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检作文
高一 记叙文 1790字 171人浏览 yjl661027

徐州市三检作文评讲

律动之美

老舍曾言:生命是种律动,须有光有影,有左有右,有晴有雨,滋味就含在这变而不猛的曲折里。诚然生命在流淌,在变化,随之变化的还有对美的欣赏。

《四世同堂》中的钱默吟先生一家在和平年代,遵循着士大夫的生活习惯——诗画琴棋诗酒花,与人不即不离,而当战事来临,钱先生便舍弃了一切文艺恬淡的习性,投身于抗战事业中铮铮陈词道; ‘‘在之前,我有诗,有酒,有花。但当敌人到我家门口时,我便有反抗,有流血有牺牲! ”钱先生一切变化体现了他对美的不同阶段评判标准的不同,他虽爱北平的闲适之美,而世事变迁,他便觉得出反抗与牺牲之美,与之相较,《水浒传》中的人物虽侧重于描写几位主要人物的事迹,却没有从内心体现其在时代变迁中变化,提起其各中似乎永远是“杀的手顺”的鲁莽大汉形象,恕我愚见《水浒传. 》的败笔就在于此。

再回首看白的一生,美名在外,认为长安城小壶中日月长,贵妃研墨、力士脱靴的得意之时。认为:“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时安逸为美。而当一切梦醒,他就又回到了那放大自由之美中,酒入愁肠,七分酿成了月光,余下三分啸成了剑气,秀口一出,就半个盛唐,李白的跌宕起伏之经历,也造就了他不同时期对美的不同欣赏,成就了不同风格的浪漫篇章。

回到现实,地球变成了个“村”,中西方文化碰创而彼此升华。天

空中洁净轻柔的白云舒展着。裁下来宜题杜牧的七绝,宜绘唐寅的扇画,宜衬莎士比亚的戏剧,也宜做巴黎圣母院的背景。人们也从百年前遇见洋鬼子时的恐惧、厌恶变成了如今对西化风格的建筑的欣赏与喜爱,中西方文化的彼此融合,使不同年代的人对美的欣赏标准产生了变化。

沈从文在《烛虚》中写道:生命实在是本大书,内容复杂,分量沉重。而生命留给我们的变化,就像是河流留给土地的变化。平静时喜爱河水的清凉,而泛滥时又想念独处的清净。但变化不可选,我们的人生各阶段有不同的磨难与痛苦,但好在也有不同的美。

沈从文:人生实在是一本书,内容复杂,分量沉重,值得翻到个人所能翻到的最后一页,而且必须慢慢的翻。

老舍曾言:生命是种律动,须有光有影,有左有右,有晴有雨,滋味就含在这变而不猛的曲折里。

美绽放于身边

喜爱川端康成的碎语:“凌晨四点,看海棠花未眠。”

这是怎样的一种心境,于凌晨四点轻嗅海棠花的芬芳,感受海棠的美,生活也因而简单纯净。能够感受身边的美,生活也定会多姿多

彩。

因为总是在美的风景中走过,老王回忆往昔岁月时才会欣慰于生活的美,其实不是他幸运,总是遇到美,而是他足够睿智,懂得去发现,感受身边的美。葱茏的树林、狂暴的河流、雕像喷泉、石堡宫殿这些都存在于我们身旁,关键在于我们能否驻足,欣赏领略其中的美。 如维纳斯,那尊断臂的雕像,无数人为其残缺的手臂而遗憾,妄想着为其补缺完整,但是断臂维纳斯又何尝不是一种美呢?因为残缺而更有吸引力,吸引着无数人为其放飞想象,给世人留下想象美,这种缺憾其实也可以为生活添一处美景。

诚然如七堇年所说:“生活并不都是白玫瑰,红玫瑰。”我们不能奢望人生路漫漫全是玫瑰与喝彩,但是我们可以有一颗善于发现美的心灵。王巩因”乌台诗案“贬至岭南,其歌姬柔奴毅然相随。当苏轼问其岭南生活的辛酸时,柔奴却道”心安处,便是吾乡“于她而言,即便是在偏僻的岭南生活,也一样是美的。随着王巩,他亦可见断壁陡崖之美,怀着一颗平和的心,热爱着生活,哪里都是天堂。

像沈从文般在文革期间历经种种苦难。却仍不忘门前一池荷花的摇曳,在给张兆和的书信中写道:“池中荷花甚美,你若来。。。。。”,不管境遇如何,他依然怀着对生活的信心,那满池的荷花也就成了张兆和的如花笑靥。

美总是存在于身旁,无论何时我们都应该有一双能够辨美的慧眼,如此才能感受到陶潜“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喜悦,才能懂得苏轼“穴纸出痴蝇“的乐趣,才能理解李白”且放白鹿青崖间“的不

羁才能欣赏张岱”纵舟酣睡,十里荷香“的情趣,,,,,

美是绽放于身旁的,阿兰说:“对于忧郁者,我只有一句话,向远处看。”看一看山川草木,看一看风光的旖旎,为一片落叶,一声鸟鸣而驻足,用心感悟身边的美,生活便会多彩,岁月便会静好。

苏东坡诗曰:“钩帘归乳燕,穴牖出痴蝇。爱鼠常留饭,怜蛾不点灯。”大意是,钩着不敢放下的窗帘,是为了让乳燕归来,看到冲撞窗户的愚痴的苍蝇,赶紧打开窗让它出去,担心家里的老鼠没有东西吃,时常为它们留一点饭菜,夜里不点灯,是爱惜飞蛾的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