绮梦·祭那年夏
初二 散文 1048字 24人浏览 溪山居客

我常常梦见一场开放在四月末的烟火。绚丽得几近真实,你站在世界的中央跳舞,恬美地朝我微笑,于是花朵落了我满身满裳,绮丽的幻紫色无比美好地将我盖覆。

我睁开眼,听见岁月在向我呼唤,泪水匆匆地流了满面——就好像现在不流就要干涸似的——我被潮湿的气息所淹没。

我该怎么想起你,我该怎么用美好的句子形容过去,又该怎么用刻薄的语言勾勒惨淡的如今?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蜷起身子,大口地呼着气,像一条鳍裂的鱼,沉溺在回忆里就要不明不白地死去。

你脆弱的笑靥在闪着荧光的电脑屏幕上黯淡下去,虚无得像抓不住的蒸汽。我想我们都明白这仅仅是被遗忘的噩梦,它很不恰当地在你我恩断义绝的时刻灌进我的大脑回路里。

沉沉浮浮的意识里,我看见初见时你毛绒绒的短发小包子脸,还有两个浅浅的酒窝,它们生动地盛满笑意,偏过头来的瞬间就沾满了我默不作声的寂寥。如今它们精致得像捏造的面人,时时刻刻凹着像喜剧演员的面具,你站在光线微弱的走廊里,尘埃被风吹乱,迷蒙了我的眼睛,你只是像微笑一样微笑,冲我镇定地招手,隔着汹涌的往事的河。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远兮远兮,谁人能复那四月的残垣,咏那末世的喧嚣。你敲锣打鼓地从我身边走过,我有缘仰望,无权企盼。

那个不能说出口的现实,那些彼此犯下的过错,被无情的烟柳冷漠的云瞧着,我站在你身后,忽然间胃痛得钻心剜骨。

彼时谁在远远地吹箫,唱那曲无疾而终的歌,谁听见的时候急促地流了泪,落在衣襟上,酝酿成不声不响的轰鸣。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谁曾经是你的朋友,谁踟蹰着没有拨出你的号码,谁彻彻底底地忘了我,谁活在残忍的现实里割碎了我冷掉的心。

今次我数着日子,从你身边打马而过,伪装出来的骄傲让你用一个温柔的字句打破。于是都不再从前。

在光阴的冷眼里,我们谁都没有把谁的心思点破。不分输赢的我们,会不会总有一天在云淡风轻之时想起自己的决定,然后怅然无声。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且让我闭上眼,再怀念一次你漫长的声息,继而,诀别。

后记:

我这样剖白了以后忽然不再有所谓。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不论谁是谁非。

对不起,如果我曾经伤害过你。

请忘记我,如果你觉得曾经伤害过我。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即使你说我矫情、愚蠢、语无伦次、不知所言。我一直把你当做最好的朋友。哪怕因为时光的淡漠我们不再相见。

时间是我床头的那朵你送我的丁香花,开了那一夏,然后干枯,馥郁依稀还在,回忆已然颓败。

无论如何,谢谢你曾经和我走过的岁月。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今日我惴惴不安题字于五月末,寄此稿于我忘记了一年的ID,只是希望它不要被你读到,而是慢慢慢慢沉下底去,星沉海底终无见。

以泪祭夏,自此不提。

另:第一次发文。拙记。谢赏光。乞赐教。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