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和理想
初二 记叙文 1577字 180人浏览 小舟轻泛

在人生的道路上,大家都是赶路人。而同在一片蓝天下,相同的年龄却拥有不同的命运。站在相仿年龄人的风景里,我并不特别,但也经历过许多形形色色的事情。

我少年发达,有书可读、有歌而唱、还拥有一个北大、清大、和文学创作的梦想。我中年衰落,可随着一个现实生活的摧残,我开始流落江湖。17岁踏上了河南嵩山少林,19岁在郑州打过黑拳冠军,20岁就任湘西辰州专科武术学校散打教练,25岁出任广东东莞茶山28工业区治安管理员,继之结婚生子,后来又改行搞了餐饮,我辛辛苦苦打拼数年,在那个芙蓉之城,我拥有妻子、儿子、房子、车子,让一个来自农村的黄毛小子感到有些喜形于色,像一个幸福的男人,用我笔尖流露出来的一句话:“生活圆满,万里无云。”用我嘴皮子夸出的大话:“我有妻、有儿、有房、有车,什么都不缺。”虽然我内心满足,但我从不骄傲。一贯都发扬祖传的家训:“勤劳、廉洁、发家致富。”家外的“花”再美,我不去赏,家外的“花”再香,我不去闻,一心一意在家耕耘“责任地”,没有想到那块地还是长满了杂草,我一气之下,跑到政府退了“约”,当我在协议书上挥出我的刘氏书法的那一刻,我突然感到以前那满怀的热情和希望,还有万般的努力和收获,都化为乌有,已不再眼前流连,我宛如一个被抛弃的儿子,几乎失去了生活全部的核心。

我曾像一只憧憬的小鸟,一直飞荡在远方的天空,就在这一切都要结束的时候,我仿佛自己是一架在高空中经过一场激烈战斗、带着伤痕累累的战机,在为最后一滴燃油在迫降。

我的青春就这样被自己的无知所消耗,岁月也让我变得多么的苍老。在未来的日子里,我不想求大红大紫,也不向严寒祈求绿荫,只想平平淡淡活到老,

于是,我带着儿子重回故里,先安定好儿子上学读书,我就在家里开始轰轰烈烈的大搞生产,即种稻谷、烤烟,又是放牛、养羊,放牛是为了耕田,养羊是为了卖钱,牛屎和羊屎还可肥田,我春天翻地播种,夏天除草施肥,秋天高兴收割,冬天也不留恋热被窝,我习惯早起,天刚麻麻亮,我就翻爬起床,先喝三口小酒,暖一暖身子,强一强胫骨,然后,扛起锄头就出门去响应国家号召,上坡退耕还林,政府还有补贴金,我就这样把农村的生活过的红红火火,可是,老天爷似乎对我的惩罚还不够,“又在偷偷搞破外”,要我的腰椎间盘突出。医生说:“腰椎间盘突出是“懒病”,双手提不了四两,肩膀放不得一担。”我以前是一名武术爱好者,现在是一名实实在在的农民,如今:即上不了擂台比武,又下不了地里干活,这对于我来说,无疑不是一场毁灭性的打击,虽然不死,但还没有什么比这更致命。我心灰意冷,也充满了绝望,感到全世界都是我的敌人,我似乎把一切愈加看淡。想脱离世俗,去做一个无忧无虑,每天念圣经,吃哉饭,敲木鱼的和尚,过一辈子闲云野鹤的生活。当我重返河南嵩山少林寺的时候,老方丈接见了我:“哦、弥、陀、佛,善哉!善哉!施主:你上有年迈老母,下有儿子读书,此地,你不宜久留,千江有水千江月,万里无云万里天,既然,施主现在上不了擂台比武,又下不了地里干活,但天无绝人之路,你可以去好好的读书,其实,读书是世界上最容易的事,只要你把书摆在桌子上,它即不跑,又不叫,随你去翻,随你去读。高尔基说:“世上唯有读书高,书是人类进步的阶梯,也是改变你命运的武器,你爱它,它就给你力量。施主:你快回吧!只要努力,一定会找到幸福。”

当我临下山时,老方丈又送了我一个龙头拐杖,说:“此龙头拐杖是经过佛祖开光,即能辅助行走,又能驱鬼辟邪,还能壮胆防身。”当我接着老方丈那个龙头拐杖的一刹那,我感到全身像被充进了一股强劲的电流,而这些电流在我身上绵延不断地传递自信和力量。

我回到家里,有了妈妈的支持和儿子的大爱,让我慢慢的啃到了书的芬芳,重新找到了春天,我这一生中最大浪漫的事,就是;饭后一杯清茶,睡前细嚼书香,要行走江南大北,品尝人间春色,然后将《我的无常人生》重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