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在阳光下起舞
初三 记叙文 4字 40人浏览 wuhunlove123

让灵魂在阳光下起舞

阴雨连绵,厚重的云层敛去黯淡的光束,云影透过乳白色的晓雾松松散散地斜射下来,与杂乱的雨丝交错相织,为大地投下一片暗灰色的斑驳。

独自坐在蒸腾的车厢里,望着窗外一闪而过的站牌,脑海中的思绪翻江倒海。母亲不在身边,去外婆家的路自然也变得漫长起来。

火车还在铁轨上以惊人的速度飞驰着,乘务员身旁的铁门由于年久失修发出“咣当咣当”的哀鸣。此起彼伏的鼾声像走了调的催眠曲,精灵般地穿梭在令人窒息的车厢里久久才肯退去,惹得人昏昏欲睡。我揉揉充满倦意的眼眶,将惺忪的目光游离在各色各样的人群中。目光所及之处,竟偶然间发现,睡在对面的男人,竟是一个乞丐!宽大粗糙的手掌布满了厚厚的淤泥,一道道冻口从掌心蔓延倒了指尖,仿佛要在这巴掌之地绣下一幅藤萝画卷。男人睡得很安详,不时发出几声鼾憩,夹杂着一股腐烂般的恶臭爬进我的鼻孔。黑色的大手下死死地攥着一只已经变了形的红色包裹,仿佛一道救命稻草。

我皱起眉,用手抹去窗边覆盖着的水雾,无意间画出一个凌乱的多边形,将窗外的景色与车内的狼籍碰撞成一幅并不和谐的画面。窗外还是细雨连绵,一闪而过的碧树融成一片墨绿色的海洋,被风吹得前仆后继,掀起一阵阵惊涛骇浪。刚过了冬至,北国的风便开始施展威力,携着沁凉的雨水给了我一个措手不及的寒战,我努力正了正颤栗的身子,将自己蜷缩在座椅的角落里,顿时孤独袭心。“孩子,把这个盖上吧,天冷了,别着凉喽。”我尽力分开几乎要如胶似漆的眼

皮,一抹奇怪的墨绿色大片的塞入我的视线,那是一种比墨绿还要更深的颜色,棉衣的各个角落无一例外地绽放着大片大片的污迹,并随之传来一阵阵熟悉的恶臭。我挣扎着跳起来,大口的喘着粗气,细瘦的手指紧紧地嵌在泛红的手臂上,抓出一道道歪斜的白色印记,几乎要窒息过去。男人悬在空中的手缓缓落下,将墨绿色的军大衣一股脑地塞进身边的灰色编织袋里,稀疏的睫毛下,潮水般的失望几乎要泛出眼角。犹豫了半响,男人将压在身下的红色包裹小心翼翼地打开,掏出一件崭新的红色棉袄递给我,露出一排仄歪的黄牙“这是俺给闺女买的新棉袄,可干净着呢,孩子你穿上吧,别着凉了。”男人的话坚定而真诚,像一杯烫口的卡布奇诺,给了我初碰舌尖的痛楚和温暖。我伸手接过那瞬间变得华丽耀眼的棉袄,眼眶中的泪水再也忍不住绝堤。

夕阳不知在何时放晴,天空变得像海一样澈蓝,午后的阳光依然耀眼,一束束杂乱的光线透过天际的彩虹缜密地交错在一起,在男人灿然的脸上织出一片光辉。

如果天沉了,乌云遮住太阳的光环,那就让灵魂在阳光下起舞吧,因为总有一束阳光为你灿烂,总有一方温暖为你保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