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迹痕留
初一 散文 1169字 304人浏览 琥珀梦工场

一尺华丽,三寸忧伤,拈一朵情花,呷一口墨香,细品纳兰词。

——题记

自古便有“不爱江山爱美人”的顺治皇帝。可见,人难免过不了情关,一段情便是一道伤,伤口深深刻在心上,留下无法磨灭的印迹。这样的心触碰了宣纸与笔墨,留下了浊世佳公子纳兰容若的“念西风独自凉”,留下了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兼顾佛缘与情缘”。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北宋以来,一人而已。”被冠以如此头衔的纳兰容若,并非像岳飞、文天祥那样忧国忧民,拥有满腔报国热情,而是被“疏密共晴雨,卷舒田晦明”的忧虑萦绕。青梅竹马的表妹入宫为妃,从此高墙隔离,再无相见之期,悲痛之余挥笔着下“一生一代一双人,争教两处销魂,相思相望不相亲,天为谁者?”奈何娇妻早逝再次把结疤的伤口狠狠撕开,撕裂了“看尽一帘红雨,为谁亲系铃。”与红颜知己沈宛却因满汉差异而“寂寂绣屏香篆灭,暗里朱颜消歇。”家家争唱纳兰词,纳兰心事几人知?

一句“点滴芭蕉心欲碎,声声催忆当初”又“忆”起曾经多少情意缱绻的呢喃?一首《调笑令》自嘲了多少伴君千日,终须一别的迷离之情?席慕容曾说:我们也来相约吧,相约着把彼此忘记。但是心中一笔一划刻下的痕迹又也岂是轻轻松松便可挥去的?“被酒莫惊者睡重,赌书消得泼墨香。”思爱再笃又如何?再忆起无疑又是再在心中补上一刀。

纳兰可曾想过,与卢氏曾经如胶似漆已消散无形,沉重的刻骨铭心,锁住了他的心,更锁住了沈宛的深情?“而今才道当时错,心绪凄迷。”他记得沈宛陪伴的点点滴滴,记得沈宛一直守护的不离不弃,但是他更清楚的是,沈宛要的他已给不起,在心中说了无数次对不起,他再没有勇气坚定地说出那句“我爱你”了。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拥有家教的神圣,政治的诡谲,又不缺爱情的凄美,命运的无常的“世灵童”仓央嘉措却没有纳兰容若多情的心。“我对你日思夜想,你却趁夜偷会郎”。仓央心中念道:难道昨日耳鬓厮磨是假?昨日万般缠绵是假?昨日铮铮誓言也是假?他忘不了“漫妙佳人笑意盈盈,美丽的眼眸四处扫”的心动,忘不了知他懂他的达瓦卓玛,忘不了有个叫琼结的地方,那里有他日日思念,夜夜心醉的姑娘。一句“情缘如花自开落,缘来缘去莫悲伤。”轻“落”下的利刺,狠狠洞穿了他的心。久而久之浓情变淡,却不知是谁在醉酒时乱点姻缘留下遗憾。“如果今生未曾相识,我们就不会彼此相负。”在记忆中,没有相识的惺惺相惜,你曾为爱伤多深,我曾为爱走天涯,如果曾相爱,便不会有谁弃谁,谁负谁,谁对不起谁,在爱的世界里没有什么不公平,若无法承受最好从未开始。

他们不似秦始皇一统六国而名垂青史,不似岳飞精忠报国而家喻户晓,不似冰心朝花夕拾而众所周知。他们没有富丽辉煌的财富,没有一统天下的豪情壮志,他们生命短暂却如夏花般灿烂,他们向世人展示了另一种完美,流星般滑过宇宙的心脏,在历史上留下一道明媚的伤,那是一道英年早逝的伤痕,那是一道赞其芳华的痕迹,那更是一道长叹“人生若只如初见”的情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