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在深秋(滕丽云)
初三 散文 1159字 198人浏览 love忍无可忍

爱在深秋

叶甸中心小学 六(1) 滕丽云

已经是深秋时节,气温下降,秋风瑟瑟,但在农民眼中,这个季节对他们来说却是十分重要。田间的稻子如今正使劲儿长明明已是金黄,却又夹着淡绿。若在平日,现在早就开始收稻了,听爷爷说,今年夏天气温不高,稻子还得再长几日。不由松了口气,奶奶常年患腿疾,若再东奔西走扛稻,怕是连走路都成问题,这下她可以歇息几天了。

星期六早起,发现爷爷奶奶早已整装待发,手拿镰刀,准备下田。疑惑的问:“干嘛去?”爷爷一边整理着衣裳,一边笑着说:“趁今天天气好,把稻割回家。”“咦,稻子不是还得再长几天吗?”“是咱家门口的稻。”奶奶笑了笑,饱经风霜的脸上虽皱纹密布,却笑得满脸褶皱都开了花。唉,终归是农民,对土地总有一种无法割舍的情感。

爷爷跑进稻田,稻子大片大片的淹没了他,只露出半个身子,他伸出布满老茧的手,颤抖着伸向金黄的稻,一阵风吹过,那稻子竟顺从地低下了头,任由爷爷粗糙的手抚摸。奶奶看到这一幕,眼中竟有些潮湿。我猜想,他们年事已高,但始终放不下这块田,现在,怕是有些感慨了。

深情凝视着这块田,好像要把它所有的样子都记在脑中,过了片刻,爷爷拿起镰刀,抓着几棵稻,挥了下去,稻子从他手中滑落,之后便一直重复着这一动作。奶奶也走下了田,可脚却一瘸一拐的,走起路来深一脚浅一脚,走到田埂上时,一个踉跄险些摔了下来。我心有不忍,走上前去拿过她手中的镰刀,扶她走回家,“奶奶,你腿还疼着,我来帮你吧!”可奶奶却不答应:“没事,奶奶要是连这点都做不了的话,就没用了......”捂住了她的嘴。听到她的那些话,心里一阵辛酸。软磨硬泡才将她劝走,拿起镰刀走进了稻田,奶奶却还不放心,在一旁指导着我。“手用力点,抓住稻子再砍......”可终究没干过,几次砍空不说,还险些割伤了自己,奶奶在一旁看的心惊胆跳,连忙走过来拿走镰刀,”还是我来吧,你个学生不会干,要是砍伤了,奶奶得心疼死,去休息吧." 我擦了擦汗,站了起来,腰间传来一阵酸疼,忍不住呻吟了一声,奶奶一听慌了,连忙把我拉过来,着急的问:“没事吧,有没有哪儿伤着了?”说完还拉着我的手上仔细查看,奶奶的脸上满满都是岁月留下的痕迹,头发也不知何时已染上了白雪的痕迹,心头一惊,

奶奶何时已如此苍老,此刻她深皱的眉眼里全是对我的担心,心里涌起一股暖流,“我没事。”奶奶这才放心了,之后急忙把我拉到一旁,自己动起手来。见没办法帮他们了,我决定到田野里走一走。

走在田间的田埂上,旁边是一望无边的稻田,风一吹,金黄色的稻浪此起彼伏。耳边是沙沙的声音,抬头看了看天,碧空万里,几朵洁白的云如钻石般镶嵌在瓦蓝的天空中,闭上眼,使劲一嗅,风里带来些新翻的泥土的气息和一股淡淡的却又浓郁的稻香。回头一看,爷爷奶奶在南天白云下,金色稻田下,瑟瑟秋风下,辛勤的劳作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