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缕花香
初二 散文 1025字 156人浏览 德武苑汇萃

老扬州的家里,总喜欢种些花花草草。前些日子,外婆又买来了一盆白兰花。这种娇贵的花儿,冬天即使放在老房子的室内,也难以捱到开春。新买来的白兰花,枝干亭亭玉立,有一人多高,展开的枝条的叶腋中藏着几个不易发现的花朵,和不断长出的叶芽苞像极了。在每天的期盼中,叶芽苞不断展开长成了新叶子,大小形如婴儿的手掌,而花骨朵却是悄悄地变得修长,稍带着些许圆润,绿色的外衣也逐渐地透出了绿白色。

到了六月,白玉兰便开花了,一株上只那么几朵。花朵泛着象牙般的本白色,温润而有光泽。花朵低垂,即使是最怒放的时候,细长的花瓣也只悄无声息微微地张开,若不是悄然散发出清新甜润的幽香,你也许注意不到她。可是当你为之驻足,你会发现,就是这样的花儿,娇贵、端庄、秀美而含蓄,宛如一个大家闺秀。

我回去看外婆时,她会小心地摘下两朵给我,其他人外婆是舍不得给的。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白兰花开的季节,在扬州老街巷的街头巷尾,总有卖花的婆婆,她们把花儿放在茶盘里,茶盘里铺着湿润的白毛巾,一半垫在花儿的下面,一半折过来稍微盖着点花。花儿每两朵用细铅丝穿起来并绞出一个指甲大的小环,买了花的女孩子、老婆婆便将花儿挂在衣服扣子上,回家时再用水养起来放在枕头边。

我是一年四季都带着白兰花的。闲暇时我喜欢到盐阜路上的玉器厂去欣赏大师的玉雕,07年那年,我一眼看中这个和田玉琢成的白兰花,经巧匠之手,形同而神似,加以和田玉洁白而温润的色泽,仿佛能闻到它的花香。

这个季节,家里开放的还有院子里栽了好几年的栀子花。也没有专门对她多费心,几年下来,栀子花自己长得枝叶繁茂,初夏时先是长出蜡样绿色的花朵,饱满而水灵。花儿很快就开放了,花瓣奔放地向四边展开,叶片油绿,花朵洁白,花香那么的浓郁。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栀子花在扬州不少见,扬大主校区的围墙四周、小区的院子、我们高新区的灌木丛,一簇簇,一排排,没有人不喜欢她的。

栀子花就像一个热情奔放、俊俏泼辣、生命力旺盛的女孩子,你一眼就看到就会被她感染。

再过些时候,街头便有一些花农推着平板车满载着打了花骨朵的茉莉花出现在新北门的花鸟市场的桥边、小区的门口、菜市场的外围。花儿一株或几株栽在一个个花盆里,有的需要10几株才能形成一个较大的盆花。娇小翠绿的叶片间点缀着星星点点繁密的小花,晶莹如白雪,好似碧玉盘中镶嵌的颗颗明珠,又如蓝天上悬挂的点点繁星,娇嫩而含情,秀丽而清雅。这种暮开的小花,在夏日的晚上,夜风穿过厅堂时,清香拂遍各个角落。清纯而质朴,淡雅清香的茉莉花,宛若邻家的小家碧玉,你没法不喜欢她。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