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搞”花木兰作文写作指导
初二 记叙文 3247字 5981人浏览 dalianhaishi0

“恶搞”花木兰作文写作指导

阅读下面的材料,根据要求写一篇不少于800 字的文章。(60分)

喜剧演员贾某在一档节目中“恶搞”了花木兰,被一个叫作“木兰文化研究中心”的组织揪住不放,强烈要求贾某向全国人民道歉。贾某道歉后,有些人似乎受到了启发。道长孟某发长文批判导演陈凯歌新作《道士下山》扬佛抑道,影响宗教和睦,要求陈导向道教界、向社会道歉;六小龄童认为贾某道歉开了一个好头,要求恶搞《西游记》的影视剧也要道教。

对此,网上意见不一,有赞同道歉的,认为恶搞不等于创新,不能为博眼球将经典恶俗化;也有替贾某、陈导等叫屈的,认为创新可以打破樊篱,况且花木兰、孙悟空等原本就是虚构的文学形象;更有网友戏谑“金庸塑造了众多邪道形象,强烈建议孟道长起诉金庸,保卫道教”。

该不该道歉,你怎么看?要求选好角度,确定立意,明确文体,自拟标题;不要脱离材料内容及含意的范围作文,不要套作,不得抄袭。

此题沿袭了2015年全国一卷作文“小陈举报父亲在高速公路开车打电话”的风格,同属于新闻评论型作文。需要学生多关心时事,这样才能写出言之有物的文章,但难度不小,需要学生具有很深的文化积淀。文题中多次出现“创新”,可见扣住“创新”来写是扣题的。可以从以下方面立意:

【写作提示】

(1)从需要道歉的角度分析:演绎经典固然可以创新,但起码需要尊重经典,对经典怀有敬畏之心,不能将恶搞等同于创新,将恶心等刷于开心。参考立意:①要有敬畏之心,创新也要守住底线;②树立正确的价值观,净化社会风气。

(2)从不需要道歉的角度分析:什么样的改变才算创新,谁也说不清,花木兰、孙悟空等原本就是虚构的文学形象,不属于哪家哪户哪个研究组织,没有触犯版杖,凭什么一些研究机构或个人要求他人道歉?难道你们的就是经典?就是遵循事实?参考立意:①允许创作的多元化,不能动不动就罗织罪名,百花齐放才是春;②自信者自强,自卑者敏感。包容才能大气。(如有其他立意,符合材料含意即可,以上提示仅供参考)

1、传承经典,创新之花更加鲜艳(在传承中创新)

2、恶搞与创新

3、文艺创作多元化,百花齐放是春天

4、包容各种创作,让我们静观创新花开

素材列举:

1、金庸武侠小说是文化创新的典范

★突破了传统的武侠小说的套路,加入了时代背景,使小说更加真实。如《射雕英雄传》的背景是北宋末年、南宋初年,《碧血剑》是明末清初,《鹿鼎记》是康熙年间。

★武术的招数的命名用了一些历史典故。如著名的美女拳法招数是:西施浣纱貂蝉拜月昭君出塞绿珠坠楼贵妃醉酒……

★《逍遥游》成了武林秘笈

★《笑傲江湖》中的人物黄钟公、黑白子、秃笔翁、丹青生并称梅庄四友,寓意琴棋书画。

★众多武林人物的名字都具有很深的文化韵味。

★情节中融入了佛道思想

2、电影《大圣归来》是创新的典范

齐天大圣孙悟空被如来压到五行山下,神通尽失,被唐僧的前世——小和尚江流儿救出,因为手腕上的封印没有消除,那时的大圣是一只有着桀骜不驯臭脾气的普通猴子。当面对专门抓童男童女的妖怪时,他犹豫彷徨,有心想救那些孩子,却又怕失败丢面子,到底是一走了之还是拼死一战?在江流儿的感召下,大圣手臂上的封印解除,手拿金箍棒的齐天大圣重新归来。

这部动画电影继承了《西游记》的传统,又在故事情节上作了开拓,展示了齐天大圣在善恶面前的内心斗争,使孙大圣具有了普通人的特点,感动了观众。

3、某导演导演的影视剧《林海雪原》中杨子荣与座山雕为争一女子而斗是恶搞,是亵渎经典。

教师示范

百花齐放,文化才能繁荣

喜剧演员贾某在一档节目中“恶搞”了花木兰,被一个叫做“木兰研究中心”的组织揪住不放,强烈要求贾某向全国人民道歉。对于这件事,我认为道歉大可不必,只要无伤大雅,社会应对文艺创作持宽容的态度。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形成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局面,我们的文化才能繁荣。

