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礼赞
初一 记叙文 1553字 214人浏览 大美女ZH

生命的礼赞--回忆三叔

突然的,心里有点患得患失,有一种莫名的悸动,妈妈打了一个电话来,才知道,原来三叔被毒蜂蛰死了,心里一下的有一种悲伤的气息围绕和弥留,才恍然,生命原来如此的脆弱。

------莫名题记

回首昨天,三叔都还在给我打电话,还开玩笑说:该把侄儿媳妇带回来让我们看看了。突然的听到他的噩耗,我发觉,我还真有点茫然不知所措的感觉,在之后的一个小时,我不知道在做什么,依旧茫然,到现在,才突然想起,三叔已逝,于是打开电脑,写下这篇日志,祭奠亡人。

要说三叔,是一个苦命的人,让人觉得可怜又可恨。可怜的是,大多数人都不喜欢他,甚至是讨厌他,可他依旧是那一副我就是这样的样子,有时候没有钱,或者是找的钱全部用了,别人不在拿他当哥们儿,大庭广众,唯一的方式就是哭;可恨的是,就是这样,三叔他还不知道到上进,连自己的女人(传说中的三叔娘)都跟别的男人走了,自己都不知道反思一下自己的缺点。

很多时候,他自己知道别人不喜欢他,却依旧嘻嘻哈哈,来掩饰自己内心的悲伤,以为他是油盐不进,其实,他自己也想改,也想做一个上进的人,可是,周围的人不支持或者怀疑他,支持他的只是看中他拿每月几千块钱的工资,哄着拿去买吃的、穿的,不到10天全部用完,难道那些人都没有想过,那是人家用命换来的钱呀!

于是,他把钱花在了自己喜欢的事情上:喝酒喝吸烟。

儿子(三弟儿)不在身边,没有人照顾,自己的母亲(奶奶)又说不听,唯一还好的是,我说他,他还要听两句,不过,不到10天,老毛病又犯了,又是早中晚都是一杯酒(四两),每天一包烟。

还真以为自己是神仙了,难道喝酒吸烟的钱,不是自己用命去赌来的?

起早摸黑,进入碳洞,辛辛苦苦,工作一个上午或者一个晚上,换来的,却是矽肺加酒精肝,我不知道这是为了什么!知道他逝去的那一刻,那嘴角挂着的一丝笑容,我才知道,原来,这是解脱。

其实,他什么都知道,只是,掩饰得太好了,没有人能真正懂得。

奶奶生病的时候,是他在照顾,虽然时常偷懒,不过,却只有他真的再奶奶身边;伟伟(四姑妈的儿子)手摔断了,是他在跑上跑下,可是,他们却没有看到;红茜(幺叔的女儿)生病,又是他在忙上忙下帮忙照顾,但是,却连幺娘(不知道结婚没有?)的一口水都没有得到。

……

这个,就是社会啊。

他什么都没有说,而我却真正的看到和经历了。

人的一生呀,就只有匆匆的走过了,也许,对于他而言,真的是一种解脱。

不再有人嘲笑,不必再理会背后的闲言闲语,不再为了生活的事情发愁,也不必为谁谁谁担心……

一切的一切,都随风飘逝,只是,再回首,我们真的能够忘记?!?!

小时候,被抱着兜来兜去;父母不在家,被喊到家里吃饭;不开心了,会想尽办法都你笑,真的,一切好似在眼前,宛若被剪辑的电影,一遍又一遍。可是,又有多少人还会去回

忆,还会想起那个时常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可怜人儿!?

我从不认为我是一个好人,瑕疵必报,是我内心的一种阴暗性,但我知道感恩,知道报答,知道对对我好的人予以笑容和真心的祝福,也知道用实际的行动来表示。

想起过去的种种,我就不禁想起了鲁迅笔下的祥林嫂和闰土,依旧是两个可怜的人儿,不知道,有多少人心里还有他们。

知道现在,三叔曾经的女人,连个电话都没有打回来,真的是人情冷暖,世态炎凉,心中连最初的一点情都忘记了,真的忘记了对她那样好的一个男人。还好还好,至少,他还有一个知道回来给他背骨灰的儿子,正从外地坐飞机回来。

我对洪斌只说了几句话:三爷去世了,作为他的儿子,我知道你知道该做什么,其他的我就不说了,至少,你还认他这个父亲……

剩下的,我实在是找不出什么话来形容,毕竟,逝者为大,我不想用言语再来说我的三叔,不管他在怎么样,我们作为后辈的都没有资格去东说西说,就只有怀念过去,把美好记在心里,忘记过去他那伤心的点点滴滴。

安息吧!

(20111103)

生命的礼赞8篇同标题作文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