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悸
初一 散文 1515字 93人浏览 LANE_OZA

世间繁华,我曾不止一次静心去享叹春华秋实,却常常流连于季之中,于心,为静想,才可得其美好。

印象中,春大多是阴雨绵绵的天气。我时常会趴在窗台上,去聆听雨落下的声音,参杂着各种声音,或于屋顶,或于池边,或于沙石。也曾望着那雨珠,或顺叶而下,或溅起水花,或隐于土中。春雨一下便是好长一段时间,我也总是静静的等待,等待雨停。雨中的人们熙熙攘攘,似乎都在赶着回家,我不解。我宁愿淋着小雨,也不愿回家,因为,外面的天地是无边的,却又喜欢一个人,静静地去感受世间的宁静,或许,是我怕了这世间繁华吧。雨后,太阳吐云而出,曦光驱散薄雾,弹去轻尘。此时我会下楼,去闻那混着草味儿的空气。那种冲刷过的气息,那种焕然一新的感觉。也许,是太阳的光辉洒进了内心,才会感受到从未的温暖。也许,是青草的清新抚摸了内心,才会感受到从未有过的惬意。也许,是泥土的浑浊对比了内心,才会感受到从未有过的敞亮。有时我不懂,春天的清新是否真的会感染心中的四季,那所谓的雨,是水还是天空的泪花?

夏,浓浓的闷热感压得有些许喘不过气,就像存在于一个大大的烤箱之中,这也是我不愿在夏日出门的原因,过于压迫,太过难受。那悬于正空的太阳无时不散着热气,若伸手去触摸那龟裂的土地,定会因烫手而缩回。我从不如那金蝉般喜这炎夏,正午便熟悉的听闻蝉鸣,我不午睡,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只会捧着书,坐在家里的檀木椅上,听着蝉鸣,阅着文字。夏荷也同喜这季节,阳光下的荷是那样娇艳,金光大大方方的洒于水面,荡起的涟漪,回旋着闪闪的亮点,荷在水中,如同被金子衬托,被绿叶托着。欲像现实中的某些,从小被宠大,金子供着,珠宝供着,如同掌上明珠,不曾有过劳累,呼风唤雨,只需动口,便可要什么有什么。我承认,我期待过这种生活,像城堡中的公主,那种唯美幸福的感觉。可是,我渐渐发现,我并不想为公主,公主除了权力还有什么?还剩什么?那是多么可怜,当万人不在顺着她时,她就沦落到了灰姑娘,等到失去后,才会显出那样柔弱无用。夏,是闷热的。或于心季中,是烦闷的。

秋,清凉惬意。我喜欢那种被秋风抚摸的感觉,闭了眼,去细听秋风的呢喃细语,或是告诉我,山的那边,开满了菊吧。我喜欢看那红得似火的枫林,金得耀眼的梧桐,绿得纯粹的松柏。上帝定是将五彩赐给了秋,那样迷人,那样绚丽,那样舒心。秋的阳光,暖暖的,一种刚刚好的温度,我喜欢站在这样的阳光下,沐浴着清风,看着片片落叶如同枯叶蝶纷舞般飘落,点缀凄清的秋季。以金色渲染,这个美的季节。秋,是清爽的。于心季,惬意舒心。

冬,雪白之季。城市死寂般沉沉睡去,在这冰冷的天地,终于有了那么一瞬的宁静,是的,我享受。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楼顶,一抹银白,竟使我不忍踩在上面。轻轻落脚,松松的,软软的,像踩在了棉花中,又比棉花柔软那么多。径直走去,脚印的边际,一个接一个,一串串美丽的线条,就这样随心地连在了一起。从楼顶俯视,雪白雪白的,这半边世界沉浸在皑皑白雪之后,似乎失去了生机。身欲离去,却见不起眼的一角,一枝红梅,迎着北风绽放,骄傲的摇了摇她的枝叶,在这银装素裹的城市中,能见到如此绚丽的色彩也实在不容易。不禁被吸引过去,伸手抚了抚那艳丽的花瓣,在这白雪中,她是红得那样耀眼,而在我看来,也有些许的刺眼。不知觉,天空飘起了雪花、摊开手掌,想接住细看,却无能为力,未等细看,便化于手心。看着那轻飘飘的雪花,就这样慢悠悠,慢悠悠的停在光秃秃的树枝上。想起小时候,曾多次跑到树下,踮起脚尖,用力弯下树枝,然后又猛的松手,让那在树枝上歇息的雪花跃于空中,再而星星点点的,如烟雾般散于半空中。冬,是寒冷的。于心季,又多了那么一枝梅。

季,就这样轮回,多少个春花秋月,多少个夏云冬雪。我便这样,不变的,将四季绽放于心中,为属于我自己的心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