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乙己续编
初三 其它 1489字 456人浏览 睡佛1998

孔乙己续编

——初三(2)班·张晓燕

孔乙己在众人的笑声中离开咸亨酒店,慢慢远去。他沿着青石板路吃力的爬着,几个小孩子跟在后面,嘻嘻哈哈的笑着,跑着。“瘸子,瘸子,瞧那瘸子„„”孔乙己默不作声,只是爬着,漫无目的的爬着。

早已是深秋,青石板冷如寒冰,满是污泥的手指皴裂开一道道血口子,瑟瑟秋风,刀子一样刺痛人的肌骨。孔乙己本能的瑟缩起身子,黑而瘦的脸庞冻得铁青,没有一丝血色。他呆滞的目光无奈的仰望着铅云密布的苍穹,眼波间或一轮,目光写尽人世的沧桑。天色渐渐幽暗下来,空中群鸦归巢,悲鸣着,更增几分寒秋的凄凉。

孔乙己回过神来,才发现不觉中已经爬到鲁镇郊外的小塘边。碧森森的池水泛着寒意,岸边,几株小雏菊冻得惨白,在风中瑟缩颤抖着。借着残阳的余烬,可以看到镇上升起三三两两的夕烟,孔乙己才觉察出此时已是又冷又饿。要是能够有一个火堆,温一碗黄酒,一碟茴香豆,那该有多好啊。孔乙己贪婪的舔了一下冻裂的嘴唇。无奈的长叹一声。池塘边有颗树,过去靠靠吧,孔乙己吃力的爬过去,无力的依靠在树干上,蜷缩着身子,不觉沉沉睡去„„一勾新月从天边探出,白生生的,就如人白生生的骨头。

“恭喜„„恭喜„„恭喜孔老爷高中浙江乡试第九名举人,快请孔老爷上马。”

“我中了„„我中了„„”接过喜报,孔乙己压抑不住内心的狂喜。抬手间发现自己早已经身着锦缎红袍了。唢呐锣鼓喧嚣着,孔乙己跨马游街,得意洋洋,真是风光无限。

“孔老爷,请屈驾光临小店„„”忽然有人拉住了马的辔头。孔乙己闪目一看,正是咸亨酒店的老板。

“是你啊,你莫非是来要我积欠你的那十九文钱?君子„„”孔乙己摇头晃脑的说着。 “不不不,孔爷是贵人,哪里会欠小号钱呢?都是小人眼拙,请孔爷无论如何赏光,给小人一个赔礼的机会„„”掌柜的哈着腰,谦卑的媚笑着。

“这个,好吧,这个面子给你吧„„”孔乙己颔首一笑,于是,一行转向咸亨酒店。 “孔老爷到——”掌柜的中气十足的喊了一嗓子,酒店的人纷纷迎出。

“孔老爷好——”“孔大人好——”嘈杂声里,众人纷纷打千行里。孔乙己满足的看着满地乌鸦鸦的人头。眼神满是迷醉。

“便宴已经设好,请孔老爷赏光”掌柜的谦恭的将孔乙己引入店内雅座包厢里。这里历来只有长衫主顾才能够光临的。桌上满上美味珍馐,尽是孔乙己所未闻未见的。四十年的绍兴状元红酒色酡红,弥散着醉人的芳香。

“好„„好„„”孔乙己更感饥肠辘辘。

“孔兄,下人无礼,小弟特备薄馔向孔兄陪礼。”

孔乙己回头,才看见丁举人正站在身后作揖行礼。

“这,掌柜的,这是怎么回事?”

“孔兄,那日兄弟不在,不想下人无礼,得罪了孔兄,兄弟已经将那狗头的双腿打断。以向孔兄赔罪。你我同在桑梓,向来有失照应,些许微银,请孔兄笑纳。”说罢,下人托来一盘雪花银子。

“银子——银子——哈哈,吾足矣——吾足矣——”孔乙己狂笑着,扑向银子,不料银子却突然化为乌有。

“银子——银子——,我的银子——”孔乙己猛的睁开眼,清冷冷的月光透过光秃秃的树杈,映在寒塘里。夜风中,塘面银光荡漾。

“银子——银子——,我的银子——,那是我的银子——谁也不能够抢去——”孔乙己向那片银色的世界猛扑过去。

“扑通”,塘水泛起圈圈涟漪,向远处扩散开去,渐渐消退,塘面归于平静,只剩下一个破

草垫时沉时浮。惊起的寒鸦凄厉的叫着,扑着翅膀隐入苍茫夜色中。月儿躲入乌云中,天地只剩黑暗,黑漆漆的,吞噬着每个弱小卑微的生灵。

教师点评:这篇文章是在孔乙己一文学习后所的想象续写,小作者能够紧扣文章的中心要求,进行艺术话的创作,情节曲折却不违背文本,对于孔乙己的形象有深刻的解读,孔乙己至死都没有醒悟。这样的一个形象,在让人可悲可悯外,还有一份可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