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尘埃落定的几点想法
初三 散文 3665字 555人浏览 cypher红

权利萌生是好是坏呢? 1:权利的启蒙者—母亲

二少爷的母亲原位内地的以名妓女,在起转身变为麦其土司的二太太后,很快忘记她过去呗欺压的悲惨境遇。她具有具有敏锐的洞察力,喜欢权利,因而也就注定与女性关系不大的权利斗争。虽然生了个大家都公认的“傻子”但她依然用权利及汉人的文化来影响着二少爷。趾高气扬三番五次训斥侍女卓玛;当面下令毒打与傻子少爷一起捉画眉的鸡哥奴才;对奶娘德钦莫措失子之痛没有半分怜惜。其对权利的欲望也如同起本性一样凶残、冷酷、无情。向这样的母亲会教写什么呢?“儿子啊!你要记住,你可以把他们当马骑,党狗打,就是不能把他们但人看”。其言传如此,身教更甚,在麦其土司迎娶三太太央宗危及到其权利时,她就指使手下谋杀央宗。二少爷在其母亲的熏陶下,悄悄种下了权利斗争的种子。在耳渲目染母亲种种五颜六色的想法后,二少爷也秉承了母亲冷酷、无情、凶残的性格,只是掩藏得较深。当卓玛对银匠曲扎产生爱意时,二少爷嫉妒之余想到的就是“我要把那家伙杀了”,甚至有弑父杀兄的念头。

所以,可以说土司太太在思想上启蒙了二少爷。 2:特殊的身份和地位

二少爷有着特殊的身份。他是汉藏混血儿,又是父亲酗酒与母亲清醒时的产物,所以大家把他界定为“傻子”这一与众不同的角色。同时他有着与众不同的社会地位、家庭背景、生活态度。凭借着特殊的身份和地位开始大胆且无谓的尝试权利带来的种种好处,和他一起围捕野画眉的小家奴及卓玛便是其最早的受害者。可以说二少爷顶着麦其土司的淫威假以一个傻子的名义无所畏惧的干着自己想干得事。

一、 权利的漫漫征途

1:装傻蜇伏

“在麦其土司的辖第上,没有人不知道土司的第二个女人所生的儿子是一个傻子,那个傻子就是我”小说中第一次出现与傻子相关的是吓人桑吉卓玛向我骂道“傻瓜”,而我

揉着结了哆的眼睛问卓玛,真的?到底谁是那个傻瓜?这句试探性的挑逗可以证明“我”这个公认的“傻子”聪明的一面。一个真正的傻子是不会在少年时代就能如此成功的指挥围捕野画眉的战斗的,也不可能几次机智地为桑吉卓玛圆谎话。他还能敏锐地洞察身边的每一个人,每一件事。土司家庭内部、土司与头人、土司与土司之间及土司与家奴、百姓之间围绕权利争夺发生的一系列事件,其聪明程度一点也不亚于其父亲麦其土司。但其仍甘心装傻,欣然接受傻子着一称谓。“要是我是聪明的家伙,说不定早就命归黄泉,不能做在这里,就这一碗茶胡思乱想了。”这句颇有预言式的话语舞步透露出土司家族内部的危险,面对野心勃、锋芒毕露的哥哥,“我唯有装傻才能避免一场因权力斗争而酿成的杀戮,而自己也因为“傻”到不会威胁哥哥继承土司之位而保全性命。这是一种以退求进的“傻”。

2:培植亲信

然而二少爷终究不甘心当一个傻子当其慢慢长大慢慢了解这个世界,才知道傻子的悲哀,既不能保全自己也不能满足自己的欲望,而欲望对一个成年男子来说不能满足就等同于自我毁灭。我因为侍女桑吉卓玛爱上银匠区扎而感到无比痛苦,卓玛宁愿选择银匠也不愿意留在土司二少爷身边,就因为其实个傻子,而我在命令卓玛不停地唱歌,是卓玛流泪的时候,懂得了做一个王者是多么好的事情。然而一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要想当上未来的麦其土司就必须有帮手,二少爷以他特有的方式收买人心, 培养绝对忠诚于自己的心腹,在其恩威并重下,两个贴身侍卫小尓依和索朗泽郎对二少爷忠心耿耿。在其大智若愚,似傻非傻的神秘色彩下征服了麦琪家优秀的跛子管家,用知音的形象感化了来自圣城大学士翁波意西来给我做书记官,拥有最好的厨娘桑吉卓玛,甚至曾经的中华民国特派员黄师爷都成二少爷的师爷。力量来自于社会最底层,必须同下人们搅在一起才能获得人心,人心向背自古就是王朝盛衰的风向标,如果把自己放在高高在上的位置那就是名副其实的傻子了,这一点二少爷是最清

楚地,做的也是最好的。

没有当上土司的人却已经拥有了土司的全部人马还远远超出:绝对忠诚的贴身侍卫,行刑人,管家,书记官,银匠和师爷等等。拥有了这帮豪华的人马,在某种意义上就已经是土司了,只是缺少一个正名罢了。

