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自然作文素材
六年级 记叙文 5238字 24038人浏览 gempure

澳大利亚为了2000年悉尼奥运会兴建奥林匹克公园时,曾因一群濒临绝种的青蛙,而让工程停了数星期,以修改工程设计,保护这数以百计的青蛙,有关方面本来设想把青蛙迁到别处,后经慎重研究决定还是保留青蛙的栖息地,用布将这块地围起来保护青蛙,并安排了新的设计配合,这样花在保护措施上的费用达到40万澳元。在澳大利亚,严重破坏自然环境的行为会受到国家法令的处罚,违法者得坐牢2年,或罚款10万澳元。

日前,一位美国朋友慕名来到世界文化和自然遗产——泰山。川流不息的索道缆车,店铺林立的岱顶闹市,使他根本不觉东岳之雄伟壮观。他遗憾地说:“泰山没有风景,只有商业。” 此语令我想起了周恩来总理保护泰山的往事。20世纪70年代,有关部门曾三次向国务院打报告,要求在泰山上修建公路。结果,周总理三次都不同意。他指示:泰山是中华民族的神圣之山,要登山,不能修公路。后来,他又强调:泰山是游览胜地,不能修公路,登泰山就要登,不能不登。在那个特殊的历史时代,周总理有如此的远见卓识,不能不令人由衷敬佩。然而,今天的泰山,岂止是修建了一条公路。前些年,一些地方官员竟然提出“把风景的泰山,改造成经济的泰山”、“把岱顶建成热闹非凡的天上城市”等口号,于是,三条索道和一条公路真的把泰山变成了“经济山”,不仅有宾馆、饭店,还有娱乐城、电影院,非遗产商业建筑远远超过遗产建筑。如今,空中索道来来往往,大量游客纷至沓来,自然景观面目全非,泰山如同带上了沉重的镣铐。

近日,沈阳建筑大学校园里的一棵奇怪的大树吸引了人们的目光,也引起了人们深思。 原来这棵树是用废弃的一次性筷子做树干,绿叶则是废旧的暖壶壶壳,这棵两米高的筷子树“长”得挺茁壮。这棵筷子树的制作者告诉记者:整个树干使用一次性筷子就达十万枝,这些筷子都是师生们平日在学校的食堂和校园周边的商业街饭店里“捡”回来的。 大自然中一棵生长了20年的大树,也仅能制成这样的筷子6000~8000双,而我这棵树虽然只有一米九,但它耗费了十万双筷子。记者了解到,沈阳市每天消耗掉的一次性筷子至少150万双,照此推算,沈阳人一年用的一次性筷子就要消耗掉两万棵大树。知晓了“筷子树”的寓意后,很多同学纷纷在“拒绝使用一次性筷子”的条幅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有的学生们还想出好办法,就是随时在包里带上一双自己的筷子,在外进餐的时候使用。

老虎发现人类没有尾巴,感到非常好奇。虎:“你们人类怎么没有尾巴呢?” 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掉的。听说我们祖先也是有尾巴的。” 虎:“那蚊子、苍蝇要是咬你们,你们拿什么赶跑它们?” 人:“赶跑它们?我们要消灭它们!” 虎:“是吗?能否教教我们灭蚊之法?” 人:“不行。你们老虎太厉害了,我们人类的关键技术不能告诉你们。” 虎:“其实你不说我们也知道了——我们刚刚得到你们的杀虫剂配方。” 人:“你们得到配方了?不行,这里有知识产权。没有我们的授权,你们不能按配方生产。” 虎:“你们扒我们的皮,用我们的骨头做药,经过我们授权了吗?” 人类就是这样自大,蔑视着大自然的一切。人与大自然的搏斗一直是相当残酷的:开始是大自然残酷;现在是人类残酷。

我们与自然的距离

我们一定要热爱自然,这样才能热爱生活。——题记

前一阵子,听说史作家病逝,着实吃了一惊。我那时为自己的事情忙的焦头烂额,不可开交。可还是惊骇。有些时候听闻某某大名鼎鼎之人物仙逝,倒是心起一种“竟与其生活在同一时代”的惊奇的感觉。

记得小时候的语文课本上,总能见史作家的事绩。多少都是带着感动与嘉许的情绪读完,却感觉离自己的生活很遥远,知道他“身残志坚'," 顽强生活”。后来慢慢长大,自悟得一些人生道理。敬仰也如大海中波澜起伏,一浪盖过一浪。

等到现在,人心浮躁的时候再想起,想那一人一轮椅在荒草蔓生的地坛度过的十几载春秋,竟然有些羡慕了。生活给灵魂肉体的苦痛,同时也抽丝拨茧,洗掉了虚浮和烦躁。所以当史先生经历了孤独的顿悟,带着《我与地坛》回来的时候,可引起了怎样的轰动啊。

自然这东西让人敬畏。你得真的喜欢它。可惜没几个人能做到。把“自然”和“景色”混为一谈。我倒想到全世界去旅行,外国风情实在太美。可是有几个黄昏,或者下雨的下午,我慢慢把人与环境隔离开了。我想,一国一风物,吸引人的却是那里的人,那的文化。至于那里的山水,可以爱屋及乌的喜欢。但普天下哪里的景,说到底都是类似的。

