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顾茅庐
初三 记叙文 1297字 118人浏览 傻子汐

我叫聂燕,家住邳州市议堂镇黄海村,作为一个女人,命运给我开了个天大的玩笑,我的亲友在网上发帖代我向好心人寻求帮助,只求能让我多活两年而不遗余力地筹集善款,众多素不相识,并非亲人又胜似亲人的朋友慷慨解囊,借此平台,谨表达我感谢之万一,更愿好心人一生平安,阖家幸福!

我的儿子在四岁时曾经走失,自此便屡遭前夫打骂指责, 可因长期的虐待使我患上了抑郁症,终于在2008年转化为精神分裂症,与前夫离婚后儿子归前夫抚养,无奈之下只得孤身一人回到娘家,和八十多岁的父母生活在一起。

或许人生永远盯着的都会像我一样柔弱的人,谁能料到回到娘家才是噩梦真正的开始,娘家哥哥、姐姐为了治好我的精神病,费尽精力财力,先后将我送到宿迁精神医院三次、徐州东方医院两次、南京脑科医院两次,如鱼饮水冷暖自知,我哥哥一再安慰我,无论如何也要把我的精神病彻底治好,人间自有真情在,正是亲友们从未放弃过得骨肉至亲之情鼓舞着我,终于在2013年11月29日从南京脑科医院康复出院,虽然仍需终生服药,为此我的家人已经花光的所有积蓄,我还能有什么奢求呢?

灾难好似尤其眷顾我们这个风雨飘摇的家,哥哥于2011年在上海中山医院做了心脏搭桥手术,共计花费了十几万元,我再也不忍心、也不能再花费他们的钱给自己买药治病,权衡之后我去年五月份外出打工养活自己,只求能减轻亲友们已经无力支撑的负担。

然而老天并没有为此就放过我这个可怜的女人,就在务工期间我隐隐觉得左乳房疼痛难忍,到小诊所挂了一个星期的消炎药不起丝毫作用,娘家姐姐、嫂子带我到市人民医院检查,噩运又一次让我措手不及,检查结果显示,我疑似患上了乳腺癌,哥哥、姐姐第二天带我到徐州四院复查,最终确诊为乳腺癌晚期,医生的建议是尽早切除病灶,而后化疗以延续生命。

起初哥哥向我隐瞒了病情的严重性,后来辗转得到了医生的亲口证实,天瞬间就塌了下来,我坐地痛哭,实在没有勇气再活下去了,为什么老天就不能放过一个弱不禁风的女人,扪心自问,我一生没做过坏事,上天为什么要如此待我?

哥哥、极力劝我住院治疗,亲友们东挪西凑为我筹集了五万多医疗费用,用来做了左乳切除手术,继而化疗、放疗六个多月,每个月的医疗费除去农保报销之外尚需六千多元。

2016年2月18号最后一次放疗结束,原以为可以就此松一口气了,复查之后迎来的却是晴天霹雳,复查结果是癌细胞经淋巴转移右侧,已经无法手术,只能持续化疗,万幸的是淋巴癌细胞未曾转移到其他内脏、骨骼部位,如果及时延用一种新的疗法,以进口抗生素注入人体控制癌细胞扩散,延续生命还是有希望的,只是这种疗法要花费十多万元。

虽说人非草木,敬天畏命在所难免,可是我真的再无奢求,娘家为我已经家财耗尽,面对亲友一张张希冀的面孔,我真是恨不得找个没人的地方一死了之,八年来,他们为了我倾心付出,早已负债累累,如此拖累他们下去,我于心何忍?

然而父母年迈,早年含辛茹苦将我拉扯大,我年纪尚轻,怎么忍心要二老白发人送黑发人,且人生一世,草木一秋,我还不曾报答父母养育之恩,就此撒手人寰更是不孝。

大病求大爱,我万般无奈之下只能希冀好心人能再帮帮我,求求好人能让我延医续命,只求能为二老送终。

聂燕跪谢!

三顾茅庐30篇同标题作文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