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诗的灵魂
初二 散文 716字 165人浏览 后古画意攝影

放眼中国的诗界,不乏得出中国是一个文化气息浓厚的国度的结论。中国是一个古老而有蕴涵的国度。而古代的中国,诗词的兴盛,大凡每一个中国人都有目共睹,但相对诗界的辉煌,酒的作用却不是每个人都共知的。

“何以解忧?惟有杜康!”英雄一世的曹孟德,他的豪情壮志在酒和诗的徘徊里更见一斑;“三杯两盏淡酒,怎敌她晚来风急?”婉约动人的李清照,她的柔婉清丽亦在酒中荡漾出清澈的纹光。

酒的美,凭我这秃拙的笔自然无法把它描绘,但却有人在很久以前就给它定了价!“金樽清酒斗十千”,它的价值可见一斑。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酒的高雅亦非我这拙劣的纸张所能记叙,但我想自号“醉翁”的六一居士必是能“述以文者”

。而那“性嗜酒,家贫不能常得”的五柳先生亦对它情有独衷!

文曲星谪落人间的诗仙李太白,在酒后的夜晚独自舞剑,却孤寂难眠。是“举杯邀明月”的情怀?还是“对饮成三人”的意味深远?这我无从得知;山水田园诗人王维的“劝君更饮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又岂是我等凡夫俗子所能言传其深意的?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酒和诗,诗和酒,面对它们,愚钝的我早已分不清孰酒孰诗。面对诗与酒这两种至美的事物,我不禁提出了没有酒的存在,会有如此好诗的疑问。

当然,美的事物往往会得到所有人的赞美,这不……

孟浩然路过老朋友的庄园,因为有酒的存在,于是有了“开轩面长圃,把酒话桑麻”的闲适与自得;“烟笼寒水月笼纱,夜泊秦淮近酒家。”杜牧为何会近酒家而泊船?是自己想喝酒还是秦淮惟有那一家靠近酒家的旅店?这我无从考证,但我敢肯定晏殊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爱酒的诗魂。有诗为证:“一曲新词酒一杯”,我在心中问道:难道无酒就无新词?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诚然,不管是酒还是诗,都是文化的传承,也是文明的积淀,让历史来见证它的,它们的辉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