有时候走在路上,街道两旁白雪堆积,路面碾的平实;或者晌午时分,人也疏懒。眼睛半睁,身心飘荡,似乎陷入时空隧道,整个吸进去,再吐出来,已是黄沙弥漫,布衣小车,依依呀呀有人哼小调。忽地一句“大胆刁民!”,嗬,吓得腿又软了。

这就是自然神秘的力量了。信奉“不可知论”的人自知无法与其抗衡。百年以前明黄大袍统治天下,民国老宅深深深几许,或者满天繁星遥远的未来……无一不牵动着人的心。

还喜欢听雨声。雨一轰鸣的落下来,世界就仿佛被填满了,整个城市下沉到水中,澄澈的水里,上演一番卡夫卡式的家庭澡盆喜剧。

想起一本捍卫自然的书,“极静极静的”“一个人的”书。梭罗一家又不是疯子,只是在汽笛初响蒸气时代开启的当时,人已经不赞美原始而美好的自然了。

可是每一本书,每一篇小说,都有自然或多或少的影子,有些是抽剥下来的时代气息。像卡波特的闪光百老汇,格蕾丝最不喜欢的;或者拜雅特的维多利亚时期的老宅;哈代的古祭祀群可以写部史诗了。

我们离时代这么近,现代科技把我们包裹成装甲战士,变形金刚。可是,只有我们自己明白,甲壳动物的外部再坚硬,却是它全部的骨骼。我们渴求的内里,心脏,却柔软而软弱。日复一日的期盼着,在愈演愈烈的时间洪流里,渴望与自然的贴合,渴望返祖,悲戚又荒凉。

我不认为我征服了沙漠

愚 茶

20世纪人类最爱说的就是 "征服自然" ,还爱说" ……展示了人类的力量" 。征服自然,怎么叫做征服了呢? 爬上山去踹两脚,这就是征服了吗? 十几个人准备了一年半载,满负物资装备,还得有人为他们准备好一个又一个前站营地,惴惴不安地躲避着暴风和雪崩,侥幸爬到了山顶插上旗子就可以说征服高山乃至征服自然了吗?

意大利有个女探险家独自穿越了塔克拉玛干沙漠。走出沙漠之后,她面对沙漠跪下来静默良久。当有记者问她为什么时,她极为真诚地说:"我不认为我征服了沙漠,我是在感谢塔克拉玛干允许我通过。"

同样,登山是可以的,但登山者要摆正自己的位置——不是你征服了高山,而应感谢高山允许你攀登。其实反过来想想,那么多的人不遗余力地去爬高山,那么执著那么强烈地要登顶,当他们怀有" 壮志" 的一瞬间,是不是已经被山的魅力征服了呢?

至于通过登山来展示人类的力量,则大可不必。我们的" 力量" 大自然早已经领教过了:几百年长成的大树,人只用3分钟就能让它倒下; 几万年才长成的一片热带雨林,人可以几天之内将其变成一片赤土; 大自然花几百万年才生成的物种,人可以用几十年就让它消失。山,可以炸平; 湖,可以填满; 海洋,可以当作自家后院的垃圾场; 天,都可以戳个窟窿……还有什么我们办不到的?

老子说过:"胜人者力,自胜者强。" 用力量征服别人仅证明自己孔武有力,靠自知之明和自律战胜自己才是真正的强者。

从古猿到现代人的进化过程中,我们一直都是在使用自己的智慧而不是力气。那么,我们为什么不能继续用智慧消除自身的贪婪、自大和狂妄的 "征服欲" ,做个真正有力量的强者呢?

什么是真正的力量,我联想到电影《辛德勒名单》中的一个片断:辛德勒问纳粹军官为什么我们要杀掉这么多无辜的人,军官回答,因为我们有权力。辛德勒说不对,这不叫权力。军官很惊讶,追问什么是真正的权力。辛德勒告诉他,有一个小偷犯了偷窃罪,被带到国王面前,国王本可以处死他,但国王对他说,我赦免你。这才是权力!

一棵参天古树,本可以用来做家具,但人没有伐倒它; 一只珍稀野生动物,可能被投进汤锅,但人保住了它; 一片平静的湖水,人没有让轮船隆隆驶过; 一座圣洁的高山,人们放弃登顶,而停下来欣赏她神秘且宁静的美丽,并把她的圣洁和神秘代代相传。这,才叫做力量。

野性的生命

电视节目《动物世界》深深地吸引着我,虽然我并不怎么喜欢看电视。喜欢它,并不是因为难得见到那些凶猛的大型野生动物,而是因为那在莽原旷野中驰骋天地间的自由与剽悍,那捍卫生命的勇猛搏斗和艰辛觅食的生命意志,那生命与我同在的独立、自尊和自信。

曾经见过一幅照片,并深深地为之振奋。那是雪地里一双狼的眼睛,坚定、深遂、英气逼人、慑人心魄。它积聚着强悍的力量,蓄势待发,随时准备发起攻击或者反攻击,捍卫生命的存在和尊严。

