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鸦的自述
六年级 说明文 719字 305人浏览 木子Stubborn

我叫乌鸦。我属鹃形目,鸦科。我们鸦类家族,已经和人类打了很久的交道。近几百年,科学有了很大的发展,但是人们并没有很快地认识我们,反而对我们误解更深了。

我们鸦类家族几乎全球都有分布,很多国家都有我们的亲戚。在我们的家族里,除了我大嘴鸦外,还有秃鼻鸦、白颈鸦、寒鸦等等;有些是不称鸦的远房亲戚,如喜鹊、灰喜鹊;就连美丽华贵的红嘴蓝鹊也是我的远房亲戚。我们机灵、敏捷、大胆,能和人们和睦相处,对城镇各种喧闹噪音不感恐惧。“爱屋及乌“这一常用成语很好地说胆了这个问题。生物学家把我们列为最进化的鸟。

但是,由于我们的啼叫声凄厉、洪亮,引起了人们的误解。马致远的《天净沙·秋思》里借“枯藤老树昏鸦”勾勒出一幅秋天萧瑟、凄凉的画面。唐朝诗人张继、杜甫、岑参等都记述过我们夜宿绕树低飞和夜晚凄厉啼叫的情景,因而人们常把我们当作不祥之兆,说什么“乌鸦叫,祸来到”。其实这完全是一种迷信说法,是没有任何科学根据的。我们的叫声刺耳,这只不过是一种本能罢了,并不能预卜人们的吉凶。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实际上我们是一种益鸟,对人们的贡献可大呢。我们是杂食性鸟类,特别嗜好吞食垃圾中腥臭的动物腐肉。这对清除恶臭、净化自然环境十分有利。我们还爱贮藏食物,常把松果等植物的种子埋入地下,而且我们吃过的果粒随粪便排泄到他处,我们又无形中成了传播种子的“红娘”。我们还是天牛、金龟甲、蝗虫、蝼蛄等害虫的天敌,为保护森林和庄稼立下了汗马功劳。虽然在春播、秋收时,肚子饿了也偶尔吃一些谷物,但只要人们适时控制好,我们的过失是微不足道的。我们有的亲属,如寒鸦等,性格温顺,经过人们饲养,能我人们融洽相处,会看门,不怕猫、狗,陌生人前来,还会呱呱直叫,并且不客气地用喙进攻。

请你们不要伤害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