3:明争暗斗

二少爷同哥哥的较量无处不在,只是一直没人注意。真正的较量麦其土司对于种粮食与罂粟举棋不定,看似聪明的大少爷坚决主张播种罂粟,而二少爷表面上是要与大少爷唱反调,实际是已觉察到其间的利害冲突,这与精明的麦其土司不谋而合,从而引起了麦其的注意,进而开始重新考虑接班人问题,于是外放两个儿子 于南北边境以考察他们的政治才能。在边境上,他在傻乎乎外表的掩饰下, 以出人意料的手段使拉雪巴与茸贡两个土司成为手下败将:一个赔了大片土 地与大量部众,一个则很不情愿地将女儿以极不体面的方式嫁给了二少爷。在这场较量中,二少爷虽然采用了一些阴谋诡计,但他驾轻就熟的政治才能 却得到了淋漓尽致的挥洒……。像这样的事例不胜枚举,而其最成功的大手笔莫过于拆除在北方的边境堡垒,建立了康巴地区第一个市场,引进新事物,与其他土司进行贸易,同汉人交换货物、粮食,获得高额利润,富甲一方。没动一兵一卒,就得到几个寨子,许多头人心甘情愿地过来投靠。当茸贡土司因饥荒而来求助时,二少爷通过傻子的任性与机智,不经意的一擒一纵,就让茸贡女土司就范,答应把貌若天仙的女儿塔娜嫁给我。而以聪明自居想当土司的哥哥,反是机关算尽终误了自己,在南方的战场上一败涂地,灰头灰脸的回到官寨。 当众人肩扛着他在土地上狂奔的时候,他完全可以顺水推舟,乘势夺取土司的大位,但他却没有这样做。这使当时所有人都非常失望,即使是连他最亲近的 母亲与妻子都骂他傻,妻子在睡梦中还不停地抽噎。还有那位智者——从遥 远的圣城来播散新教种子的年轻僧人,后来成为他父亲以及他自己书记官的 翁波意西也感到惋惜,要不然他后来也就

不会冒着被第二次割掉舌头的危险向土司苦苦进言了。然而这正是“傻子”的高明之处,因为此前他已经受到 了仇人的追杀,深知如果此时自己接过土司的大权正好成为仇家追杀的对象, 那么死在床上的就不是他的哥哥而是他自己了。虽然借刀杀人未免过于阴毒, 但历史上的政治斗争素来残酷,可以这样说,权力的宝座总是用鲜血染红的。 在这一场惊心动魄的斗争中,二少爷运用借刀杀人之计一方面除去了继承土 司大位的绊脚石,另一方面又成功地躲过了生死劫难,真可谓一石二鸟。正 如他哥哥临死前所说的那样:“你能等,不像我是个性急的人”!是的,能等,能忍,尤其是能忍受别人把他当作傻子的鄙夷目光,这就是麦其的二少爷,他以这样一种超乎常人的克制力绕过一个有一个的政治漩涡和险滩。当哥哥死于非命,二少爷已经顺理成章地成为土司的继承人了。

二、 尘埃落定

1:远去的土司梦

在这个世上没有什么是不可动摇的,在小说的前半部分,描述了一场突如其来的又无疾而终的大地震中麦琪家的官寨也不列外的受到震荡。这也预示着没有什么是坚不可催的土司制度也会随着历史的洪流消亡。二少爷想当土司,并不是他当不了,而是时代变了,就是在这样一个变革的时代,他看到了变革,也投入了变革,却难于挽回结局,在他见到黄特派员落魄的时候,二少爷就已经看到改朝换代的历史时刻即将到来,土司制度注定是要崩溃的。唾手可得的土司之位已经没有多大意义了,只当是一场梦罢了。

2:心灵回归呢真善美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哥哥丹真贡布在弥留之际向二少爷承认了自己对土司之位的渴求,急躁和害怕弟弟胜过自己的恐慌,同时也表达了自己对平日生活和亲兄弟间情同手足友好相处的美好向往,以及他内心不愿表白的对弟弟的怜爱,并且唤起了二少爷对同样美好生活的共鸣。人间真情最可贵,虽是同父异母的兄弟但儿时的关系是和谐的,相亲相

爱的。他们那时候有的只是纯真、透明没有利益的关系,没有争斗,有的只是爱,是兄弟间浓浓的情谊。

“你真敢杀人? ”我把远望的目光收回来,看着他点了点头。他是个好兄长,希望我也能像他一样勇敢,并且着意培养我的勇敢。4 “哥哥抓住我的手腕,一用力,我就把后面几颗子弹射到天上去了。我们到了罂粟地里,父亲已经穿戴整齐了。他不问青红皂白,抬手就给了哥哥一个耳光。他以为枪是他的继承人开的。哥哥对我笑笑。笑意里完全没有代人受过的那种委屈,反倒像是为聪明人的愚蠢不好意思似的”。5

弟弟崇拜哥哥,而哥哥一直照顾弟弟,主动教弟弟骑马、打枪,培养弟弟的勇敢,在为了弟弟犯错挨了一巴掌时也没有怨恨弟弟。

对于最迷恋权势的麦其土司,二少爷在没有什么东西能够阻挡其夺得麦其土司位子时,并没有将其逼下台,让麦其土司在晚年安享土司大权在握。当最后一次与母亲告别时说“我会想你的,阿妈”。并、没有去询问土司位子的事,而是表达对母亲真挚的情感。而对于世代的奴隶来说,无论是白色汉人还是红色汉人对他们都不重要,他们毕生或许几代人的梦想就是一天变成自由人。二少爷在最后派小尓依回麦琪官寨看看土司,其实也就是让麦琪土司传位于自己,他当土司仅有想法就是给所有下人自由民的身份这么简单。虽然他知道实到即将在变,一切都已经不重要,但能然所有下人都高兴、欢呼。又何尝不是件好事呢?最终他安然躺在床上成全了仇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