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与优秀议论文
初一 议论文 2844字 1505人浏览 狮子Aries9

成功与优秀

一个赤手空拳的登山者或许可以凭着体力与运气攀上岩壁,但一个拥有缆绳的人总能安然无恙地到达顶峰。

人生如登山,顶峰是每个人都向往的成功,而优秀正是那条帮助你通向顶峰的缆绳。有的人觉得成功是优秀的副产品,这也是对的,一个人找到了通往成功的便捷的方法,是否到达顶峰也只是取决于个人的意愿。

可现实生活中,优秀与成功也并不是等价的。每个成功人物的成功与其时代背景息息相关。例如屈原,楚辞鼻祖,才华横溢,有谁会说他不够优秀,可在他那个政治混乱的时代,他注定难以成功,最后含恨跳江。又如司马迁,在被施以腐刑后发出如此感慨“草创未就,会遭此祸,惜其不成,是以就极刑而无愠色。仆诚以著此书,藏之名山,传之其人,通邑大都,则仆偿前辱之责,虽万被戮,岂有悔哉!然此可为智者道,难为俗人言也!”他的确优秀,但连他的卒年古史里也只是语焉不详,没人关注。但后世人都给了他们极高的评价,肯定了他们的优秀。可毕竟是后世人肯定,他们在有生之年终究没到过顶峰。

可即使难以成功,我们还是要努力去追求优秀,古人云:“古者富贵而名摩灭,不可胜记,唯倜傥非常之人称焉。”西方的著名画家也是如此,除了毕加索,皮埃尔等少数画家,大部分画家在有生之年都是难以见到自己的作品入住卢浮宫的,可他们仍是年复一年的画着画,即使没有看到成功的曙光也坚持着自己的优秀。 屠呦呦获诺奖,这本是一件很值得高兴的事,可却有不少人对她发出质疑“没有博士学位、留洋背景和院士头衔”,。她本人被戏称为“三无科学家”。她的确没有其他获奖的科学家那么优秀,可她的努力也是不容置疑的,屠呦呦领导课题组从系统收集整理历代医籍、本草、民间方药入手,在收集2000余方药基础上,编写了640种药物为主的《抗疟单验方集》,对其中的200多种中药开展实验研究,历经380多次失败,利用现代医学和方法进行分析研究、不断改进提取方法,终于在1971年获得青蒿抗疟发掘成功。

优秀不是成功的唯一道路,但确是一条通向成功的捷径。如果屠呦呦留过学,进修过,那么就不会有这么多的质疑,诺奖也许不会被共享。靠努力和运气获得成功不假,但这条路很艰辛。

周国平先生说过“在为自己的人生确立目标时,第一目标应该是优秀,成功最多只是第二目标,不妨把它当作优秀的副产品。现在的情况正相反,人们都太看重成功,不是第一目标,几乎是唯一目标,根本不把优秀当回事。可是,我敢断定,没有优秀,所谓的成功一定是渺小的,非常表面的,甚至是虚假的成功。”

我们要立足优秀,努力实现成功。

9班

吕宇新

踏实最重要

人,就应当像“人”字一样,永远向上而双脚踏地。

心不稳,身不稳,做事也难以端正。人生在世,最重要的还是踏实。

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新中国成立初期,人们干劲十足,心也特别浮躁,不论农村,还是城市,到处可见如“肥猪赛大象,就是鼻子短。全社杀一头,可以吃半年。”这类夸张虚伪的话语。什么五年赶超英国,十年赶超美国,殊不知那些西方发达国家是几百年的积淀才有的如此雄厚国力,就算中国地大物博,可历史终究是需要时间来积淀的。那时人们的自大,不踏实,让刚刚建立的新中国遭受了巨大创伤。资源的随意开发利用,环境污染,一时乌烟瘴气,经济完全依靠粗放型的工业支撑。这都可谓是不踏实造成的。

有一种态度叫不踏实,也就是浮躁,50,60年代的人们心高气傲,领导人也没有从实际出发,脚踏实地,依据国情办事。全民的不踏实导致了国家风气的虚浮,中国也因大跃进等活动错失了一个崛起的大好时机。

