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逝水流年
初三 散文 878字 24人浏览 儒雅的张美丽

我的逝水流年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开始习惯暗黑的夜。让它浓重的墨色将我裹住,虽然很累,但很安心。并不是每个人都可以感受得到,也并不是每个人都可以生活得像谁谁谁那样快乐。这并不是我所想要的生活。

可是当我在夜的目光中渐渐长大的时候,我发现我再也走不出它的圈。圈住了我,圈住了所有我可以得到的光明。那不是谁的错。只是命运弄错了剧情,故事才得以发展。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为什么每个人都有灵魂,那才是人们所能拥有的最纯洁的东西吧。它是虚幻的,但却又那么飘离不定,它没有固定的形状,可是,它却可以在一刹那间灰飞烟灭,却可以在你一不经意间就吞噬掉一切,你的肉体,你的思想,然后腐败。我不是那样的人,我想。我的孤独只是为了保护我的灵魂吧。我没有她们美丽,也没有她们讨人喜欢。可我是坚强的,我有一个纯净的灵魂,至少。

喜欢看韩寒的文字,漂亮,洒脱,飘逸。在每一个墨黑的夜伴我入睡。他说,天才不是全才。可我们还不是为了中考那场浩大的战争仍努力着。为了考上一个好高中,而不管自己喜欢与否。这是我们的责任吧,我们必须在这种种题海中熬过。于是我也开始习惯。从某个时间开始,我发现我能够用我的直觉判断事物的准确性时,我开始用双手在黑色键盘上敲打那些或多或少并不是我们这一代人应有的文字。我想我老了,可是14岁的年龄啊,为什么,为什么啊。甚至连大的世面都未曾见过,可是我却老了。这是我一直都感到悲哀的。 可是当我站在某个点上回头时,眼泪就掉下来了。那时我是那样的快乐,天天都有阳光从指缝泻出,天天都有风铃响彻耳边,天天都有笑脸等着我。可是,可是,可是,一切都变了,四周的景物都被拉长了,变得好陌生,陌生得连我是谁都不知道了。于是,我要学会一个人忍受耳边的所有闲言杂语,我要学会一个人克服所有的困难,于是,我开始可以习惯。习惯自己一个人骑车,一个人吃饭,一个人在灯下读韩寒。于是,我开始长大。

孤已将我重重围住,我再也逃不出了,于是我开始选择逃避,于是我开始选择放弃。于是我就14岁了,于是我就再也看不见阳光,再也听不见风铃,再也逃不了。于是,我14年的光阴便如此逝去。

于是,我就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