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说
高二 散文 426字 460人浏览 hai20080613

在春风凄厉的夜晚。我按亮橘黄的灯,翻开沉重的思绪,在寂寞如潮的暗色中解开掩埋古树下的心声。但我的尝试却更嵌深了背影,心湖雾气升腾,尽是凄婉。

节奏已快,诗意渐行渐远。此时,不过是又一次在夜静时,橘黄灯下,捧一杯沉思,细细悲伤。悲伤如果逆流成河,那我宁愿选择不再去反抗。也许没有人体会到一个苦闷的少年。望着如此深宁的夜空,心情竟会如白露的凄凉。

过去的记忆如红烛添袖,烛影却摇红。太多无所谓的烦恼浅浅的升空。她说暗香疏影早已成为沧海桑田,还有谁肯闲情雅致为你把愁丝的栏杆拍遍?默然凝噎,或许有过太多奢望,而偏飞了航向,最终一人孤单踏步到天荒。千里烟波。一篙独去,我唯有在自己的小时代里淡淡感伤。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一曲昏黄在雁群过后落下帷帐,一海的潮涨汐落,在阳光隐藏地平线后待放明日的光芒。而独驾偏离航线的航船,在那风雨交加的夜晚,迟迟无法回到最初起航的港湾。而此时。风中似乎夹杂你发出的幽香,是否有谁心中存在着渴望。再或许。一切都只是失眠后的幻想。

泉州市安溪一中高二:李永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