踏实,不仅是人所需明悟的道理,自然界的事物也懂得。东南亚有一种竹子,在生长的初级阶段,地表不会有任何异动,可地下却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它的根往下生长,绵延数千米,只为汲取足够多的水分。待雨季一来临,它便一夜蹿高,长到数十米而不倒。

现实中,人们往往只看到竹子一夜飞长得奇观,却不曾看到它在地下的努力。正是竹子的一点一滴的积淀,才有它牢固的根基,才能让竹子一下子飞长而不被雨季的狂风暴雨摧毁。踏实,就是要在日常中努力的去做好每一件小事,功名利禄每个人都想得到,可中五百万大奖的幸运儿终究是少数,付出才有回报。量变为质变提供必要准备,质变为量变开辟新的道路。没有量的积累,何来质的飞跃。 我们要坚持量的积累,脚踏实地。

快不意味着好,经济生活中存在着这样一种现象,生产效率高的大路货滞销,可质量上乘的精品却备受人们青睐。一味地贪快只会使自己做的事贬值,慢工出细活,这是老祖宗流传几千年的大道理。唯有踏实稳定地做一件事,才会得到别人的肯定,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

9班

吕宇新

心中的巴别塔

这一天,任叶村的每户人家都收到了一张通知书:“违规宅基地XX 平米,将在三日内拆除。镇土地规划局”。每户人家都或多或少的有些小屋或者棚子搭在家周围,几十年来一直都用的好好的,可如今却要拆掉。大春以为自己有点背景,总是可以逃过一劫的。

可那一天,镇里的人来了,一个西装笔挺的中年人,颐指气使地问,“差了几个平方。”大春说:“这是俺和俺弟两个人的,拆不得。”“拆不得,我说拆那就拆那,由不得你。”挖掘机徐徐落下,大春冲过去,可其他人却死死地绑住了他。“不能拆啊,不能拆。”大春看着爪机砸在围墙上,就像被手术刀给割过般痛。在轰鸣声,哭闹声中,大春家的小屋被怼倒了。横梁塌了,玻璃碎了,瓦片更是落了一地。镇里的人走了,走向下一户人家,留下大春一个人坐在地上,眼神无光。春嫂从地里回来,看到这般场景,血压一高就晕过去了。

那一日,村子里就像被日本军扫荡过一样,到处都是残碎的砖瓦。村书记阿芳带着镇里的人搜到了一处又一处隐蔽的,明显的,简陋的,精致的小屋。村子里的人都说阿芳这个书记没花头,别村书记修路建桥,俺村书记领人拆屋。消息灵通的人又知道那些干部的厂房小屋却是完好无损,只是象征性的拆了几个意思意思。而且这还只是一拆,后面还有好几个花样呢。

一帮人联合起来说要去镇子里闹,凭啥就拆俺们老百姓的房子,俺们是违章建筑,可这些小屋也是俺们养蚕,放咸菜,放电瓶车的地方啊。你们给拆了,我们的生计也给断了。俺们建小屋的时候也是在村子里交过钱的呀,凭啥说拆就拆。这得赔俺们钱,必须赔。

赵明说他家的咸菜缸被弄破了两只,王霞说她家小屋窗户上的玻璃还是城里大店里买的,可贵了,老李头的羊圈被拆了,羊都没地睡了。

村子里的人约好了周一上镇长办公室去闹一闹。

周一了,镇长办公室却无人问津。赵明说老丈人生病了,要去探望探望;王霞说地里的花生熟了,该去刨出来,不然就老了;闹得最厉害的老李头也没影了,有人看见他一个人在家里喝闷酒呢。春嫂拎了两只自家养的老麻鸭到镇子里,然后喜笑颜开的回来了。

周一晚上,到村口老槐树下乘风凉的人又继续谈天说地,谁家的南瓜熟了,谁家老狗又生小狗了。谁也没有提起到镇里去闹一闹的事情,一切就好像没有发生过,可那些碎砖碎瓦却安静地躺在那里。

后记:每个人都有一份力量,可个人的力量再强大也只是散落的珠子,只有大家走出心中的那座巴别塔,团结起来,才会串成一根美丽的项链。

star