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开有声
初一 散文 1622字 359人浏览 山东白云悠悠

母亲住在离县城不远的乡下,她最大的喜好就是养花。母亲家的院子里种了近50种的花,有满天星、四季锦带、千日红、双色玫瑰、美人蕉等等。我每次去,母亲都带我到园子里四处转一圈,让我看哪种花已经开了,哪种花长出了许多骨朵。什么花香味浓,什么花花朵大。如果栽种了新品种,她更是很高兴地把她知道的这种花的所有信息都传递给我。而有些花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母亲还自豪的告诉我,有许多从门前经过的人都曾特意来院子里看花。后来,还有几个城里人在院子里选了几种花拍了照。

母亲养花在村里是出了名的,常有爱花的人来向母亲索要花苗、花籽或分根掰枝,无论单位或个人,母亲从不吝啬,都慷慨相送,并以此为乐。许多人都不知道母亲姓什名谁,但一提起养花的老太太却几乎人人皆知。

母亲养花十分尽心尽力。有时干旱无雨,她天天起早用水桶拎水浇花,母亲爱花、护花之心,令人叹服。

母亲喜欢花草,也喜欢拿起针线在丝布上绣花。母亲常把绣有花鸟蝶兽的布做成窗帘、枕套、座垫。她绣的鸟活灵活现,有的展翅欲飞,有的顾盼含情,有的双栖枝头,有的引颈高歌------她曾为自己绣了一个门帘,上面有20多只鸟,它们形态各异,色彩鲜艳,种类不同,且有相应的花草枝头相衬,鲜艳而华丽,丰富而清秀,是她用了将近半年的时间完成的。见到这个门帘的人大都赞叹母亲的审美,耐力和韧劲儿。

母亲是个心灵手巧的人,她常用印纸把花样印在底布上,或照挂历临摹自己喜欢的图案创造出新的花样。她还把房后的梧桐树,部分地照样绣在沙发罩上,那黄色的花序和五角的掌状叶足可以以假乱真。新颖而别致,是任何人在购物商场上都买不到的。

母亲有个绣线包,包里有丝线、尼龙线、细毛线、青纶线等许多种。粗细不等,颜色几十种,这些线有的是她自己看了喜欢买来的,大多是亲朋好友送的。母亲绣花十几年了,绣花的经验很丰富,什么质地的布绣什么材料的线,用什么颜色来搭配,她调配得非常地恰到好处。她绣的枕套,座垫等不计其数,但自己留用的少,送给别人的多。

年过半百的母亲注定了与花有缘。她养花,爱花,赏花,画花,绣花。对于在乡村长大的,并生活至今的母亲,这份喜好给她增添了无限的乐趣。使她的生活更加丰富多彩起来。她院子里的花越养越多,越养越好。她绣的花越来越逼真,越来越漂亮。

今年夏天,我又去看母亲,母亲和我聊过许多之后,又提到了花。她很欣喜地对我说;“你看见过夜来香开花吗?”我说;“这花不是在这儿常见吗?它开花的时候有什么不同吗?”母亲说“你看看就知道了,它开花的时候有响声,我也是近几天才知道的。”母亲告诉我开花的时间是晚上7 点左右。快7点时,母亲从屋里拿出一个木方凳让我坐在夜来香花丛前观看。这些夜来香植株正是花期,有的花已绽放过,花瓣萎蔫,相互贴近,水分外逸。有的开得正旺,金黄灿烂,鲜嫩欲滴,清香扑鼻。有的含苞待放,展露微唇。母亲指给我一个相互包绕露出部分花被的花蕾说:“你就看这样的骨朵,一直盯着,别离开。”我满心好奇的坐在凳子上,目不转睛的瞧着它,很怕失去这个难得的机会。但看了几分钟,不见它有一点动静,刚有些不耐烦,突然发现花瓣有点外展了,这变化虽然很微妙,但却清晰可见。我兴趣抖增,集中精力观察,两三秒钟之后,细长的骨朵的端部又膨大了,再后来,微微的张开了小嘴儿,随后便“扑棱”的一声,花瓣全部打开,且十分到位,瓣片和花梗几乎垂直,眨眼之间完成。

也许是看惯了电视里慢镜头的花开过程,我惊诧于这瞬间的变化,。那淡绿色修长的筒状花萼在这瞬间一下被挤向花朵底部,如脱去了半身的绿色衣裤,迅捷而利落,没有一点被撕裂的痕迹。而那花开的声音柔软、细腻、轻灵、甜润简直无法用语言来描绘,真是美妙极了。

这是我第一次听见花开的声音。我惊叹于大自然的神奇和美妙,它赐予人们的很多。有的我们可能司空见惯,熟视无睹;有的需要我们细致观察,用心体会才能领悟到它的绝妙之处。并使人终生难忘。

花开有声,更增其妩媚,艳丽;更令人陶醉。花开之声,是人世间无法奏出的音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