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泪残秋
初三 散文 1062字 60人浏览 可爱的木子乖

三个人的残秋,明媚的日子,杜撰,真实,亦或是梦境,泪水,手掌的纹路,牵扯着无关的人,灼灼的目光。爱上,恨透这无泪的残秋。

——题记

梦里起的冰凉,泪水滑过脸颊,极致完美的弧度落在唇上。刺骨的冰凉。夜里无声的叹息,并不忧郁,笑容是明朗的招牌。只会在梦里枯涩的霄迹,她的美丽在那奇异的眸子里绽放。想似珠似的泪水打着眼球里流下,会多么唯美,无论任何。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她是霄迹梦里的美丽,梓攸,忆不起相识的记忆,也忆不起什么时候开始的。总之,梓攸近乎完美的女孩儿,是她希望的动力。软若无骨的十指纠缠在一起,手上那几道并不复杂的纹路交错,似那纠缠的藤,明明是两株,却分不开彼此。

绋絮出现在她初三的第一个月里,会狂笑,会活跃的女孩儿。眼里有时衬着莫名其妙的忧郁,一闪即过,会上课一起看小说,会上课互相把风盯老师,会彼此见笑侃,竟似相识了许久的朋友,有些鲜为人知的故事,彼此间漫漫回荡。

毫不牵连的三段故事,亦无太大关系的三个人。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霄迹,当她爱上哪个叫欧阳逸的男孩儿时,她不再是自己了。他是那么光芒四射,温柔的唇角勾着微微的弧度,白衣翻飞的年少,寂寞的眸子,只会那个温柔若水的女孩儿绽放。徘徊着,不在乎任何,不在乎众人嘲讽的目光,不在乎他从来不会看她一眼,也不在乎自己和他比是多么的普通和渺小,她从不在乎。她胆子向来很大,大到可以爱上这样一个人。

欧阳逸,念多了这个名字,心里会有种迷魅的感觉。一遍遍机械的重复,窗扉咯吱咯吱的响,嘲笑她的不自量力,嘲笑她的梦。那么奇幻,那么遥不可及。无人看的透她的呻吟,因为她的笑是那么纯粹,她这样的女孩儿,从未想过可爱的如此。她执拗的告诉自己,倔强的做着一切无谓的事情。

梓攸是什么态度,谁都不记得,哀怜心疼的目光,灼灼的打在霄迹的脸上,分不清那感觉。绋絮听了没有太多讶异,她曾经那么熟识欧阳逸,他是那么神秘,没有人晓得他到底想什么。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国度,而他再昏暗的角落里,萌发着耀目的光足以灼伤每个人的眼。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霄迹曾经是那种叛逆的女孩儿,把明黄色清冽的苦水灌进自己的胃里,傻兮兮的盯着那滚动的白沫,脸上泛着一抹潮红,太多泪了,只有选择笑。狂大的眼球茫然的看,那片空洞只有那个人能点燃,拉起绋絮的手,似醉后的疯狂。我发誓再也不喜欢他了,好一句发誓,绋絮甩开她的手,你他妈就装吧。霄迹傻傻的笑,那笑似游弋的风,飘到有向往的天堂。那日绋絮在日记上落笔,霄迹,你终究是个傻孩子。

梓攸身上透着几许光芒,不似欧阳逸那样耀眼,她走过的地方,都被那种气质而熄灭。不完全了解她的故事,只晓得那段属于她的疯狂到极限的爱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