还见过一幅荒漠上奔腾的两匹斑马的照片,那飞扬的尘土更突出了它们高昂着头仰天嘶鸣的奔放气势; 其雄浑与豪迈,在铅灰色的沉沉乌云的映衬下,越发激荡人心,如同风尘古道上一首回肠荡气的战歌。

而这里是海拔5000多米的高寒缺氧地带,任何动物都可能因缺氧而亡,生命的存在极其艰难。但是它们依然凭借着对生存的强烈渴望和不屈的意志,远距离地迁徙寻找水源和草场,在充满危险的环境中顽强地生活着,构成了茫茫草原上跳动的生命旋律,成为美丽草原上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欣赏,是有的。毕竟在城市中,生活在钢筋水泥构筑成的空间里,需要面对和应付工作中的压力以及人与人之间的竞争,极其难得有机会见到野生动物,尤其是大型野生动物; 更不要说亲眼目睹其在山林间、草原上、旷野中自由地纵横驰骋了。

但更多的是,常常被这种野性的激情感染着,渴望如它们一样生机勃勃,激扬奔放。玲听它们强劲的生命节拍和旋律,心灵深处就会荡

起强烈的回应和信念,那是人类原始时期就与生俱来的对生命的真诚信仰。

正是由于自然界其他万物(尤其是野生动物) 的存在,人类在这个世界中才不致孤独。野生动物不仅仅是人类的朋友,更是世界中与人类平等的生命,有个性,有灵魂,更有张扬的激情 为生命的尊严和追求奋斗拼搏酌激情。

自由、自信、奔放、激昂,生命本该如此。如果没有了野生动物,已经被文明越来越远地隔绝了自然的我们,又该从何欣赏生命的激扬,领悟生命的真评呢?

对自然而言,每一个生灵都是平等的、自由的,生命是充满激情的。自然界充满了残酷的竞争:有骄傲的胜利,有惨烈的失败,更有无情的死亡; 有甘甜,更有艰辛和苦难,但是无论如何,不能也不会没有生命的激情。

自然竞争是残酷的、野性的,然而整个自然界是和谐的、完善的。人类也是自然界的一个分子,向往野性,回归自然是人类内心深处埋藏着的本性。

约束自己,善待生灵,敬重生命,保护自然。地球上不能只剩下人类自己,地球也不只为人类而存在。

人,真的很聪明吗

人类从远古的荒原走来,一直走到高楼林立的城市; 人类从蒙昧落后的部落走来,一直走到文明开化的现代社会,不愧为" 宇宙之精华,万物之灵长" 。

近百年来,人类的聪明才智更是发挥到了极致:蒸汽机、电、核能、生命密码DNA ……然而,仅凭这些,就可以断言人类是最聪明的吗?

仰望天空,候鸟凄厉的叫声,带来远方战火依然的消息; 俯视大海,海面漂浮着海兽的尸体; 驰骋高原,再也见不到藏羚羊奔跑的矫健身姿; 进入密林,再也听不见猛虎的长啸……这一切是谁造的孽?

大量的事实告诉我们,许多人受功利的驱使,不惜以先进的科研成果为害人类。近代的战争多数已非单纯为了正义,更多的是为了物欲和私利,这充分暴露出人性贪婪、自私和暴戾的一面。部分人为了征服对手,研制出贫铀弹、细菌弹等杀人武器,丝毫不顾对环境的破坏,导致大量无辜者患自血病和癌症。这不仅仅是愚蠢,更是道德的沦丧,是犯罪。

还有,由于人类无节制地向大自然索取,致使环境恶化,生物种类大幅减少。300亿年前地球上约有25亿个物种,现在仅存1亿个左右。这已经灭绝的24亿个物种当中,60%是在本世纪灭绝的。从1600年起,动物的灭

绝进入了加速度时期。据联合国环境规划署统计,现在仅存的1亿个物种中,鸟类每两年灭绝五种,兽类每一年就灭绝五种,而今后,植物将每小时灭绝4种,动物每天灭绝壬种。我不禁想问,仅有的这些物种在地球上还能支撑多久? 大海雀、渡渡鸟、旅鸽、卡罗莱纳鹤鹅、高加索野牛……这些早已被人类灭绝的动物,如果能够复活的话,我们在它们眼中看到的将是平和、善意,还是愤怒和敌意? 事实上,现在连看一看敌意的目光也成了奢望。

人类只是地球生命之网上的一段绳索,人类施之于这网的,也是施之于自己的。人类的文明已经让这张网变得千疮百孔。人类用科技阻止小行星将地球咬出一个缺口,是聪明的,但自己将地球这张生命之网撕扯得破败不堪,那就不能不说是糊涂了。也许有时残缺是一种美,但对整个地球生态环境来说,残缺决不是美。我们需要完整而美好的地球。造物主给了人类美丽的地球,我们应该怀着感恩的心情与之和谐相处。

21世纪的晨钟早已敲响,我们是否应该将 20世纪乃至前几个世纪人类的所作所为放在两头分别是聪明和愚蠢的天平上称一下,看看哪头更重? 因为对未来而言,这能使我们免生许多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