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公寓的冷与热
初一 议论文 2203字 43人浏览 xiaomaotiao

老人公寓热与冷

http://www.sina.com.cn 2004年09月20日03:37 人民网-华东新闻

新华社记者 许群 新华社通讯员 金簪

老龄化社会提前来临和养老观念更新,吸引了一大批民营资金投入。在杭州与温州两地,出现了民办老人公寓市场冷落与火爆的不同境遇,表明政策还没有跟上市场的发展 “银发世界”商机无限

近来,在房产市场观望气息浓重的形势下,老人公寓却势头不减,供不应求。

今年入夏,杭州“在水一方”社区推出一家老人公寓,共50个床位。尽管收费不菲,连床位带护理每月至少1000—1500元,但仍被一抢而空。

老人公寓看好,首先是因为我国老龄化社会提前来临,而各种设施供给不足。据统计,杭州现有60岁以上老人89.6万,占全市人口13.94%。而养老机构只有234家,8447张床位数占老人比例与国家要求相差很远。人们的生活观念发生很大变化,如今,老人到养老院养老、追寻自己的快乐成了时尚。浙江大学城市学院社会学专家沈彬分析说,现代城市家庭独门独户,老人的孤独感越来越重。老人公寓让老人们重新回到交际社会,在更多的同龄朋友中找回快乐并开始新的生活。

另外,许多老人既不想成为子女的累赘,也不想为子女“打工”。沈彬说,现在老人不再把赡养与否作为“孝”与“不孝”的衡量标准。父母子女住在一起,因生活习惯不同反而会有矛盾,分开后有空再相聚,感情反而会加深。

此热彼冷诸多原因

在我国,老年消费者群体不仅随着人口老龄化基数的攀升而扩张,同时,老年人的购买力也在逐渐提高。2000年,退休金加上再就业收入和赡养费的总额已达到4000亿元之巨。

巨大的市场潜力与相对空白的老年产业和消费市场,已形成了强烈的反差,引得民间投资机构纷纷涉足养老市场。近来,很多民企表示想出资兴建老人公寓。

温州是我国最早出现社会福利机构民营化模式的地区,民间资金的注入,使全市出现了一批规模和设施都上档次的准宾馆式的老人公寓。几年间,温州养老福利机构从68家发展到378家,市区的民营老人公寓已达125家。

民企与公办的养老机构不同,建设的大都为大规模、高档次、宾馆式的老人公寓,而且民营老人公寓个个都床位爆满,生意兴隆。在杭州等地,情况正好相反,公办的或其它养老机构床位都爆满,而民办的门庭相对冷落。

“松龄苑”是杭州较早开业的一家民营老人公寓,拥有标准单人房、双人房、三人房75套,床位143张,房内宾馆式配备,是市内档次较高的老年公寓,而且与公园接壤,环境优良。但是,从2003年开业以来,入住率一直很低,平均入住率不到25%。据了解,其它6家民营老人公寓的情况也大致相当。然而,公办的老人公寓却出现排队现象。

民营老人公寓为何受到市场冷落?

“松岭苑”副院长任钟麟说原因有三:一是对民办老人公寓不放心,怕其偏重赢利,服务不足;二是民办公寓不能完全享受公办福利机构的待遇,每月床位费比公办贵200—500元,使老人们望而却步;三是政府没给民营养老机构优惠政策,老人公寓究竟属于福利机构还是赢利性机构尚不明确,相应政策无法配套。

至于温州民营老人公寓火爆原因,杭州市民政局社会福利处副处长王克远认为,这是因为杭州和温州的社会背景不同。温州有200多万人在世界各地经商办企业,子女有经济实力,家中年迈父母的养老成了他们最大的后顾之忧。因此,办好老人公寓,不仅是大多数人的愿望和需求,在当地也有一个成熟的有利可图的市场。温州老人的观念比较超前,喜欢享受,也会算经济账。他们将城市中心的房子出租,自己入住老人公寓,这样不仅可以过群体生活,还有一定的赚头。另外,温州的社会办养老机构起步较早,相关的政策配套比较成熟和齐全,

也十分优惠。到去年为止,温州的民办养老机构已居全国各大城市之首,成熟的社会环境与政策是民营老人公寓健康发展的关键。

政府民企各有说法

因老人公寓入住者以工薪阶层为主,各级民政部门在兴办养老福利机构时,将其定性为福利机构而非赢利性机构,对民营养老机构实行最高定价标准限制,没有按市场需求浮动价格。这就造成了一方面公有养老机构每年能获得财政补贴,处于不计成本的运营状况;另一方面,民营老人公寓因政策不优惠,致使大量投入的成本无法收回,处于收支不平衡、难以为继的窘境。

由于准入门槛较高,开放度不够,加上政策不平等,造成了杭州许多民企对投资民营养老机构持观望态度,形成了国家对养老机构投入不足,而大量游资闲置不能为老龄社会作贡献的怪圈。对此,政府也有苦衷。杭州市民政局社会福利处副处长王克远说,福利机构社会化是社会发展的必然趋势,但目前赢利性会驱使很多民办福利机构为追逐利益而损害弱势群体的利益,使老年人福利减少。政府投资兴办,能较好解决保障与非赢利的矛盾。因此,政府必须加强对民营福利机构的审批把关,不可能向民营养老机构提供与公办福利机构同样的待遇。

民企则不完全同意这些解释。浙江银发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企划总监余先锋认为,完全依靠国家来解决养老问题是不可能的,应该充分利用民间资金,创办多种所有制形式的福利机构和福利事业。他建议,像医院管理那样把养老机构分成赢利性和非赢利性两种,分别实行不同的政策。非赢利性福利机构由政府举办,主要满足“三无”老人的生存问题;而赢利性养老机构,完全可以放开市场,充分让民间投资介入,实行市场化操作。只有这样,老人公寓领域的竞争才会充分,床位价格才会降下来,才能充分满足不同阶层的老人的各种生活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