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镇半游
五年级 记叙文 2098字 19人浏览 shuxiangh

古镇名为瓷器口,坐落在山城重庆之一隅,背靠着重庆市的文化教育中心沙坪坝。它虽不及北京紫禁城恢弘壮丽,不及苏州园林清素典雅,甚至不及傣家竹楼的精巧别致,但古镇却有自己特殊的韵味。当整个重庆都在朝着现代化大都市迈进时,瓷器口却把古老的山城文化保留了下来,成为人们访古寻梦的地方。

第一次听说瓷器口,是在小说《红岩》中。据说,在那个黑暗的革命斗争时期,蒋介石在歌乐山设立了中美合作所,里面关押着被捕的共产党员和革命志士。一位坚定的共产党员华子良接受了罗世文、车耀先同志的指示在集中营里装疯数年,终于获得了特务的信任,他趁每次随特务到瓷器口买菜的机会给党的地下组织传递情报为日后的营救工作做出了很大的贡献。从那时起,瓷器口就以一种鲜红的色彩映入我的心灵之中。

后来,我又从大人们那里听说,瓷器口古镇有二三十年代的吊脚楼和中国传统的庙会,心中便涌起一种亲眼一睹的渴望。可是,我惭愧,作为一个地地道道的重庆人,我却一直没有机会去亲身体验一下古镇的风土人情。直到前不久,我与一位好友相约要去一家医院看望一位因车祸而受伤的同学,途中必须经过瓷器口,我们决定停下来一游。

我们坐上了一路并不熟悉的公共汽车,眼睛不停地向窗外探寻着。大约半小时之后,我们的眼睛逐渐出现了一片与现代风格大相背离的建筑物,灰瓦白墙,红门木梁,潜意识中,直觉告诉我,古镇已离我们不远了。

当售票员用纯正的普通话说:“瓷器口到了”时,我们迫不及待地跳下车,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牌坊的大门,上面赫然写着三个墨朱的大字——瓷器口。于是,我们把狂喜的心情化作飞奔的脚步,手拉着手冲进了古镇。

首先进入眼底便是一条平坦却并不宽阔的石板路,从那些石板的底纹中我读到了岁月的沧桑,尽管路人形形色色,时节冬夏变更,它们依旧无言地躺在这里,静观着这座城市的昨天、今天与明天。街道的两旁是一些店铺,木制的大梁,牛角式的屋顶衬着雪白的石灰墙壁黑漆的木制匾额,使人顿然感到一种清新朴实的美。这里的店铺种类繁多,各具特色。但大致可分为:特色小吃、笔墨书画、丝绸刺绣制品、各类装饰物。街口第一家是“木香屋”走进小屋,橘色的灯光将四壁染成了金色,让我在冬日里感到一股深浓的暖意。货架上陈列着各式各样的木梳和镜子。有黑色的,朱红色的,棕色的,奶黄色的,上面刻着松,梅,竹,二泉映月„„看着这些古香古色的木器,听着脚下木地板发出的隐隐的回声,我的心中涌起久违的舒闲与宁静。仿佛城市中所有的喧嚣与浮躁都尽净于此。

走出“木香屋”,我立刻被一家丝绸刺绣店吸引了过。门口的货架上挂着大大小小的手提袋,大到可以放下几本大书,小到只能放下一串钥匙。上面绣了凤凰鱼飞,牡丹花开等中国传统吉祥的图案,不矢一种雍容华贵之气。往里走,便会看见中国的唐装和旗袍,还有一些精美的民族服饰五光十色,令人目不暇接。但使我最欣慕的还是那一块块手工刺绣的手绢。素色的缎子上用浅色的丝线绣的荷,水仙,月季„„清素而典雅,使我想起了一首诗——不写情词不写诗,一方素帕寄相思。请君仔细反复看,横也寺来竖也思。于是,为了那些远方的故人我决定买下几块。

到了瓷器口,如果不品尝一下古镇称麻花便是一种遗憾。朋友是一个爱美食的人,于是便拉着我去买。我们来到一家陈麻花的连锁店铺,等着买新鲜陈麻花的人排成了长龙。我对朋友说:“走吧,我们到那边逛逛,这会儿人太多。”而当我们看了十几家店铺,再次回到原处时,朋友情不自禁地打了我一下,因为等着买陈麻花的人非但未减少反而增多了。这一次,我没辙了,只好陪着朋友一块等。这时,旁边一家茶叶店铺的主人走出来,笑盈盈地说,姑娘累了吧在桌子上坐一会儿吧。我谢过了她,她又去招呼她的客人去了。我坐在椅子上,景观着这座古镇,一种淡淡的闲适与静谧慢慢地浸透了我的全身。我开始羡慕起在古镇

居住的人了来。他们虽然没有住上高楼,穿上时尚的衣装,可他们拥有一片纤尘不染的土地和朴实纯净的心灵。不经意间,我看见了一只在竹椅上熟睡的猫,它蜷缩在椅子上,用一只前爪遮住了半张脸,小肚皮很有规律的一起一伏。我学者它同伴的声音叫了几声,想将它唤醒,可它连一点反应也没有,我进而用手摸了它一下,然后猛地缩回,等着它做出过激的反应。然而,它只是把眼睛睁了一条缝,然后换了个姿势有睡了。看着这只熟睡的小猫。我的心中顿然泛起了一丝甜甜的宁谧。那一刻,我甚至希望自己一直鼾睡在这古镇中。正当我入神时,朋友拍了我一下。她提着一大袋热腾腾的陈麻花。她告诉我,探视病人的时间快到了,我们该乘车离开了。

回去时,我偶然发现在古镇的大门口,有一幅壁画式的地图。上面刻着古镇的全景,这才发现我们刚才我们欣喜若狂的地方原来只是瓷器口正街——古镇的一个门面而已。那些民俗文化村、明清建筑、华子良脱险处等,才是真正的古镇风情。

坐在开往医院的公车上,手握着一大堆刺绣,书画纪念品,我不禁想起了余秋雨先生的《西湖梦》中的一句话:“极大的认真伴随着极大的不认真,终归于消耗性的感官享受。”仿佛秋雨先生笔下的这句话就是写的自己。瓷器口的建筑群已被汽车甩在了身后,我的心中却涌起一种无名的怅然。朋友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对我说:“等我寒假回来,我再陪你游完另一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