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的“艺术”
初三 散文 1422字 583人浏览 地狱v魔煞

说与听是一对好兄弟,说了就得有人听,如果没有人听,说也就失去了存在的价值,反之亦然,听也得有人说,否则想听也没处去听。可就有这么些情况,闹得说和听要吵起架来,听不愿听,说不想说,两者都被逼无奈凑到一起来,这个时候就只有熬的份了。

会场就是这么一个地方。大大小小的会,正经的、随意的、大型的、小型的、内部的、外部的、专题的、综合的,等等,台上台下就有了不同的两种现象的碰撞。是会必有发言,是发言必有套话、废话,这个时候,听的就受不了了,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老套,统一陈腐的客套、纲条,早在听众耳里磨起了老茧,如果新的内容又是缺乏新意的话,那接下来的情况是容易失控的。比如讲空话、拉家常、谈生活,只听得会场里一片嗡嗡声,与会者都有窃窃私语的嫌疑,但又不能确定具体声源,仔细看时,却发现到处的人都在低头微语,有的还在窃笑,讲到传情之处,眉飞色舞。更有意思的是台下的声音随着台上讲话者的音量变化而变化,上面响,下面也响,上面轻,下面也轻,倘若上面停止讲话不出声了,下面也就老老实实地不发出一点儿声音来了。这下给台上的人相当的震慑力,不是气得火冒三丈,欲言又止,就是急得两眼翻白,手足无措,只有老生常谈者,惯常于会场气氛,不管下面声音如何震动,始终不乱不弃,面带微笑,继续讲述,此时他得有旁若无人的感觉才能讲得好,否则定是快速地读一下就赶紧溜走了。

听,其实是很有讲究的,对人是很有帮助的。不是说“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吗?好的讲座的确让人受益匪浅。但大多数的会议与讲座总让人感觉是可以打瞌睡的那种,即使你想听也听不清楚,因为你的左右前后都是嘈杂的市井之声,犹如早晨的市集一般。殊不知讲话者是准备了很多时间的,也是费了一番精力才成的,如能听得进去,加上自己的思考,多少总能得到一些收获的。但就在那种氛围下,你想听也是难的,你会不知不觉或不得不进入周围的议论纷纷中。所以,如果真想听的话就尽量坐前面一些、听清楚一些,离嗡嗡声远一些。但如果是在村镇级召开什么会议的话,那是无法做到的,那里原本就是聊天场,抽烟的也有,吃零食的也有,是不会有任何效果的,唯一可取的就是这样的会开过了,可以交待了,可以表决了,能够形成结果了。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但听确实是很有讲究的。正规的情况下是不允许有不谐调的音符出现的。因此,一般的会议都会在开始前做好动员工作、提出纪律要求。接着,便是台上在龙飞凤舞地讲解阐述,台下静默无言地聆听。事实上就是一只耳朵进,另一只耳朵出,个个俯首帖耳却心不在焉。人人都抱着一种听之任之的态度,把坐在那里当作是完成一样工作罢了,虽然任务是听,但只有耳朵,没有脑袋。

真正的听应当是洗耳恭听,这就全凭讲话者的能耐了。有的人讲话善于旁征博引、以小见大,有的善于深入浅出、层层剥笋,有的善于幽默生情、调侃明义,这些方式都会引得听者不由自主地竖起耳朵来,有时是一个个小故事,有时是一段段小插曲,讲这些时往往是听众最投入的时候,从这些看似生活中的平常事当中引喻的内容却往往能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所以,讲话的人讲多了理论就没人要听,讲多了事例、个案却常常能引人入胜、全情投入。

事实上,“言者无心,听者有意”,并不是听众故意与台上的人作对,而是讲话的人自己的讲话没有吸引力,这跟教师的课堂一样的道理。听的人是最明白的,他知道孰优孰劣、孰对孰错,听众的反应是最直接的试金石。言之谆淳,情之深深,意之殷殷,那样的讲座有谁不愿意听呢?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想必听的“艺术”也就是说的“艺术”了。

(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