强于桑菊饮,为“辛凉平剂”。主治外感温病初起,热毒较甚者,以发热,微恶风寒,咽痛,口渴,脉浮数为证治要点。桑菊饮主以桑叶、菊花配杏仁,肃肺止咳之功较强,为“辛凉轻剂”。主治外感风温初起之证,病变以咳嗽为主;受邪轻浅,津未大伤,故身不甚热,口微渴。

(2)三承气汤在组成、功效、主治、配伍上的异同点?

“三承气汤”即指大承气汤、小承气汤、调胃承气汤三方。三承气汤为寒下剂,均用大黄以涤荡胃肠积热,共俱泻下热结之功,治阳明腑实证。

大承气汤硝、黄并用,大黄后下,且加枳、朴,故攻下之力颇峻,为“峻下剂”,主治痞、满、燥、实四症俱全之阴阳热结重证,还可用治热结旁流,下利纯清臭秽清水;及里热实证之热厥、痉病或发狂。

小承气汤不用芒硝,且三物同煎,枳、朴用量亦减,故攻下之力较轻,称为“轻下之剂”,主治痞、满、实而燥证不明显之阳明热结轻证;或痢疾初起者。调胃承气汤不用枳、朴,虽后纳芒硝,但大黄与甘草同煎,故泻下之力较前二方缓和,称为“缓下之剂”,主治阳明燥热内结,有燥、实而痞、满不甚之证;以及胃肠热盛而致发斑吐衄,口齿咽喉肿痛者。

(3)定喘汤与苏子降气汤均有降气平喘之功,两方在组成、功用及主治证有何异同?

定喘汤与苏子降气汤虽均为肺气上逆的痰喘证而设,且均有降气平喘之功,然两方在组成、功用及主治证上均有不同。

在组成上,两方虽均用了苏子、半夏、甘草,但定喘汤另配有麻黄解表宣肺,白果敛肺化痰,黄芩、桑皮清泻肺热,杏仁、款冬花降气平喘,融宣、降、清、敛于一方。苏子降气汤则配伍厚朴、前胡以降气化痰,下气平喘;并有当归、肉桂以温养下元,纳气定喘,诸药相合,治上顾下,标本兼治。

在功用上,两方均具有化痰降逆平喘的作用,但定喘汤以宣开与清降并用,发散与收敛兼施,侧重于清化痰热,兼有解表散寒宣肺之用;苏子降气汤则降气祛痰,止咳平喘, 治痰涎壅盛于肺的上实为主,兼有温肾纳气的作用,以顾下元之虚。

在主治证上,两方均以痰喘为证,但定喘汤适用于风寒外束,痰热内蕴的哮喘。症见咳喘痰多气急,痰稠色黄,或微恶风寒,舌苔黄腻, 脉滑数等。苏子降气汤则适用于痰涎壅肺,肾阳不足之上实下虚的喘咳短气,胸膈满闷,兼有腰痛脚弱,肢体倦怠,舌苔白滑或白腻等证。

(4)五苓散、猪苓汤在主治证病机、治法和选药组方上有何异同?

五苓散与猪苓汤均为利水渗湿之剂,其中泽泻、茯苓、猪苓为两方共有药物,皆治小便不利、身热口渴等。

然五苓散主治的蓄水证,乃因水湿内盛,膀胱气化不利而致,症见舌苔白,脉浮或浮数等;故配伍桂枝温阳化气兼解太阳未尽之邪,白术健脾燥湿,共成温阳化气利水之剂。猪苓汤主治证乃邪气入里化热,水热互结,灼伤阴津而成里热阴虚,水气不利之证,症见舌红,脉细数。故配伍滑石清热利湿,阿胶滋阴润燥,共成清热养阴利水之方。

(5)比较小柴胡汤和大柴胡汤在组成、功用、主治上的异同。

小柴胡汤和大柴胡汤的相同点:两方在组成上都有柴胡、黄芩、半夏、生姜、大枣五味药,功效都能和解少阳,都可以治疗少阳病的往来寒热,胸胁苦满等症。

不同的是在组成上小柴胡汤还用人参、炙甘草;大柴胡汤还有枳实、白芍、大黄,功效上小柴胡汤功专和解少阳,而大柴胡汤还可以内泻热结,故小柴胡汤除治伤寒少阳证外;还可治疗妇人热入血室者,经水适断,寒热发作有时;以及疟疾、黄疸等病而见少阳证者。大柴胡汤则主治少阳阳明合病,证见呕不止,郁郁微烦,心下痞硬,或心下满痛,大便不解或下利者。

补中益气汤重用黄芪,味甘微温,入脾、肺经,补中益气,升阳固表,为君药。 补阳还五汤重用生黄芪,补益元气,意在气旺则血行,瘀去络通,为君药。

与少量活血药相伍,使气旺血行以治本,祛瘀通络以治标,标本兼顾;且补气而不壅滞,活血又不伤正。

归脾汤中黄芪与人参等甘温之品配伍,补脾益气以生血,使气旺而生血。

(2)桂枝在五苓散、苓桂术甘汤、当归四逆汤、桃核承气汤、炙甘草汤、桂枝汤的作用及配伍意义是什么?

