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在年华豆蔻时
高三 记叙文 1362字 65人浏览 石湖小学郑良芬

有时我就会想:我们究竟是在追求重生还是灭亡?想着想着就什么也不知道了,而小特就常说我该去学文,考哲学系,而不是混迹于这特长班里靠颜料和铅笔灰求发展。这时我就会朝她眨眨眼,一脸嬉皮的问:那这是为什么呢?她哼一声,辫子一甩:“少搁那装单纯了,这么深的问题你也舍的费脑细胞去想,早晚你是要神经掉的,还有,蔡明那句在你那是一点儿幽默感都没有了!”我立刻鼻子碰了锅底。

翻开裴多菲的文集:希望是什么?是娼妓,她对谁都蛊惑,将一切都献给;待你牺牲了极多的宝贝——你的青春——她就弃掉你!哎!原来我们所追求的希望竟然是娼妓!我使劲的晃晃脑袋,对于我这样一个高中生来说,这似乎有些说不明道不清的滋味在里面,毕竟这是支持我们在高考这一艰苦卓绝的路上坚定前行的动力,我们青春之火的唯一燃料!

每当看到那些苍颜白发的老者脸上深深而刻的皱纹时,我就会发出小特所说的很哲学的感慨。想着有一天自己也会被岁月雕刻成这样沙雕般的塑像,面目全非,就觉得时间的伟大,她的确是一个万能者,不仅是很优秀的心理疗师,还是这样优秀卓绝的雕塑家,即使是米开朗琪罗和罗丹这样的大家,也不及她的功力!几十年,她就可以这样改变一个人的所有,而你自己却又意识不到。然而如今的我们,这活在豆蔻之年的时光,也只能是在高考这一轮大太阳的光热下折射一些光亮和热情了。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经常有学弟学妹问我:美术生和普通文化生有什么不同吗?我常常微笑,然后告诉他们,没什么不同,只是多些色彩而已,而已。仅此而已。他们会用困惑的眼神看我。在旁人心中,艺术生似乎一向是个性,张扬,另类的代言人,更要紧的是,我们还是敏感的90后,理应将非主流演绎的更加彻底。可是我说的是真实的。个性,仅限于思想。

从初三开始了美术学习的历程到如今的高二,已经有3年了,却仍旧是画素描,水粉,速写;仍旧还是一个牌子的颜料,使着同一个画板,熟悉的纹理。似乎这一切都还没有变,直到有一天母亲收拾我原来的画,一边整理一边说进步多了。我这才意识到一种潜移默化的变化就这样在我不知不觉中发生着,而对于这些,我竟然没有真正的察觉!甚至有一天到舅舅家,他的一个朋友来,见面问我上什么学,我很客气谨慎的说,在读高二,学美术。这位竟然说他看出来了,还说美术是很有前途的。后来我便去问表妹:“你说这学美术的也看得出来啊?我也没那么张扬啊!穿的又大众啊!”表妹抬起头看看我,搬出一本正经的样子说:“老姐,自从你当初大义凛然的学美术开始,我就发觉你不断的变了,不过是具体哪里不同了,我也说不出来。”我于是更糊涂了。

之后就经常看看镜子里的自己,没什么变化啊!眼神不同了?鼻子也没低,嘴也没变大啊!难道是美术的一些东西日积月累的和我的细胞融合了?深入骨髓了?以致性格也变了?!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于是生活也就这样简单了。考一所理想的大学是目标,为了它,天天顶着一双国宝级的眼睛对镜子里的自己咧开一个傻笑;在夕阳斑驳了的画纸上一笔一笔印着思想;为了老师一句夸赞也乐得请自己喝巧克力奶茶;一次试没考好,就伤心欲绝的难过好几天。这就是一个艺术生的豆蔻年华,没有飞扬跋扈的另类,没有柔情缱眷的诗意,有的只是为了在那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胜利而伏案奋笔的身影,有的只是那仔细研究瓶瓶罐罐结构的执着。

那末,就用我极欣赏的一句话结尾吧——不去想身后会袭来寒风冷雨,既然目标是地平线,留给世界的只能是背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