春秋战国时期,那是思想自由的年代,人人都可以发表自己的见解,表达对人生、对国家、对世界的看法。没有谁压制谁的问题,有的只是辩论,和互相的赞赏和包容。孔子、老子、庄子、孟子、荀子、墨子、韩非子著书立说,这样形成了洋洋大观的百家争鸣的局面,这一阶段,成为先秦历史上文化最为繁荣的时期。

到了汉代,印度的佛教传入中国,汉朝的文化精英们并没有排斥它,而是宽容地接纳了它。一时间佛教在中国兴盛起来。佛教文化并没有侵害了中国文化,而是极大地丰富了中国文化,而且逐渐本土化,儒、佛、道一起构成中国的传统文化,并影响着中国人的人生观,平衡着中国人的心态。

唐代是伟大的时代,之所以它伟大,是因为它包容,所以才创造出灿烂辉煌的文化,无怪乎有些人想“梦回唐朝”了。李白、杜甫、高适、王维等诗人并没有指责对方的诗歌不和某些规定或者冒犯了什么,而是相互理解相互包容,这才使得大唐诗歌达到了顶峰。白居易写《长恨歌》讽刺唐玄宗,这要比恶搞严重得多,但是唐朝皇帝并没有治他的罪,而是任其流传;这事要放到清朝康乾年间,那总是杀头的罪过。康乾年间的文字狱,使多少人断送了性命。一句“清风不识字,何故乱翻书”被认为是讽刺清朝皇帝,作者戴名世下狱而死。在这个文化遭到压制的时代,许多读书人只能钻进“四书五经”之中。文化创新遭到挫折,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历史悲剧。

时至今日,科技极其发达,相应文化也应该发达,而有些人的心胸却不如古人,常常以权威的身份指责这个不对,那个也不妥,还必须让人道歉。我认为,我们的文化工作者,特别是一些高级文化知识分子,应当具有宽广的心胸,能容纳新出现的文化现象,寄予积极的引导,多传递正能量,这样我们的文化才能持续繁荣。我们也相信,时间是一条河,那些文化中的杂质,终究会被冲走,沉淀下来的一定是精华,进而成为经典。百花齐放,开放包容,文化创新才能有芬芳的春天。

创新无错 何必严苛

当花木兰在改编的喜剧节目中更令人喜 爱,更让人感觉真实时;当“邪道士”走 进红尘,,更让人向往道教的崇高,清幽 时;当孙悟空放不下紫霞仙子,活在我们 的身边时。我们是否该回过头来想想,当 我们把所谓的经典束之高阁,供上神坛,

是不是已经失去了经典的意义了呢?

对此,我只想说=创新无错,何必严苛。

当木兰不穿军装,反饰红妆,她是否也走进 了你的心堂,花木兰由感人至深的“从此替爷征” 变成了喜剧节目中不带丝毫豪气反而柔媚毕现的 小女子,我们是否也对她多了一层认识?当《神 雕侠侣》总的尹志平不再做一些下流之事,我们 是否会更加讨厌他,反会笑他道貌岸然,虚伪做 作?当《西游记》中戾气冲天不可一世的妖王脱 下战衣,变成《大圣归来》中的“马猴脸”,我 们是否感受到了他心底的纯洁干净和善良?当 《水浒传》中的鲁智深上了五台山后真正地做起 了和尚,不嗔不恨,不贪欲不妄想,我们是否会 笑他活得可悲,反不如一刀下去豪快?

归根结底,不是我们心中的怀疑,而是思想 开始觉醒,人民开始进步。人类的第一步是亚当 夏娃偷吃了禁果,虽然从此被赶出伊甸园,但也 从此获得了自由。我们已经不再是古老封建制度 下的良民,我们不甘于被奴隶,不甘于被禁锢, 我们将文学经典改编,甚至恶搞,这也是源于我 们心中对于亘古不变的事物的探索和理解。有人 说:“一千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这证明 了同一部作品可以反应出人们不同的灵魂,“二 度创作”的理论也早已被大家所公认,经典的再 次创新也不可避免,创新无错,何必严苛呢?

只有创新,才历久弥新,亘古长存。我 们的创新是源于人性的曲直和感情的多样, 既然如此,我们为何非要钻牛角尖呢?通过 改编,甚至是恶搞,越来越多的人们明白了 神性的虔诚,人性的真实;理解了人无完人 的现实,坚持本心的真实;品尝了真善伪善 的酸辣,明白了心计心机的虚假。我们把经 典拉下神坛,撕掉虚伪,露出真实给世人们 观看,又何尝不是把它捧上更高的神坛,更 加受人尊重和理解。只有思想自由的民族, 才能在世界民族之林里茁壮成长。

创新,是一次辨明是非曲直的探索, 是一场思想自由灵魂的革命,是一首 冰与火的战歌,炙热,却夹杂着欣喜。 创新本无错,何必太严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