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花
初三 散文 1164字 155人浏览 陈俊洁Jenise古

彼岸花

看见的

熄灭了

消失的

记住了

我站在海角天涯

听见了土壤萌芽

等待昙花再开

把芬芳留给年华

彼岸没有灯塔

我依然张望着

天黑

刷白了头发

紧握着我的火把

他来

我对自己说

我不害怕

我很爱他――――――――――――――――――王菲《彼岸花》

走过君得利的时候,我听到了这首歌。王菲的声音在空灵的旋律中如丝绸般光滑细腻,庸懒地传入我的耳朵我拐进那家音像点,买下了这张CD 。老板是个中年妇女,微笑着说你慢走。

我想起那天开完表彰后,老班狂吼的样子。他说,你们为了哥们儿义气不惜伤害最爱你们的老师,所以我决定按规章制度办事。

然后她的眼里沁满了泪水,眼圈变红,低声抽泣着。

我听到了有人将怨气发出来的声音,可是眼泪掉在地上了有声音吗?心碎掉了又是什么声音呢?

老班早已泪留满面。

整个晚上我都在听这盘CD ,王子和公主的传说还有一朵凄艳迷离的花开在夜的中央。我思考着一个问题:为什么老班也会留泪呢?是为了怕再次受到锥心的伤害吗?

或者根本不是。

我想起了妈妈。她擦眼泪的时候就像老班那样。但是我知道妈的疼是一道永远也愈合不了的伤口,不像老班。

空灵的旋律塞满了我的耳朵,我安静地听着,已是晚上3点过了。 给哥发消息吧,我对自己说,哥,我现在想流泪。

几秒钟后,一条新消息发了过来:心痛?那就让心里的泪流走,从此内心就不再伤痛。

看着看着,泪水就无声无息地滑落,流到嘴里,居然的是苦的。然后我说,哥,我的泪好苦好苦。

哥说,不怕,有哥在,妹妹的泪不苦,哥帮你把泪拭干。

我又哭了,为感动而哭。从来没有一个人会这样清楚地了解过我,我几乎没有朋友,其他我周围的人们都捧着面具来生活的。他们会说我的坏话,一点点小事立刻被他们传的沸沸扬扬的,我讨厌这种生活。

很多时候我很想交朋友,我需要有人疼我,有人理解我。可每次这样的感情到了我手里都会不动声色地变成爱情,习惯似的。

于是我开始了屏弃。

直到今天我才发现,其实哥挺好的,至少不想父亲那样冷漠。

哥,如果哪天我有了嫂子,你还会想现在这样疼我吗?

会,一直都会

为什么我没头没脑地问。

因为我是你哥,永远都是,并不因时间的推移而改变!

突然之间就有了一种温暖的感觉,我开始懂了,自己并不是世上多出来的一个人,至少还有人疼我。然后一下子就想到了自己的小童年,穿裙子,扎红花的时代慢慢蔓延开去,犹如一颗石子掉到湖里,漾起了一圈一圈的涟漪。 睡了吗?哥知道你困了

我是被消息惊醒的,哦,哥发的。

恩,可是哥,我怕你不理我了

怎么会呢?小笨蛋。哥把机开起,你想给哥发消息的时候,就发过来,OK ? 那我睡了哦

好好睡吧!

我睡着了,很香很香。

如果可能的话,会有那么一段时间,我以为自己成了没有欲望的人,厌倦了世间的一切。我拼命地找,想抓住某种东西以获得内心的安宁,哪怕是一句话,一首歌或一个人。

就在开口说爱的瞬间,花与彼岸的鸿沟消失了。爱情是从此诞生还是从此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