五苓散中佐以桂枝温阳化气以助利水,解表散邪以祛表邪。

苓桂术甘汤中桂枝为臣,功能温阳化气,平冲降逆,与茯苓、白术等配伍同用共奏温阳化饮,健脾利湿之功。

当归四逆汤中桂枝温经散寒,温通经脉,与当归、芍药、细辛等配伍同用,共奏温经散寒,养血通脉之功。

桃核承气汤中桂枝辛甘温,通行血脉,既助桃仁活血祛瘀,又防芒硝、大黄寒凉凝血之弊。 炙甘草汤中桂枝辛行温通,温心阳,通血脉,与炙甘草、生地、麦冬、阿胶、生姜等配伍同用,共奏益气滋阴,通阳复脉之功

桂枝汤中桂枝为君,助卫阳,通经络,解肌发表而祛在表之风邪。与芍药配伍则调和营卫,与生姜、大枣等配伍同用,共奏解肌发表,调和营卫之功。

(3)大黄在复元活血汤、大承气汤、茵陈蒿汤、大黄牡丹汤、八正散中的作用与配伍意义。 复元活血汤中大黄荡涤留瘀败血,导瘀下行,推陈致新,与柴胡等药配伍同用共奏活血祛瘀,疏肝通络之功;

大承气汤中大黄苦寒降泄,泻热通便,荡涤胃肠实热积滞,为君药,与芒硝等药配伍同用,共奏峻下热结之功。

茵陈蒿汤中大黄泻热逐瘀,通利大便,配伍茵陈蒿、栀子,共奏清热利湿退黄之功 大黄牡丹汤中大黄泻热逐瘀,荡涤肠中湿热瘀结之毒,与丹皮合用,泻热破瘀。

八正散中大黄荡涤邪热,并能使湿热从大便而去,与山栀子仁配伍,通利二便,泻下湿热。

(4)柴胡在四逆散、小柴胡汤、补中益气汤、复元活血汤、龙胆泻肝汤中的作用及配伍意义。

四逆汤中取柴胡入肝胆经,升发阳气,疏肝解郁,透邪外出,为君药,与白芍枳实、甘草合用,共奏透邪解郁,疏肝理脾之效。

小柴胡汤中柴胡苦平,入肝胆经,透泄少阳之邪,并能疏泄气机之郁滞,使少阳半表之邪得以疏散,与黄芩合用,一升一降,共奏和解少阳之效。

补中益气汤中柴胡引少阳清气上行,与升麻共为佐药,升阳举陷,协助黄芪以升提下陷之中气。

复元活血汤中柴胡疏肝行气,引诸药入肝经,与大黄合用,一升一降,以攻散胁下之瘀滞,与其他诸药配伍,共奏活血祛瘀,疏肝通络之效。

龙胆泻肝汤中柴胡疏畅肝胆之气,引诸药归于肝胆之经,防骤用大剂苦寒降泄之品抑制肝胆之气。

七、以药测方

1、方名:小青龙汤

病机分析:外感风寒,内有痰饮

方义分析:方中麻黄、桂枝相须为君,发汗散寒以解表邪,且麻黄又能宣发肺气而平喘咳,桂枝化气行水以利里饮之化。干姜、细辛为臣,温肺化饮,兼助麻、桂解表祛邪。佐以五味子敛肺止咳。芍药和营养血,二药与辛散之品相配,一散一收,既可增强止咳平喘之功,又可制约诸药辛散温燥太过之弊;半夏燥湿化痰,和胃降逆,亦为佐药。炙甘草兼为佐使之药,

既可益气和中,又能调和辛散酸收之品。

功效:诸药合用,共奏解表散寒,温肺化饮之效。

主治病症:外寒里饮证。恶寒发热,

2、方名:凉膈散

病机分析:脏腑积热,聚于胸膈

方义分析:方中连翘轻清透散,透散上焦之热,重用以为君药;配黄芩以清胸膈郁热,山栀通泻三焦,引火下行,大黄、芒硝泻火通便,以荡涤中焦燥热内结,共为臣药;薄荷清头目,利咽喉,竹叶清上焦之热,均为佐药;使以甘草、白蜜,既能缓和硝、黄峻泻之力,又能生津润燥,调和诸药。

