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时再见小河美
初一 散文 1498字 287人浏览 840917lin

何时再见小河美

平定县阳胜中学八年级72班 白雪威 指导教师 孙文娟 “好热啊!”我躺在沙发上,一边吃着雪糕一边感叹着这天气的炎热,“唉,这么热的天叫人怎么活呀! ”哎!对了,不如去河边玩玩吧,既能痛痛快快玩儿,还能解暑。嗯,对,要快点去,不然一会儿热得连走路的力气都没了。

嗯?不对吧,难道是我走错了?怎么还没到小河边呀。不可能呀,这条路我都走了快十年了,闭着眼睛都能走到,怎么可能走错呢? 我实在不敢相信,在我面前的就是记忆中的那条水流潺潺,清澈见底的小河。如今河水已经完全干涸了,河床裸露,河滩边(不,我已经找不到河滩了,应该说原来的河滩边) 几棵柳树低垂枝条,叶子也因缺水和炎热而略显焦黄,树木显出疲倦之意。我找不到任何生机。河底的沙子里一点水分也找不到,我用手捧起一捧泥土,很烫手,我倒掉泥土,看了一眼手掌,发现手掌已经完全变干,手心的汗水已经被沙子吸走了。

曾记得,小河是我们儿时的乐园,我们在哪里玩过多少次捉迷藏,结果因为有人耍赖而闹得啼笑皆非,夏日也不止一次的在河里游泳,冬天在冰面上赛速滑。

曾记得小河是我们儿时的舞台,我们不止一次在河边树林那上演英雄与土匪的故事;我曾记得,小河是我们童年的竞技场,我们不止一次在那比过谁潜水最厉害,谁的憋气时间最长。

曾记得,小河是我们经常探索的新大陆,我们曾在那儿寻找蝉蜕,

掏过鸟蛋(虽然被妈妈教训了不止一次),捉过蝌蚪;

曾记得,小河是我们的生物课堂,我们曾发现过好多“新物种” 曾记得,小河曾在我们被爸爸妈妈误解时,安慰我们…… 曾记得……

那条河承载了我们的童年,承载了我们家乡的历史,一代代人的记忆都在她身上。我小时候曾听爷爷说过,那条河是永远不会干涸的,只要她还在流淌,我们村的历史就会一直书写下去。据说正是因为这样,我们这的人在抗日战争时期才有信念顽强的与敌寇战斗(当然,这只不过是爷爷的片面之词吧,但即使是假的又何妨呢?)

“只要这条河还在流淌,我们的记忆就不会消失。”我小时候曾不止一次的这样想过,我们的记忆也是永远不会消失的。可是就在短短的几年时间内,这个想法就破灭了,村里这几年开始硬化道路,原先房屋周边的绿色全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单调的灰水泥,房屋边找不到一条蚯蚓,一只甲虫,更别说蜻蜓和蝴蝶了。在硬化道路过程中有一条要经过小河,结果把河床弄得乱七八糟,到处是被挖出的河泥,小河被折腾的不成样子。我还听说小河上游以前被砍了不少树,结果山上的泥沙全冲进了河里,河床不知道高了多少,水流也减小了很多……终于,村里的道路硬化工作完成了,而小河也断流了。短短的几年内,原先水流潺潺,永不干涸,清澈美丽的小河变成时常断流,水量极小的“时令河”,这是何等的悲哀啊!

可是,我真的无法接受这一现实。我沿着河走,希望能寻到一点水,我也不知道我走了多远,找了多久。(反正汗水浸遍了全身,嘴

唇也开始干裂了,不过我却感觉不到痛苦,大概是被这天气弄得麻木了,因小河的变化而感到悲凉了吧,我也很奇怪我当时是怎么坚持下来的)……终于,我终于找到了水(我感觉快要哭出来了) ,可是,这哪是水啊,这是一个小水洼啊,这不是那种纯浄的水,而是被污染的水,水面还有一个废弃的农药瓶子,水里黑压压的都是蝌蚪,有不少蝌蚪因缺水而曝死在水洼边,那种情景太过凄惨了。我看着那些蝌蚪,心里满是忏悔之意。它们本应自由的生活在那美丽清澈的河里,可现在却只能挤在这小小的水洼里等待死亡……这一切的一切,我实在无法在看下去了!那种罪恶感压的我喘不过气来了,我无法在面对它们了,只得默默离开了。

希望人们能重视起我们的周边环境吧,小河啊,我何时才能再见你的美丽容颜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