功效:全方配伍,共奏泻火通便,清上泻下之功。

主治病症:上中二焦邪郁生热证。烦躁口渴,面赤唇焦,胸膈烦热,口舌生疮,睡卧不宁,谵语狂妄,或咽痛吐衄,便秘溲赤,或大便不畅,舌红苔黄,脉滑数。

3、方名:芍药汤

病机分析:湿热壅滞肠中,气血失调

方义分析:黄芩、黄连性味苦寒,入大肠经,清热燥湿解毒,为君药;重用芍药养血和营、缓急止痛,配伍当归养血活血,体现了“行血则便脓自愈”之义,且可兼顾湿热邪毒熏灼肠络,伤耗阴血之虑;木香、槟榔行气导滞,四药配伍,调和气血,共为臣药;大黄苦寒沉降,合芩、连则清热燥湿之功著,合归、芍则活血行气之力彰,通下泻热,化瘀导滞,体现“通因通用”之法。以少量肉桂辛温之性,既可助归芍行血和营,又可制芩连之苦,防呕逆拒药,属佐助兼反佐之用。炙甘草和中调药,与芍药相配,能缓急止痛,为佐使药。

功效:诸药合用,湿去热清,气血调和,下痢可愈。

主治病症:湿热痢疾。腹痛,便脓血,赤白相兼,里急后重,肛门灼热,小便短赤,舌苔黄腻,脉弦数。

4、方名:半夏厚朴汤

病机分析:痰气郁结于咽喉

方义分析:方中半夏辛温入肺胃,化痰散结,降逆和胃,为君药;厚朴苦辛性温,下气除满,助半夏散结降逆,为臣药;茯苓甘淡渗湿健脾,助半夏化痰,生姜辛温散结,和胃止呕,且制半夏之毒,苏叶芳香行气,理肺舒肝,助厚朴行气宽胸、宣通郁结之气,共为佐药。 功效:诸药配伍,得以行气散结,降逆化痰

主治病症:梅核气。咽中如有物阻,咯吐不出,吞咽不下胸膈满闷,或咳或呕,舌苔白润或白滑,脉弦缓或弦滑。

5、方名:藿香正气散

病机分析:外感风寒,内伤湿滞

方义分析:方中藿香为君,辛散风寒,香化湿浊,还可辟秽和中止呕;半夏曲、陈皮理气燥湿,和胃降逆止呕;白术、茯苓健脾运湿以止泻,共助藿香内化湿浊而止吐泻,俱为臣药;佐以大腹皮、厚朴行气化湿,畅中行滞,且寓气行则湿化之义,紫苏、白芷辛温发散,助藿香外散风寒,紫苏尚可醒脾宽中,行气止呕,白芷燥湿化浊,桔梗宣肺利膈,既益于解表,又助化湿,生姜、大枣内调脾胃,外和营卫。使以甘草调和药性,并协姜、枣以和中。 功效:诸药合用,解表化湿,理气和中

主治病症:外感风寒,内伤湿滞证。恶寒发热,头痛,胸膈满闷,脘腹疼痛,恶心呕吐,肠鸣泄泻,舌苔白腻,以及山岚瘴疟等。

6、方名:独活寄生汤

病机分析:感受风寒湿邪而患痹证,日久不愈,累及肝肾,耗伤气血

方义分析:方中重用独活为君,辛苦微温,善治伏风、除久痹,且性善下行,祛下焦筋骨间

的风寒湿邪。细辛祛风寒湿邪,除经络留湿,秦艽祛风湿,舒筋络利关节,桂心温经散寒,通利血脉,防风祛风胜湿,君臣相伍,共祛风寒湿邪。佐入桑寄生、杜仲、牛膝以补益肝肾而强壮筋骨,且桑寄生兼可祛风湿,牛膝尚能活血以通利肢节筋脉;当归、川芎、地黄、白芍养血和血,人参、茯苓、甘草健脾益气,以上诸药合用,具补肝肾、益气血之功。且白芍与甘草相合,能柔肝缓急,以助舒筋。甘草调和诸药,兼使药之用。

功效:诸药合用,可祛风湿,止痹痛,益肝肾,补气血

主治病症:痹证日久,肝肾两虚,气血不足证。腰膝疼痛、痿软,肢节屈伸不利,或麻木不仁,畏寒喜温,心悸气短,舌淡苔白,脉细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